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侯门荣归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命定之人

第一百九十九章 命定之人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方旭笑道,“这无名观可不是想来就能来的。那入口有些道道,一般人是走进不了这山的。”

    阮静馨想起之前那九曲十八弯的路,了然的点头,“那你怎知道路呢?”

    “我早年被人追赶的时候,无意间到过这里。嗯,大概是五年前?观主那时就是这个样子。”东方旭说的轻描淡写,但阮静馨却觉得那时一场逃命的旅途。

    “那你方才为何不直接说见过观主?”阮静馨不解。既然是旧人,怎的也不相认?

    东方淡淡的轻笑,“因为观主不会记得我来过。”

    “为何?”阮静馨更不解,不过几年时间,这里又鲜少有外人进入,应该会有印象才是。

    “你道这观主缘何如此年轻?任岁月流逝,却丝毫没有风霜之感?”东方旭感叹,“皆因她善忘……”

    原来是有健忘症!阮静馨哑然,果然记性不好的人能青春永驻么?

    东方旭招呼了一下身边的人,“把你们抬上来酒分一坛给观主送去吧。”

    不多时,送酒的人回来,搬着桌椅等物,回禀道,“观主说咱们既然来赏花,就好好的赏。一会还会让人送来饭菜。”

    大延朝的道教并不是非常的兴盛,所以阮静馨关注的并不多。细细问下来才知道,即便是出家为道,也不禁肉食和酒水,甚至不禁婚嫁。但是大部分追求长生的修道者还是会吃素以及保持处子之身。

    一张八仙桌,两把木雕圈椅,就这么摆在了桃树下。翠螺在一边烹茶,湘波则忙着摆上自己带来的点心。

    “这个时候应该喝酒。”阮静馨开口道,“你辛苦把酒抬上来,应该就是为了这个时候喝吧?”

    翠螺闻言,放下手中的茶壶,转而去斟酒了。

    东方旭走的就是土豪路线,所以走到哪里装备都是齐全的。白瓷杯倒入酒水,倒映着头顶的朵朵桃花,竟成了粉色。

    阮静馨轻抿了一口,舒服的叹了口气,“今日果然出来的对了。能找到这里,真的是幸运极了!以后我的小岛上也要种满花。不但是桃花,还有梨花、杏花、樱花,紫藤、木香、秋菊、梅花,要时时有花开,处处皆是景。”

    东方旭的眼中划过精光,随即宠溺道,“反正是你的岛,你想要怎样都可以。不过这酒可是你那里出来的,有多烈你是知道的,可不要多喝,应个景就好了。”

    阮静馨蒸馏出的白酒,度数已经是不低了。她才喝了一小杯,脸上就浮出了淡淡的红晕。这种微醺的感觉,让人整个都放松了下来。她一手撑着头,一手伸出接着掉落的花瓣,轻语道,“这里应该叫桃花观才是。”

    东方旭摇头,“却是落了俗套。”

    阮静馨轻笑,若是配上这首诗就不俗了,“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这首被穿越者用烂了的诗,阮静馨上一世可是厌恶到了极点的。可此情此景,阮静馨觉得唯有这首唐寅的诗可以抒发心中的感叹。

    东方旭显然被这首诗打动,只是他反复思量,却觉得这首诗不够尽兴,便问道“是否还有未出之句?”

    阮静馨一愣,自然是有的,只不过……她略一思索,觉得和东方旭之间也不必顾忌太多。于是大方道,“自然是有的……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你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好诗!这样才过瘾,才痛快,”东方旭忍不住拍了拍桌子,“写这首诗的人可谓是看穿了人生在世了。”

    阮静馨点头附和“没错,又有几个人能放下一切,寻找单纯的快了呢。”

    东方旭若有所思的看了阮静馨一眼,他轻轻地摆了摆手,身边伺候的人都退了下去。

    “馨儿,你可愿意与我携手走完这一世?”

    男子的声音有些低沉,又十分的轻柔。他说得很小心,放佛生怕惊扰到面前的女子。

    阮静馨微怔,这是表白吧?是表白么?应该是表白的。

    回过神来,阮静馨回想和东方旭一直以来的相处,好像真的很融洽和谐,而自己也不是没有为他动过心。不说别的,就说他这张祸国殃民的脸就很被阮静馨喜欢。何况他处处维护,时时陪伴。

    阮静馨想起上一世两个人的结局都不好,这一世两个人却改变了很多。她突然笑了起来道,“女官可以要求丈夫不准纳妾的。”

    东方旭面色认真道,“不但不会纳妾,更不会有除你之外的任何女人。这一世,有你,足矣。”

    阮静馨的心跳的飞快,她的脸颊更加的红了,“我还没有答应你呢!”

    东方旭上前,拉着她的手,让她站起身来。两人眼神相交,沉默片刻后东方旭才道,“馨儿,我再次明誓,若你愿意和我一生一世一双人,我东方旭定不负你。若有违背,不得好死。”

    阮静馨实际上是有点酒精上头的,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誓言已经发完了。

    说实话,从重生以来,她都没有想过自己会不会嫁人或者嫁个什么样的人。她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了。可是父母不会这样纵容自己,所以早晚还是要迈出那样一步的。

    眼前这个人,也许就是这一世命定的那个人。她想起梅林里的初相见,那样一个谪仙一般的男子,怎么能像前世那样死去?

    阮静馨勾起唇角,“我心如君心,不负相思意。”

    东方旭有片刻的失神,随即就是冲天的喜悦。他一把把阮静馨拉入怀中,此刻无法表达心中的激动之情,只觉得长这么大,第一次有这样大的满足感!他的千思万绪终于化成一句最简单的话而出口,“此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