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大自在逍遥天子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否则呢?”

    陈浮生眉毛扬起,指指天空,道:“虽然敖道友你不清楚,但当初我们传送去的本来就应当是这个巫师世界,结果因为遇到虚空风暴才流落到诺兰德大陆来,这里恐怕不是龙族诸位前辈最初推演中的目的地,再加上如今又得了这巫师世界的消息,很难说不是冥冥之中,天机注定。”

    看着敖璃眉头皱起,露出深思之色,陈浮生手指天上,再次道:“更何况我们到来之时是借助了龙族数位龙王合力催动法宝,才能打开那处原本就知道两界之间的虚空裂缝,如今那处虚空通道已然弥合,渺不可寻,就算你我今后在诺兰德大陆修为又有所进境,纵然提升到元神之境,怕是也找不到回去的道路。”

    声音顿了一顿,陈浮生看看若有所思的敖璃道:“道友来到这诺兰德大陆也有些时日,想必也已经感受到这诺兰德大陆看似内里纷乱,征战不休,实则封闭异常,极少同外界天地沟通交流,反观那巫师世界对外征伐上万年,不知征服统治了多少位面小世界,虚空传送之术早已发展得成熟至极,更难得是巫师们并没有太重的门户之见,修行之法对着普罗大众开放,虽然只是最为基础粗浅的部分,但以你我二人之力,只要花费些心思,即使那些精深奥妙的不对外公开,想要得手想来也不算太过困难。”

    “哪有那么容易。”

    敖璃美目轻扫,纤纤五指扣在惊龙刀身上悠然拂过,感慨道:“虽然来到这诺兰德大陆之后,我亦感觉修为进步犹要高过龙宫之时。但偏偏如今又是面临两界征兆的大场面,其惨烈程度,我们世界里面的所谓道魔之争,正邪之辨就显得略微小家子了些,恐怕也就只有上古传说中的百族混战可以比拟。之前那些巫师演化虚空黑洞,吞噬银月的大手段大神通自不必说。在那银月消失,破开结界之时,签订冥河之誓场中众人神的气机外显,我亦有所感应,当真可谓气势如虹,就算我有惊龙刀这件法宝在手,怕是也只能勉强护身而已。可惜修行一事除去虚无缥缈的大机缘外,毕竟主要还是靠一点一滴的水磨功夫才能奠定足以推开元神大门的雄厚根基,心急不得,否则就是断了长生的根基。”

    “其实如果道友想要更进一步,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犹豫片刻,沉吟不语,陈浮生最后缓缓说道:“不过其中多少有些风险,而且这方式道友未必愿意接受。”

    “你我二人在这异界,理应互相携手,行与不行,道友尽管开口便是,我听过之后自有判断,道友何必如此小心?”

    屈指轻弹刀身,发出一声悠然龙吟,敖璃摇摇头,身上气势勃发,朗声说道。

    “即是如此,那就多有得罪了。”

    看到敖璃表态,陈浮生点点头,伸手一搭,落在敖璃腕部,法力涌起,两人身形模糊,一闪即逝,转瞬间,便自落在了倩女幽魂世界当中。

    ————

    “没想到只是些许时日不见,你这件法器居然已然成长到如此模样,等到有朝一日你进阶元神,这件法器顺理成章地成就法宝,就能真正演化洞天,恐怕比起我们龙族的水晶宫也差不了太多了,那可是合我们四海龙族同水族精怪花费了近万年时光才祭炼到如今这一步的。”

    翩然落在地面之上,带起一阵法力,抬足轻踏陆地,感受着大地反传来的厚重敦实之意;仰头看天,天空距地万丈,有稀薄罡气正自孕育演化游走不定;闭目吐纳元气,感受着那股玄之又玄的勃勃生机,气数凝聚,百川归流。敖璃点点头,啧啧称奇道:“早知如此,当初除去惊龙刀外,我便也带上一件洞天法器,说不定会不会有什么惊喜。”

    睁开眼睛,再一次仔细端详比起从轮回空间进入时已然气象大变的倩女幽魂世界,敖璃看向陈浮生道:“不过这是道友祭炼的本命法器,干系到将来成道根本,似乎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道友请看。”

    陈浮生两指并拢,在敖璃眼前一掠而过,然后向下一拉,带起一阵微妙气机涟漪,好像揭下一层面纱般,将另一面在敖璃面前展示开来。

    ————

    “嗯,这是……”

    敖璃瞳孔微缩,真正现出讶然之色,毫无所察地,一座宏伟殿堂便自在她眼前突兀现出,占地广袤,说是一座小小城市也不为过。好像存在于另外一个世界位面般,只是投影于现世当中,与周遭景物重叠,有一种画面破碎凌乱之意。

    真龙一族传承久远,自然而然有着种种玄妙秘法,外加天赋异禀,远超寻常意义上的良材美玉,天然足具神通。可是方才敖璃用气机神念“丈量”这片天地,对于就藏在她眼下的这座广阔殿堂却是一无所察,哪怕动用了龙族秘传的瞳术亦是如此,这就十分难以想象了。

    如果说陈浮生这件法器已然突破法器藩篱,成就法宝敖璃倒也可以理解,然而眼下却是当真不知如何解释。

    而且她能感受到,在这件空空荡荡,寂寥非常的肃穆神殿当中,有一股磅礴气势正自孕育,几乎就要突破虚空屏障,喷薄而出。气机交感,竟尔让她背后惊龙刀都为之轻颤不休,本能感受到一股压力。

    “这是轮回空间中的建城令的妙用,敖道友如果感兴趣,可以向轮回空间询问,我这一枚也是机缘巧合,从其他被派到诺兰德大陆的契约者手中得到。”

    看了一眼敖璃,陈浮生轻声解释几句,然后直接迈过虚空涟漪,一步跨入神殿当中,道:“道友只需进来,自然就会明白其中缘由。”

    轻抿嘴唇,凝目打量这座隐没在虚空涟漪之后的神殿,周身泛起莹白光泽,肌肤有如琉璃美玉,透露出一股坚不可摧,万法难侵之意,然后再将惊龙刀从背后刀鞘取出,握在掌心,感觉万无一失,敖璃这才学着陈浮生,缓缓步入神殿当中。

    ————

    “看来叶棠梨这人做得还是不错,只是短短功夫,居然就真让她拉了些人进来,看来接下来就要尝试着打开这座殿堂同这片天地间的通道,分派任务,将他们外放出去,在这处洞天世界中行走,想来可以大大加速倩女幽魂世界融入这件洞天法器的速度,同时将文明等阶稍加提升一二,不过还是要给他们编造出一个身份,才能使得倩女幽魂世界当中的土著不至于太过惊慌,无从理解。而且对于类似诸葛卧龙这样的重臣,也可以将他们引入到这里来,不过这些不必太过着急,还是要一步一步来方可。”

    落座于高大神像之前,陈浮生闭目凝神,单手放在那方既是倩女幽魂世界传国玉玺,又是契约者城主象征的玺印之上,无穷信息瞬间涌入心湖之间。

    略显意外地,陈浮生“看”到,大殿之外的偏殿当中,又自多出十数尊好似雾气凝聚而成的塑像,男女老少,各不相同。

    识海深处,那片茫茫混沌的璀璨星河之间,亦是因此多出十数颗星辰,只是塑像气势低微,只是比常人气机稍强一些,星辰则无论在大小还是光泽程度上都不尽如人意。

    虽然作为眷者,有着陈浮生相助,叶棠梨毕竟加入轮回空间没有多久,经历的任务世界屈指可数,接触到的契约者圈子也是局限在低阶当中。就算有着契约者城市这个金字招牌,目前能够招揽到的也就是这样,倒不是有着陈浮生魔种的她做事不够用心。

    在这殿堂当中,根本无需动用神念法力,陈浮生天然就具有类似坐镇法域的神通加身,只是念头一动,这些新居民的情况便自然而然涌入心头。

    其中近半塑像黯淡无光,难以探知去向,应该是在那契约者出身的现实世界当中,剩下的一半身后亦有微妙涟漪荡漾,从中传出不同的意境,显然正在任务世界当中执行任务世界,而凭借“城主”的身份,在消耗足够代价的情况下,陈浮生甚至可以分念降临他们正在或者曾经去往的任务世界,哪怕他们体内不像叶棠梨一样有着魔种,只是修为实力自然会受到相应限制。

    按定心思,陈浮生决定,等到处理完敖璃的事情,可以在这里多坐镇些时日,一一见过这些人。

    “这应该是道友仿照那禹王九鼎铸就而成的法器吧?其间又加入自己的巧思,别开生面。”

    一进入大殿,敖璃便在大殿正中,那口吞吐五彩气运,转化为浩然白气的大鼎前停下脚步,素手轻敲鼎壁,鼻翼轻抽,吸纳一缕白气入体,仔细体味当中至刚至正,浩大已极的意境,然后放任这一缕气机重新返回鼎炉当中,油然感慨道。

    “还是要多谢道友当初传授我这禹王祭炼这九鼎的法诀手法,否则决计难以成就。”

    陈浮生并无隐瞒,坦然开口:“其实我想要告诉道友的法门也和这口禹王鼎有些牵连。”

    伸手一招,敖璃身下自然现出一张高大靠椅,冉冉升起,托举着敖璃与陈浮生平视相对,然后再次一挥,就有一张虚幻光幕横亘在两人中间,山川城池,历历在目,气象巍巍。

    敖璃之前已经用“心眼”丈量过这片天地,虽然限于境界未能在仓促间神念周游整座洞天,但她只是把眼一扫,便已清楚陈浮生展示给她的正是这处洞天法器的山川映照,说是山河社稷图也不也过。

    双手交叠,置于膝上,陈浮生用眼神示意敖璃仔细观看。

    因为是由一处洞天法器和一个任务世界拼凑而成,这张山河形势图上颜色深浅显著呈现出两片区域,重叠交错,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气机间的彼此冲突磨合,可以看着两者越发圆融,真正向着混元统一之势演化。

    不过这些并非陈浮生今日想要展示给敖璃所看的重点,意念一动,光华尽数敛去不分彼此,然后就有其他一些之前被掩饰的东西显露出来。

    这片山河社稷图中,可以看到一峰独秀,傲然而起,占据了整片天地的地气山根,然后有江河湖川周游天下,勾连所有水脉。

    一山一水,围绕着气数归拢的京城重地还有那九天剑阵幻化的通天光柱这两处气眼所在,形成一幅玄妙不可言的画卷。

    而在这幅画卷之外,还有大片未曾垦拓的茫茫之地,那是被大阵转化的虚空风暴与这片天地万千生灵结合后演化而成,虽已成形,但是地脉水运都还未曾涉及到。

    其中缘由也很是简单。

    代表陈浮生运转此界山水气运的正是分别执掌了山水神印的蚌精幽若,还有那位黑山石精。

    蚌精幽若幽居海底,修行千年。修为也才不过是炼罡巅峰,虽然侥幸突破丹成,但在浩荡天劫下便自失了肉身,只把一缕魂魄藏匿在本命元丹当中,最后还是得了陈浮生北冥真水的滋润方才复苏醒转。

    虽然陈浮生传了金刚三昧转轮经于她,而她凭借着生前境界亦是连开眼耳鼻舌四识,进境堪称惊人,但是佛法毕竟与她本身道法不是完全相同,迟迟未能突破最为关键的身意耳识,修成舍利,聚拢魂魄,重塑身躯,如今借助水神印操控水运流转已是没有肉身的她所能做到极限,实在力有未逮,无从扩张。

    黑山石精无论是修为,金丹品色还是传承均要高出蚌精幽若不止一筹,再加上它是太山石得道成精,又曾早早试图将山神印炼入己身,成就一地山神,契合程度不是幽若可以比较。

    如今它更是脱劫高人,按理说应该是游刃有余。

    只可惜它突破道基还未多久,就再次突破,虽然千年修行,根基深厚,但还是稍显匆忙了些,再加上山石本质沉重,它修行的道法也是偏于敦实厚重一路,想要引发劫数脱去凡胎,也要比其他修士难上许多。

    虽然陈浮生借助分身一界之主身份为其封正跨过最难一关,但还是未能完全功成,需要时日多加打磨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