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修仙伴吾行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纠集了十人之后,一行人赶往法峰。

    朱虎看了一眼其中九人,心中暗自庆幸,还好自己识时务,不然也会是和这九人一样的下场。想起自己下山去买丹药,正好碰见了这黑衣之人的一幕,其暗暗称赞当时的明确。

    而他所看的九人,或多或少都是有了一些狼狈尴尬之色,还有几人,他们的脸上有了一些血丝。

    这十一人来到法峰之下,黑盘大喊了一声,以示来到,便是独自离去了。

    十人看着巍峨的法峰,缓缓等待。

    半个时辰之后,那法峰的小路之上才走来了两个人影,二人一人中年,一人老年。而那中年之人一身玄衣,正是前日的玄衣长老,至于另外一人,应是那峰主左灭了。白风打量了一眼,便是木讷地立在一旁。

    在得二人之后,有两人小心地跟随,一人中年,一人老年。

    左灭与那玄衣长老交谈似是甚欢,足足顿饭的时间才走到了朱虎等十人的不远处。

    直到此刻,他们的交谈才告一段落了。那身后有一白衣中年修士恭敬地开口道:“玄峰主,峰主,如此我与孩儿便送你们到这里了。”这中年修士之旁的一个老者,恭敬地弓腰低头。

    左灭笑着转头,看向白衣修士的目光之内有了一抹满意之色,他说道:“年里,也是有劳了。”接着其拿出了一颗白色药丸,递给了眼前的白衣修士,“这是一颗破海丹,有助于你子突破,寿命更上一层。”

    白衣修士神色露出激动,三年了,一直去讨好这个老家伙不就是等的这破海丹吗?

    他感激道:“多谢峰主!”接着他拉了一下在其旁的老者一下,急切地说道:“是儿,快快感谢峰主。”

    身旁的老者本就紧张,听了此言赶紧连声说道:“多谢峰主,这真是我李一是之福分,若是有什么差遣,必定当机立断!”

    白衣修士听了此话,内心一个咯噔,脸上陪着笑,但好在左灭仅仅看了一眼这老者便是转过了头去,其这才松了口气。

    道了声退下,白衣修士便是拉着老者退下了,在其抬头之时,不禁一愣,在那前方的十人之中,有一灰袍青年,淡淡地瞥了一眼,便是不再管他。正是这一青年,使得他面色微变,其身旁的老者疑惑地顺着父亲的目光看去,也是一愣,接着二人互相视了一眼,就转身而去了。

    左灭脸上的表情全无,他看向了这十人,开口道:“此次的目的便是前往皇甫世家解决一些问题,而你们,则是多看少说,如此便好。若是有了什么差池,自然有律法处置!”

    听得律法二字,这十人的脸上都有了一丝不同,能够上升到律法的层次,足以说明此次行动的不一般了。

    左灭说罢,扫了这几人一眼,嘴角微动,袖袍一挥,便是有一铁板凭空而现。

    他与玄衣长老相视一眼,便是转身抬头看去。那法峰之上一声长鸣,接着自那木林之处飞出了一个金色大雕,落在了二人的不远处,趴下了身子。

    这金色大雕模样与普通雕类一般,只是其颜色突出了不同。

    饶是如此,那十人都是眼神之内有了惊讶,在他们看来,这大雕的实力可是非同一般,至少有纳海境初期顶峰!妖兽本就难以驯服,更遑论等级颇高的妖兽了。

    十人惊讶过后,便是越上了一旁的铁板,席板而坐,各自分开。

    “你这步兽可是不一般啊,恐怕速度乃是三四个铁板的极限了。”玄衣长老与左灭一跃上了大雕的身躯之上,玄衣长老打量了几眼,感叹道。

    左灭淡淡一笑,“一个畜生而已,不足为道。”

    “出发吧。”

    大雕站起,一个振翅,便是有狂风与地面肆虐开来,其借着这股力量飞上了天空,而那铁板也是飞了起来。

    大雕与铁板飞在高峰之上,一前一后,速度颇快,几个呼吸之间,在原地就只能看到一处影子了。金雕翅膀每每扇动就停滞了许长时间,很是从容。

    飞出了宗门之后,二者朝西飞去。

    几个时辰之后,后方的铁板赶了上来。在他们的头顶,可以看到大片的白云,以及蔚蓝神秘的天空。

    左灭看了一眼铁板之上的十人,笑道:“你们乃是大比胜出之人,我们一同前去皇甫家族,也算是一场缘分。”

    “我且问你们,何为命?”

    此话有着风声阻挡,可清晰地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如在陆地。

    玄青衫听罢一愣,笑而不语。

    那铁板之上的十人则是沉默了片刻,有一老态青年,开口答道:“左峰主,在回答之前,请你允许我的不敬之罪。”

    此话一出,众人惊讶。左灭笑着看了一眼这老态青年,便是道:“但说无妨。”

    老态青年淡淡一笑:“在我看来,命之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一语惊动众人,不仅是铁板上的九人都是诧异地看向了他,就连左灭以及玄青衫也是一怔。左灭听后点了点头。

    老态青年见了,以为是要让他说出脑海之内的想法,便说了:“茫茫天地,每一人都是不同之身,且逆天之举不胜枚举,升天之人不可言说。若真是有了命,那么为何这天地之间,没有两人的命运相同,为何又有了这么多人逆天而成之举?!若命非天定,那又是何人,或者说是何物?”

    “若真是有命,那这幕后控制之人定然掌握了规则,我等无法想象,连蝼蚁都不算是。那么此命,又会有何意义?!”

    此番言论,使得铁板之上的另外九人神色一肃,目中露出了思考之色。

    左灭点了点头,等了许久,便是说道:“可还有人拥有不同的见解?”

    不久之后,又有一人开口了:“微言不到,还请峰主指点。”

    众人视之,是一丑陋之人。

    左灭点了点头,“若有独到之处,自然指点。”

    这丑陋修士呼吸了一口气,便是道:“在我看来,命乃是无形之物,其内必然蕴含大道,需要百代之人的溯究才可窥之一二。”

    左灭点了点头,示意下一位。

    铁板之上又是有一人开口,此人神色露出思索,道:“命是轨道,我们按着轨道行走,不论作何选择,有何动作,都是逃不出这轨道的脉络。”

    “我认为,这便是命!”

    此人说罢,众人都是心神有了激动以及一丝震惊,沉浸到自身的思索之中。

    左灭笑了笑,直至许久没有一人开口了,他才有所动作。

    然而正在这时,有一人猛然抬头,开口道:“还请长老解惑。”

    余下之人都是看向了左灭,“还请长老解惑!”

    左灭与玄青衫相视了一眼,露出了苦笑之色。其道:

    “命是自身可以掌控之未来,或许会有差池,可大抵如此。”

    此言语过后,众人都是一震,再次沉入了深深的思索之内,可这思索不过十息,众人便是从其内出了出来。他们觉得,此话无论如何去看,都是有着极强的信服之力,当下认可。

    见得众人都是沉默不言,玄青衫看向了白风,试探地问道:“白风,在你看来,命……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