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爱书屋 > 战玄霄 > 第一百零四章 自学成才

第一百零四章 自学成才

    第一百零四章 自学成才

    空气中的高温依旧。

    “玄修罗小友,这大鼎是不能还回去的,丹道尚需借用此鼎。”那丰腴的妇人再次看向秦玄的目光,异彩连连,只有邋遢老者在一旁不断抽自己耳光,不知道所谓何事。

    “不借,不能借。”器道塔主闪电般的将大鼎收回,这是他最好的大鼎之一,若是被秦玄烧化了,那就赔大了。

    “切,小气。”妇人一抖手,翠绿色的大鼎出现在场中,其上流转着勃勃生机,“用我的药鼎没问题,可玄修罗小友可要控制火候,别把我这下品法器大鼎.....”

    “自然,自然。”秦玄一笑,目光放到眼前的药鼎上,这药鼎不知道炼制多多少年的丹药,已然自成了药力结界,怕是寻常的一块木条放进去,都能够炼制二品丹药出来,秦玄啧啧称奇,一直以来,还没有见到过专门炼药的大鼎。

    “虚火再强,也是辅助,玄修罗,曦钰讨教了。”站在妇人身前的青年气质不凡。

    “曦钰?”血碟最先反应过来,目光不漏痕迹的在对方的男装上扫了扫,传音道:“下手重点,咯咯。”

    “呃....”秦玄已然反应过来,对方乃是个女子。

    “钰儿还有主动报上姓名的时候,上次雪城之主来这里做客,问起钰儿姓名的时候,钰儿扭身便走来着。”妇人诧异的望着曦钰,但曦钰已然开始了。

    “药材,两份,自行配制,一看丹品成色,二看结丹数量。”曦钰面色极其认真,看的秦玄一愣。

    “这是一位女狂人。”秦玄感受到腰间的疼痛,关键是两侧腰间都传来痛感,秦玄忙不迭道:“我先认认药材。”

    起身闪开了二女的暗中下手,秦玄精神力窥探,五十余中药材悬在半空,其中数种秦玄并没有见过,连丹典上都没有记录,但深谙丹道的秦玄感应了一番那些药材身上的能量波动,放下心来,炼制高阶丹药,这几种根本用不上。

    “丹名,冲灵,拓展识海三成,八品中期丹药中的极品。”曦钰的动作娴熟无比,比试中二人共用一鼎,曦钰精密控制着自己的药液,精神力屏障隔绝在药鼎中间,一串串药草投入药鼎之中,另一手五指攒动,橙黄色的虚火被精神力丝线牵引,包裹住各自不同的区域,提炼药液的过程看起来井然有序。

    “这一局,玄修罗怕是难以获胜了,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现在还不动手。”邋遢老者张望着大鼎中的情况,“炼丹和炼化矿石不同,炼丹一旦耽误了时间,很难追上了。”

    话语间,曦钰一侧的二十多种药草已经开始有了精纯的药力雾气升起,被曦钰的精神力完美隔绝掌控,丝毫药力能量都没有外泄,看到这一幕,妇人欣慰的点头,这种手法乃是祖上传下,会极大的提升炼丹的成功率。

    “貌似,炼丹和炼化矿石的差别并不大吧.....”秦玄耸耸肩,双手竟然同时朝着半空抓摄,三十六种药草齐齐朝着大鼎中而去。

    “嗡---”在药草还没有落入药鼎中时,秦玄猛地将一只手探到大鼎下方,黑色的虚火发出一声嗡鸣,这一刻,好似发生了奇异的事,药鼎热了,只是一个瞬间,下一刻,秦玄已经压制了虚火的形态,化作千丝万缕均匀的燃烧在大鼎下方。

    “这个预热做的,完美。”傀道塔主对于炼丹不在行,但炼制傀儡是他的强项,秦玄一张一弛间,令药鼎中的温度瞬间完成了契合,此时秦玄一侧药鼎中的任何一处,都保持着恐怖的高温。

    “簌簌簌簌-”

    凌空落下的药草仿似带着玄奥的穿行弧度,一连串的投入到了大鼎之中,这一幕,在场之人彻底愕然。

    “噗-”

    丰腴妇人没有憋住,直接笑出声来。

    “主上,你这炼丹之法.....”血碟的俏脸也有些挂不住。

    所有人都已经觉得秦玄没戏了,这样做只是在撑场面而已,傀道塔主一笑,道:“玄修罗小友的丹道非同寻常!敢问师从何处?”

    秦玄保持静止了半个呼吸,抓抓头道:“自学成才。”

    话音未落,狂猛的精神力波动从识海中冲出笼罩在药鼎之上,精神力丝线有成千上万,阵法符文光影流转,化作一道道勾连纵横的阵法残影。

    “这厮是在干什么....”邋遢老者的目光狠狠的抖了抖,提醒道,“小友,这是比试炼丹,咳咳。”

    “以聚灵阵隔绝药材,药力能量循环往复,聚少成多!炼!”

    秦玄已经没有时间跟邋遢老者再聊上几句,双手攒动如飞,在场的都涉猎阵道,可像秦玄这般运用阵法的,绝对没有见过,在目瞪口呆的一个呼吸之间,足足有上百道聚灵往复阵将大鼎中的散步各处的药材隔绝起来,一声高呼之后,秦玄双掌一震,虚火熊熊而起。

    狂暴的虚火仍旧只出现了瞬间便散去,可涌出的炙热和能量被大鼎中的阵法牵引吸收,刹那间所有的聚灵往复阵都在传递着高温,符文流转,其中包裹的药草快速的解体,这种解体与寻常的融化不同,这是一种提炼,生生的将能量冲入药草之内,将其中的药力逼出体外!

    嗖嗖嗖--

    几乎能够听到一声声药液升空的响动,看到这一幕,那丰腴妇人不由自主的朝着药鼎而来,“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妇人说出了八个字,瞪大了双眼盯着秦玄一侧的每一滴药液,浑圆,精纯,包裹在各自身周的阵法之中,那阵法仍然将药鼎中日积月累的药力能量源源不断的汇入上百滴药液之中。

    “叮-”

    这一声轻鸣来的很是突然,所有人都愕然的看到,秦玄提炼而出的液滴,在阵法强力的辅佐之下,各自一分为二!

    这是什么概念,通过阵法辅助,能够将炼丹的成果翻一倍!

    “我的天....”傀道塔主揉着眼睛,“还是自学成才的厉害。”

    “融。”曦钰沉浸在自己的炼制之中,今天依然超水平发挥,寻常时候,提炼的药液不足现在的八成,胜券在握的曦钰反而觉得一丝丝遗憾,在她的心中,失败并不可怕,而一直站在巅峰,注定坐井观天。

    “若想服用者根骨提升,此六种可疏导经络,排除杂质,但尚有不足,药力太过狂猛,必须辅佐另外两种。”秦玄念念有词,视线准备好的单方早被秦玄甩在脑后,身上有股桀骜不驯之息经久不绝,秦玄嘴角挂笑,“我管他对于不对,何用,既然自学成才,自创丹方,又有何难?”

    “一边背丹方一边炼?”带着疑惑之人望着秦玄忙碌的身影,宛如看天书。

    “即便这样凝丹,也只是四品巅峰,尚需提升修为的搭配,以药力最为精纯者为上选。”秦玄分门别类,诸多药液在半空各自汇聚。

    数十个呼吸之后,秦玄再次提及了两种功用之后,融合才真正的开始。

    煅丹是炼丹过程中,对灵师消耗最大的流程,曦钰身前悬着一枚蔚蓝色的雏形,丝毫丹香都没有泄露出来,尽数被曦钰束缚在药鼎之中,此刻只是需要时间等待,静心炼制便好,沉浸多时的曦钰缓了口气,虚火不温不火的炙烤着,目光朝着秦玄一侧望来。

    只是一眼,曦钰险些直接栽倒在地上。

    “这玄修罗炼制的,是何物....”

    不止曦钰面露疑惑,就连一直观望秦玄炼制的众人,也满脸黑线,丹药,毫无以为,是用来服用的,可玄修罗炼一个比头颅还大的恐怖之物,是什么鬼,最为诡异的,是那大雏丹上时刻流转着五彩缤纷的颜色,看上去光彩夺目。

    “不妙.....”秦玄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开口道,“各位,这药鼎不足以支撑吾之虚火的温度,献丑了。”秦玄话音一落,虎口处猩红光影闪过,一座气势震慑人心的大鼎赫然出现,其上纹刻着劲撼苍穹的两个大字:造物!

    “入鼎!”

    秦玄一抖手,雏丹投入大鼎之中,精神力屏障包裹造物鼎身周,隔绝其下方涌动黑色虚火的恐怖。

    当众人还停留在对造物鼎的震撼之时,那巨大的雏丹已经发出了微微的鸣震,黑色虚火想要将此丹炼化,尚需不短时间。

    秦玄突然摆出了一个看上去很是微妙的动作,识海中火神战玺旋转,沟通了秦玄的之体,心中默念一声,“火符文,起!”

    再次冲出体外的虚火,骤然变得恐怖无比,尽管有秦玄的精神力屏障从中阻隔,但仍然令人不觉后退,曦钰距离秦玄最近,顷刻间大汗淋漓,匆忙结丹而走,再留在场中,身上衣服就要融化了。

    秦玄接连在原地变幻了十余次方位之后,造物鼎,这堪称当世第一大鼎,它红了......

    如同头颅大小的雏丹在疯狂的火势之中,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数十个呼吸之后,已然变的仅仅比寻常丹药只大一圈,秦玄汗流浃背,无法继续压制了,现在丹鼎上方这浑圆的丹药,其上有淡淡的九色虚影。

    “咔---”

    一声惊雷从天空中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