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法医狂妃 > 第1406章 我知道怎么回去了!

第1406章 我知道怎么回去了!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位老人过去的确有些恩怨,这个恩怨,在当时看来还挺大的,可时过境迁,眼下久别重逢,故友之间再纠结那些旧事,就没必要了。

    当再见到彼此时,两位老人都红了眼眶,纪南峥较为主动,他先走过去,在旧友忐忑的目光中,爽朗的一拍他的肩膀,道:“没成想,当初一别,这辈子,竟还能相见,问松,你也老了。”

    很普通的一句话,再平淡不过的一句寒暄,却让立在门口的祝问松,当即红了眼眶。

    他上前一步,哽咽的喊:“纪大哥!”

    两人初次见面,是在数十年前。

    那是纪南峥飘至仙燕国,定居安住,甚至入朝为官的第十年,那年出现了两桩大事,其一,是安江以南,雷平国内发生了暴乱。那年,雷平国君遇刺身亡,国中四皇子勾结藩王,联手作乱,欲逼宫太子,太子无奈之下,为求自保,主动派出谴使,抵仙燕求助,承诺若仙燕出兵,替他铲除乱党,他愿于事成之后,割三座城池,以表

    盟劳。仙燕国君与其一拍即合,当即调兵遣将,派出六万精兵,入雷平相助太子,可在渡过安江时,发生海难,仙燕国近万将士在一场龙卷风中葬身大海,虽最终,剩余五万精兵,依照承诺,替雷平国太子平定

    国乱,仙燕国也获取了雷平国三座城池,但仙燕国亦损失惨重,皇上大哀,特派太傅纪南峥,于安江之中,唱念圣上亲手写下的悼文,已慰海难死者生息。

    纪南峥便是在尊崇皇命,为亡故兵将唱悼哀文后的第三天,从安江之上,救获了一名青年。

    那名青年,名叫祝问松,不是仙燕国人,是来自大海之外的另一国度,叫做青云国。

    那是独在异乡十年间,纪南峥第一次见到从故土而来的活人,他再三确认,确定了那个叫祝问松的青年,是与其师一同出海,路径魔鬼海域时遭遇海难,才流落至此的。

    纪南峥视此为转机,他不断的追问对方,是否知晓如何回去,他说自己也是青云国人,他的家人,他的女儿,都在青云国,他想去找她们,想回去见她们,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祝问松自己也是懵懵懂懂的,他与师父失散,也想尽快回去,但要回去,并不是那么简单,尤其是,他并不知道方法。

    于是两人便开始筹谋,总结了两人各自流落仙燕国的过程,最后得出一个的结论,龙卷风。

    还有另一个结论,海底。

    他们皆是被沉入海底,再醒来时,便飘荡在这片陌生海域。

    龙卷风是天灾,可遇不可求,但海底,若是能潜入深海探查,或许他们真能发现这片海洋与魔鬼海之间有什么联系?

    两人兴致勃勃,索性住在了海上,日日钻研海洋奥秘。

    后来悼念亡士的任务完成,有关人士都被下令即日启程回京,纪南峥不惜违抗圣命,继续留了下来。

    一开始他们住在船上,后来水师回京,独纪南峥一人留下,自然,便不会有人特地给他准备一条船住。

    在海中住不下去,两人便到了与之最近的临江小县安居,甚至长期雇佣了一批渔民,在他们需要的时候,送他们出海。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半年,直到,京中皇上立位太子,昭太傅纪南峥回京,任太子太傅,不得违令。

    纪南峥是个有始有终的人,他哪怕已经决定要与祝问松一道钻研回国之途,但按规矩,他也应该回京一趟,正式告官也好,交接手头上事物也好,总之,他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于是他回去了,在京中闹出极大的风波,引多方人士挽留,最终他毅然决然,告官致仕,再度长途跋涉,来到这个离安江最近的边陲小县。

    这个小县叫做西进县,他雇佣的一批渔民,是红家村村民,但是当他再次回来,渔民却告诉他,您的朋友在半个月前进过一次深海,至此,再未归来。

    祝问松不见了。

    明明说好了两人一起回去,但他不知死活的消失了。

    能体会那种感觉吗,十年等待,一朝希望,可还未来得及拥抱希望,希望却破灭了。纪南峥觉得自己被背叛了,他深受打击,人也变得丧心病狂起来,他每日出海,有时瓢泼大雨,有时激浪翻涌,无论风吹雨打,他接连三个月,不放弃的在祝问松失踪的那边海域游走,但他还是未走出这

    片海洋。

    那年深秋,祝问松又出现了。

    他依旧从大海中而来,见到了船上的纪南峥,他激动的冲到他面前,顾不得浑身湿漉,大喊:“我知道怎么回去了,纪大哥,我知道怎么回去了!”

    他已经回去过了。

    在纪南峥回京后,他独自出海时,遇到了雷雨天,船身翻涌,他落海之后,竟再次穿越海底,回到了青云国,回到了魔鬼海。

    他原本可以一走了之,但半年相处,他知道纪南峥比他更渴望回家,于是,他在魔鬼海住了下来,寻找下一次回仙燕国的机会,终于,在一个巧妙时机,他又来了。

    纪南峥那一刻是狂喜的,他振奋的与祝问松拥抱,之后,便是讲解。

    他已经摸透了怎么突破魔鬼海与安江之间的关键联系,他将自己的实践与纪南峥一一相告。

    兴奋之余,两人开始试验,一次一次,迫不及待,但他们却怎么都没有成功。

    两片海洋的大门,似乎已经关闭了。

    两人都不愿接受,他们不断的实验,不断的出海,甚至还因此,救下了一只被海商偷运,不幸落水的白色幼狼。

    终于,在一个深冬的雪日里,他们亲眼见到了大海中央,转起了一股漩涡。

    不是龙卷风,就是凭空出现的一股漩涡,就像一扇大门,一扇通往家的大门。

    老练的渔民告诫他们,不能下水,那是鬼洞,进去就死。

    但他们都不相信,两人在这一年,已经被这片大海给折磨疯了,他们顾不得其他,冲入了海中,亡了命的往那个黑洞里游。

    然后,祝问松溺水了。

    纪南峥游得更快,他先一步进入了漩涡,但祝问松只是比他晚了半步,却被风浪甩入了海底,险些窒息,不停求救。

    祝问松不住的呼救,但那种情况,没人能救他,渔民不敢靠近,他自己越陷越深,眼看着就要溺毙其中,灵台前的最后一丝清明,他看到纪南峥向他游来。

    天际电闪雷鸣,摇曳的船只一片片被掀翻,渔民接连落水,纪南峥拖着半死不活的祝问松,拼命的朝与漩涡相反的方向游。

    但那漩涡或许真的是个鬼洞,周遭不断的有鱼翻着肚皮飘在海面,纪南峥是个读书人,气力有限,终于,他被浪花冲开了手,他拉不住祝问松,看着他,被吸进了漩涡。

    那天,有好几名渔民因此丧生,红家村里,传出哭声。

    纪南峥愧疚,憔悴,他差使了人去找祝问松,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他猜测,那个漩涡或许就是回去的路,祝问松或许是再次回去了,但为什么不是他,为什么回家的,不是他?

    红家村不再欢迎他,他若还想再出海,需要另行雇人,但经过这样的事,他不知自己的坚持到底还有没有意义,他害死的这几条人命,他们难道就没有家人吗?这天底下,就只有纪南峥一人的亲情可贵?

    他带着那只小白狼,打算另觅地方落脚,他不愿走,他还想再试试,但以后,就是他一个人试了,他不会再连累别人,若是不幸死在水里,就让他自己死吧。

    那年冬天,他在怀山山脚搭了一间小茅屋,在某一个夜晚,他感觉怀中的白狼不见了,寻声去找时,在山底一个凹洞中,见到了一个灰头土脸,衣不遮体的小男孩。

    小男孩是误中村民的陷阱,掉进了深坑。

    纪南峥将那个孩子救出来,洗干净后,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摇摇头,低着脑袋不说话。

    “那,你有父母吗?”

    小男孩依旧摇头,不肯开口。

    那是那年发生的第二件大事,在千里之外的异国,纪南峥,为自己找了一个亲人,他给孩子取名为纪淳冬,因为他是在深冬之日,被他发现的。

    至于祝问松,他的确没有葬身大海,但他也没有回到青云国。

    那是纪南峥重回京城,位任太子太傅之后的第五年,发生的事。

    那时纪淳冬已入了军营,纪南峥收到一封从远方寄来的书信,信的落款,是祝问松,他那一刻激动不已,寻着地址找了过去。然后,他又一次见到了祝问松,那时的祝问松,只能用狼狈二字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