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见风使舵也晚了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见风使舵也晚了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颀长的身影从屏风后走出来,玉树临风,面如冠玉,室内顿时一亮。

    但平康如看到了恶鬼般,整个人都不好了,惊恐万状。

    他一直在屋子里?

    还从头听到尾了?

    天啊,好可怕,怎么办?

    啊,是于小冬,是他出卖了自己!

    贱奴,他怎么敢这么做?

    乔乔欣赏着平康公主忽明忽暗的脸色,深感有趣,“皇上,你都听到了吧?你这个姐姐的心好大。”

    “朕可没有这么恶毒的姐姐。”东方泽天冷笑一声,“她要造朕的反呢,还想让她的野种继承朕的皇位。”

    一直知道她野心勃勃,跟太后是同一种人,有其母必有其女嘛。

    但没想到她这么心大,比太后还要心大。

    太后顶多是想摄政,要权利,而她呢,想要皇位。

    偏偏智商跟不上,显得脑残又白痴。

    云乔乔也忍不住笑了,这种宫斗水平还想跟皇上斗,真是太好笑了。

    到底是谁给她的勇气?

    太后的前车之鉴都震慑不住她?

    看来,镇南王在背后没少使力,硬是蛊惑成这样。

    “人家觉得你傻白甜,好对付吧。”

    东方泽天英俊的面容冷冰冰的,“朕傻吗?”

    他不仅不傻,还极有头脑,是难得一见的明君,在朝在野极有人望。

    想要斗倒这样的人,除非运气好到逆天。

    乔乔幸灾乐祸的说道,“她智商不高,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东方泽天冷若冰霜,如冬天的冰雪,“但凡出来混的,总要还的。”

    本不想要她的小命,但她如此不安分,那就休怪他绝情了。

    乔乔挥了挥小手,“那接下去就交给你了,我不管了。”

    她找了个椅子坐下来,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瓜子,准备看戏。

    东方泽天的冷眼扫看向平康公主,平康公主打了个冷战,忽然反应过来。

    她扑过去抱住东方泽天的大腿,“皇上,弟弟,我是胡说八道,故意气云乔乔的,你千万别信,而且云乔乔是故意误导我,她有心让我们姐弟绝裂,您别中招啊。”

    她跪倒在东方泽天面前,眼泪汪汪的控诉,还楚楚可怜的哀求,活像一个受尽欺负的可怜人。

    她好像失忆了,忘了刚才说的话,将责任全往乔乔身上推。

    可惜,这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东方泽天不见一丝软化,依旧不带一丝感情。

    他没有开口,硬生生的打造成了平康公主的独脚戏,让人深感可笑。

    于小冬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像是不认识平康公主般。

    原来高高在上的公主也不过如此,怕死,不要脸,比他们这些草莽还不如。

    你说,一个好好的公主掺和进这种事情,就没有想过后果吗?

    谋逆之罪,是要诛九族的!

    偏偏还是个没本事的,何苦呢?

    人心不足,贪得无厌,得寸进尺,这才是悲剧的根源。

    乔乔忍不住吐槽,“真是没用,若是你强横到底,我还能敬你是一条女汉子。”

    这人呀,太不了解皇上,她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就已经断了生机。

    再多的努力也是没用的,还不如硬气的去死一死。

    说不定还能让皇上心软,给她留一条根呢。

    大人是留不得,小孩子嘛,可能会留一个。

    平康公主的内心是绝望的,她就这么失败了吗?

    这才刚刚开始啊!

    “皇上,您听到了吧?她就是这么对我这个公主的,她处处欺压我,不把我当一回事,我全是被她逼的。”

    她到了此时,还在拼命抹黑云乔乔。

    乔乔忽然来了恶趣味,眼珠一转,一本正经的开口,“你这么紧张干吗?我们是微服私访,没带侍卫……”

    “什么?”平康公主猛的站起来,欣喜若狂,迫不及待的大叫,“没带侍卫?来人,快来人,杀了这两个叛贼。”

    太好了,只要杀了他们,一切还能挽回。

    不止是挽回,还能成为真正的赢家。

    哈哈哈,老天爷还是厚待她的!

    云乔乔惊了惊,脸色大变,“平康公主,你的良心好坏啊,连自己的亲弟弟都要杀。”

    平康公主冷笑一声,“什么亲弟弟?我怎么没看到?我弟弟在皇宫中好好待着呢,快杀了这两个骗子,本宫重重有赏。”

    只要她活着就行,其他人都去死吧!

    她自有办法圆过去!

    几个侍卫冲了进来,却站在当地不知所措的样子。

    东方泽天眼神一冷,浑身透着一股摄人的凛然气息,很是吓人。

    乔乔托着下巴,凉凉的问道,“先说说赏什么?”

    平康公主指着那几个侍卫,大声喝道,“封公爵!快啊,你们倒是动手啊。”

    那几个侍卫还是没动,齐刷刷的看向皇上。

    皇上没好气的白了乔乔一眼,“乔乔,你干吗跟逗一个白痴玩?有意思吗?”

    乔乔神情认真极了,“白痴才好玩啊,我说什么她就信什么,这么单纯的女人不多了,我要抓住机会多玩玩。”

    反正要死了!

    东方泽天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调皮。”

    平康公主如五雷轰顶,傻傻的看着那几个侍卫,“你们……”

    她一副惨遭背叛的样子,实在好笑,乔乔忍俊不禁,“平康,你连自己的手下都认不出来吗?这是你的手下吗?”

    这人到底是不是装的?

    正常人不可能这么傻吧?

    平康公主其实已经查觉这几个侍卫面目陌生,但,她不敢怀疑,也不敢多想。

    她不想失去最后一线生机!

    她咬牙质问,“难道是你的手下?”

    得,乔乔算是看出来了,这人分明是不肯面对现实,哪是认不出来呀。“不是啊,是皇上的宫中侍卫。”

    “……”平康公主被打击的眼前一阵阵发黑,身体摇摇欲坠,小脸色惨白如纸,浑身直哆嗦,“那跟我来的人呢?”

    其中一个侍卫开口了,“都杀了,一个不留。”

    乱臣贼子当然是杀了!还留着过年吗?

    扑突一声,平康公主双腿一软,跪了下来,“皇上,刚刚我跟你开玩笑呢,我就是……太害怕了,想调节一下气氛……”太傻了,是人都看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