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七百零二章 腹诽;根源

第七百零二章 腹诽;根源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法旨燃烧,内中铭刻的禁忌法则在时空的领域蔓延,传遍界海,照亮古今。()

    它会引起当初撰写法旨者道与法的共鸣,投下目光,降下关注,帮助天庭扫平征服路上的一切阻碍。

    这也是九天世界中诸王远征的最强底牌之一,按照当初道祖所言,一旦发动,引来他真身降临,便可横杀世间九成九的准仙帝!

    且这种法则的呼唤,不仅仅只是局限在同一个时间段,而是包换无穷时空,无论他本人是在过去、在现在,亦或者是未来!

    纵然是立身在时间长河中,也一样可以接受到信息,从而以最快的速度支援,用正义的铁拳摆平一切不服。

    不然明知道对面有准仙帝兵的情况下,又有谁会上赶着送死呢?

    然而眼下所发生的情况,超出了所有人想象的极限!

    “你所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至高的法则在绽放,要引起那禁忌存在的共鸣,只是这注定是徒劳的,始终不曾有回应,许久后只有一道宏大的意志从诸天中回响而来,传递这样一条不幸的信息。

    九天世界的高手愣住了,古天庭的修士也是一脸懵逼,此刻心中像是有千言万语,但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战场之中的气氛一时凝滞下来,仙王的对决暂时中断,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中,唯有混沌罡风在悄悄的吹拂,在界海中掀起小小的浪花。

    “咳咳咳!”

    干咳了几声,女帝若无其事的再度掏出了一张法旨,在所有人大眼瞪小眼的表情中展开,让那种法则释放,燃烧!

    然而……一切的结果早已注定,希望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

    在这一瞬间,女帝身后似乎有一道道黑气纵横交织,那是很深很深的怨气,针对放鸽子放到飞起的那个人。(最快更新)

    甚至不要说是她,连九天世界的诸多仙王的脸色都变了,感觉自己的背后有冷汗在不断沁出,内心深处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三字经在不断酝酿,几乎就要脱口而出。

    若不是在话到嘴边的那一刻回想起道祖所掌控时空领域的权能,那是可以查探一切过往历史的非凡手段,更信奉着“有仇必报”的人生道理,他们说不得就要声讨一番了。

    “不、不会吧……”一尊仙王在呻吟,带着深深的无奈,“道祖怎么能这样的……不靠谱?”

    “在这最关键的时候掉链子……”他的表情似哭似笑,“我们会是要倒霉的!”

    “尽管情况很‘梦幻’,超出了常理,但是为什么我的心中却有一种虽是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感觉?”另一尊仙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仔细想想,黑皇那个坑货当年曾与道祖同世而行,却在他的手下服服帖帖,任劳任怨的贡献着自己的人生……”

    “现在看来,不仅是因为实力与智慧,更是因为手段与本领……”

    “唯有以恶制恶,才能让这条杀熟、卖友、不靠谱的无良大黑狗老实做狗啊!”

    ……

    无尽的纪元时光之后,诸多仙王在腹诽着道祖,内心中不断的声讨他,表示看穿了其不靠谱的本性。

    不过,若是现在的姬寰宇知道其中的情况,多半是要喊一声冤的。

    “这真的不是我的错……”他也很无奈,“谁能知道,这岁月尽头所设下的手段,是这般的丧心病狂?”

    那一道屏障隔断了纪元与岁月,是一种信息层面的绝对隔绝。(最快更新)

    当姬寰宇真身闯过去之后,在那未来的岁月中,关于他自身的所有存在都被一种冥冥中的法则所覆盖了,与真实的天地置身两片永不相连的时空!

    别说是他如今仙帝的境界,就是在那时空轮回的领域真正圆满,也多半是无法击穿的这也是正常的,若没有这样可怕的手段,又怎能阻挡那上苍之上世界中诸多禁忌者无尽岁月以来的窥探?

    “那个人,当是亘古岁月以来最可怕的生灵了……”姬寰宇轻语,而后不断施展大神通,封镇身周的时空。

    此时此刻,本来只打算见证一段古史、了解一些大秘的姬寰宇也并不能安稳与镇定,因为他纵然只是从岁月中读取信息,也遭到了天大的麻烦!

    所谓禁忌者,已经在某一个方面与大道合一,人就是道,道就是人,那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成就,这样存在的厮杀,纵然只是一点信息的记录,都有一种可怕的魔性,让人沉沦,让人癫狂!

    元神要沉沦、肉身要衰亡……都是禁忌法则的影响,无所不在,无孔不入。若是仅有一种两种,姬寰宇还能淡然视之,再怎么强大也终归不过是个死人,还能逆天了不成?

    然而眼下的战场中,进行巅峰对抗的,可是足足有两位数,他们的禁忌法则一起迸发,让姬寰宇都变色了,感觉到生死的大恐怖!

    “擦……”心中暗暗的唾骂,“小说里都是骗人……这些狠角色杀出了真火,哪里是等闲的路人可以旁观、顺带摇旗呐喊的?”

    “一个不好就要被余波死,连骨灰都寻不着!”

    而仅仅是余波的泄露都是如此,更不要说是战场的中心、那被所有禁忌者围攻的生灵了,以一人之力独对诸强却始终不败,道一句万古独尊也无妨!

    时空与轮回的法则在尽情的绽放,横杀世间一切敌。

    禁忌存在与道相合,大道不灭则自身不亡,本应是不死不灭一般的存在,然而在这一刻,神话破灭了。

    追溯到时空的起源,轮回磨灭根本的印记……都是针对禁忌者的绝杀手段,看得姬寰宇如痴如醉,修行的前路在无形中便被扩展了。

    只不过这样的机缘,也终是有结束的时候。那一战将平息,以一个时代所有生灵的消亡作为谢幕的仪式。

    是的,一切生灵都走上了灭亡的道路,这是无法挽回的破灭,是最根本的存在被抹灭,连轮回都无法挽救。

    甚至,就连那轮回都被打碎了!

    “没有胜利者……”姬寰宇看着这一幕幕的画面,那尊号为“元”的无上强者格杀了所有对手,然而他也走上了死路。

    想要击杀那么多的禁忌者,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那些人的道与法在他的生命本源中留下了无可挽回的伤势,随着时间的推移,生命之火在熄灭,不可逆转!

    “为了这么一个东西,值吗?”

    一方无上天地中最后的生灵在轻语,语气像是在询问着他人,只不过终归是没有人能回答了。

    “大道无尽,没有人能真正做到全知全能,也没有人可以知道那最根源的道究竟涵盖了多少的领域……”元在自语,他在倾诉,向后来者道出一些注定会被隐藏在纪元迷雾中的信息。

    姬寰宇的到来,并不能瞒过这一尊时空领域的无上至尊,应该说本就是在默许之中,是一盘棋局中最重要的那枚棋子,他的选择关系到太多的走向。

    或许这也是他于不久后设下道之屏障、阻挡那些禁忌者窥探的原因相同的领域,会让太多人不能平静,会尽最大的能力去抹杀!

    “我们这些禁忌者,也只是掌控了部分的领域,然而相对那道之全部又是何等的渺小?”这一刻在元掌心中有一团绚烂的光辉在闪耀,这是引起这一场波及无尽时空、让所有生灵尽数消亡的最直接的原因。

    “漫长岁月的修行,只有近乎难以察觉到的细微进步,终究是让人不耐,提出了一种构想……”

    “最古老的神魔,用自己的心血,用自己的大道,合并了所有的禁忌领域,要造就出真正完整无缺的道!”

    听到这里,姬寰宇都不得不动容这实在是疯狂的想法,这么多的禁忌领域合一,会造就出怎样可怕的事物?

    “成功了?还是失败了?”他按捺不住了,同时目光不由自主的转移到那尊至强者手心中的光团上。

    “若是失败了,又怎会引起这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让一个时代彻底落幕,葬下了所有的生灵?”这一位盖世的至尊带着心殇与落寞,“让立在巅峰的人再不能把持自己,动用了最禁忌的手段……”

    “当然要是说它真正成功,却也不尽然……”脸上的表情慢慢的回复平静,“严格的讲,这只是一把钥匙,一把打开大道之门的钥匙。”

    “亦或者说,这是一枚种子……若是能真正的培育起来,让其彻底圆满,便是道!”

    这一句话一出口,纪元岁月中便有一道惊雷炸开,有鬼哭神嚎,伴着诸强战死后的漫天血雨,有大恐怖!

    只不过,当一道淡漠的目光扫过之后,雷霆无踪,鬼消神灭,所有异象烟消云散,唯有血海沉浮,静静流淌。

    虎虽将死,余威犹存!

    镇压了所有的诡异与不详,那无上至尊才再度开口,阐述根本,“它可映照诸天种种,如那神日高悬,照映大千,得大道之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