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万兽自然 > 壹百八十四章 顺取与逆取

壹百八十四章 顺取与逆取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淬体炼魄斩神经……。”

    冥冥中一道光芒闪动,一个玉质散发着温润光泽的‘小人儿’在一片混沌之中起起伏伏。

    “修身无涯御天经……。”

    离近了看,玉质的小人,五官明明就是李萧前世的模样,小人忽然睁开眼来,一瞬间,天光都跟着明亮了起来。

    “当然难在脱壳境……。”

    小人似乎还有些迟钝,懵懂无知的观望着四方,忽的,小人猛地一跃,似乎身体前方有着极大的诱惑。

    “人圣帝天先尊尽……。”

    可小人这一动,便是吃了大亏,他的步子迈得太大了,一步两步还好,但第三步时,他那大刀阔斧的动作便遇到了阻碍。

    明明一只脚已经探出,却因为,后盘不稳,整个人都摔倒下去,滚入了无垠的黑暗之中……。

    “呼,”微微吐纳出一口浊气,经历了一夜的修炼过后,李萧缓缓睁开了眼睛。

    脑海中似乎经历了什么,但是他细下回忆,却又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修炼一途,实在太难了,若是从起步开始走,或许能走出一条属于我的道路,可是我穿越过来就是帝尊境界,高不成低不就的,根本就无法着手。”

    一口天地精气在李萧说话的同时紧跟着喷了出来,这股气里面,还有着李萧修炼一夜过后,全身上下所积淀出的所有废气!

    李萧下意识的用食指勾的都鼻子。

    他如今的模样,是萧魂帝尊的外貌,并没有使用金手指变化为女神形态。

    而在这之前,李萧还喜欢使用万物变,以此来变回前世的模样,不过细下想来,那也不过是恢复了皮囊表相。

    在内里,自己依然受到阿尔宙斯的制肘,也就熄了心思。

    这时候周围弥漫不散的淡淡雾气,已经稀薄了许多,李萧本人修炼了一晚上,但可惜帝尊初期的修为并没有太大的起色。

    就仿佛像是当初李萧占这具身体的时候,已经用尽了所有的潜能一般。

    “我继承了原素印记,又拥有小精灵,修为方面倒是不打紧,或许我可以试着在这里找出解决灵魂层面问题的方法……。”

    李萧望着天边幽蓝色森林中忽然升腾起来的朝霞,暖融融的橙色和火红色,总是让看到的人充满了希望。

    “就算是机会不大,我也不是说放弃就放弃的人,”李萧默默想到,不过是走一步看一步,就目前而言,还是找到少年们为头等大事。

    撤去打坐的姿势,李萧将手臂相叠背在脑后,身子一倒,他整个人靠在了一堵柔软的墙壁上。

    “嗷呜……,”原本处在酣睡之中的暴魔狼王轻吼一声,它感觉身体被撞了一下,用力不大,但他还是下意识的在此刻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毫无霸气可言,这是李萧的第一映像,狼王相较于普通巨狼,在气势上还要弱上几分。

    哪怕狼王此刻被吵醒后,带着不满的睁开眼睛来,在它眼里也看不到多少的杀气。

    这头狼简直就是一个伪装大师,若是让与暴魔狼打交道的呼日娜部族的游牧人见了,也只会认为这就是一只半大的狼崽子。

    而不会想到这是实力强悍的狼王!

    李萧也觉得,暴魔狼的狼王就是装弱小的典范,要知道光从外形上来看,这头暴魔的狼王,与普通的巨狼没有丝毫的不同之处。

    若不是李萧将整个狼群都给一锅端了的话,他或许根本就不可能发现这头狼王的存在,甚至与有很大的几率会被它给逃掉

    。

    不过查看了狼王的小精灵图鉴后,李萧可是一点都不会小瞧了它。

    ~*~*~*~

    no.13220

    暴魔狼王

    lv30

    资料:主人(李萧)

    属性/恶、超能

    能力(特性)/精神强念:拥有恐怖的精神力,虽然本身实力脆弱,但却可以操纵狼群为它所用,其不起眼的外表,实际上是一种很强的精神暗示。

    介绍:觉醒了一丝大漠死神阿克苏的凡间血脉,冷血残酷,诡诈多端。

    注:该精灵与超能力系技能十分契合,建议学习。

    ………

    光是看等级,普通魔狼的等级都是在10到13级之间浮动,而暴魔狼王光从这点上就可以看出,比普通的暴魔狼高出了近三倍!

    而李萧更为在意的是,狼王擅长的,居然是精神力!

    念力,瞬间移动,石化功……,这一个个技能已经被李萧融入到生活中,很多时候做事时,他都会在不经意间用到。【零↑九△小↓說△網】

    可以说李萧使用得最多的招式,就是超能力系了,这其中固然有李萧前世的‘超人梦’情节的成分存在,但也不得不说明精神力的实用性。

    而狼王这么一头纯野生的超能力兽族,李萧还是第一次遇到,自然是有些见猎心喜了。

    经历了昨夜稍稍敲打,加上李萧一番允诺,并且拿出赠送一个技能机器的条件后,暴魔狼王便很没有骨气的选择了臣服。

    而说服期间没有遇到多大的阻碍,连维尼见了都有些不耻起来,也不知道当初是谁为了几瓶蜂蜜,就舔着脸认李萧为主了

    。

    不过维尼的讽刺,狼王根本就不在意,至于它对李萧的忠诚里到底有几分真货,这个就需要看长久的考验,以及李萧个人的手段了。

    就比如让狼王选择技能机器时,李萧故意拿出了不少的超能力技能机器,他出手可谓大方,就连几只超系神兽的专属技能也有。

    而狼王的智慧远超普通人类,自然也有一番眼光,它左挑右选,没想到最终居然挑的是瞬间移动这个毫无攻击能力的技能。

    保命要紧,狼王的选择让李萧暗自点头,不过狼王那恋恋不舍的目光,同样也被李萧看在眼中。

    在李萧承诺对方日后若是表现得好,就可以再让它继续挑选之后,狼王已经算是初步被他给收服了。

    “嗷呜,”面对狼王的不满,李萧一笑置之,不过他还是伸出手去,不断挠动狼王的下巴,弄得对方一阵舒坦。

    当狼王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它已经把柔软的肚皮暴露在了李萧面前。

    “小豹,舒服吗,”李萧笑得浑不在意,却令狼王小豹一阵羞恼,虽然表面上臣服了李萧,但是在狼王的内心深处,还是保留着最原始的野性。

    它一面渴望着不受拘束,但另一面又舍不得被李萧挠痒痒时,那阵舒坦的感觉。

    狼王小豹此时一脸纠结,这一幕落在了趴在它身旁刚刚睁开一只眼睛的维尼眼中,不过作为以后的同事,维尼也没有再嘲笑狼王。

    维尼心想着,反正它在尝过李萧手里面那种世界上最好吃的蜂蜜以后,已经决定死心塌地的跟着李萧了。

    “嗯,差不多也该醒过来了吧,”李萧看着不远处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呼日娜族人,这一夜醒来,这帮人估计少不了腰酸背痛。

    不过李萧看来,这些人多多少少也是有一些修为的,当然说修为或许不大恰当,李萧猜测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

    此时他随手将几枚树果丢入火堆,这种树果淀粉含量极高,是可以制作波伏蕾的树果种类,当然,如果把它们丢入火堆,烤出来的味道不会比红薯差。

    当最后一枚树果被扔进还冒着热气的篝火堆,那个青年族长已经当先醒了过来。

    “唔,”雒容刚一睁开眼睛,就感觉浑身都在发出轻微的痛感。

    大漠上的游牧人,夜晚零下二三十度都能够忍受,只是在野外躺了一夜,浓雾又使这里的湿气比较重,所以身体上难免有些小问题。

    当他艰难地抬头,四肢百骸传来的抽痛已经仅能让他有些难受罢了,雒容的目光定格,放在了不远处篝火堆旁的两只巨兽身上。

    准确的说,是定格在那位靠在巨兽身上的神秘人,那人也发现青年醒了,此时正对雒容发出‘善意’的微笑。

    若不是对方身后枕着一只暴魔狼的幼崽的话……。

    李萧见部落里的族长已经醒了过来,便对青年说道:“既然已经醒了,就把你的族人们也喊醒吧,毕竟地上了凉,不是睡觉的地方。”

    李萧说这话时脸不红心不跳,也不知道是谁让他们在地上躺了一个晚上。

    果然听了李萧的话,雒容当先就要去叫醒自己的族人。

    呼日娜部族的游牧人们因为技能的关系才沉睡过去的,但是他们的警觉心并没有消失,所以面对青年的呼唤,很快便有人醒了过来。

    地上免不了又是一片呻吟,毕竟无论是谁,在野外的地上睡一晚上也不好受,更何况身边还没有可以取暖的东西。

    过了片刻,所有的人都已经醒了过来,他们有些惊惧地站在一起,却没有人逃离这里,原因无他,营地外面还有一群暴魔狼正在虎视眈眈。

    不过人多了以后,雒容心中多少也有了些底气,然后他装作不经意的一挥手,打算向着营地的另一边撤离。

    “我允许你们离开了吗,”李萧见此心中暗笑,不过他面色肃穆,此时淡淡的说道,在李萧身后毫不起眼的狼王,此刻也跟着呜咽了一声。

    顿时,营地外面原本趴伏着的群狼就站了起来,这些狼已经没有了昨夜的那么多。

    虽然看起来依然很恐怖的样子,但细下数来,也就只有三十二头,和呼日娜部族的游牧人数量一样多。

    不过雒容和他们的族人心中紧张,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一点。

    “朋友,你这样子,不觉得太过分了么,”雒容面沉似水,俊朗的五官此刻看着竟有些吓人。

    李萧面色淡然,他脸上的笑意一直未变,他左手拨弄着余热未消的篝火堆,从焦黑泛白的炭木中挖出了几个‘黑球’。

    就听李萧语气平静的声音在众人的心头响起:“这天下间想要谋取什么东西的话,无非于两种方式,一种是顺取,一种是逆取……。”

    呼日娜部族的游牧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谁也没听懂李萧在说什么。

    “顺取者名正言顺,但却要花去大把的时间;而面对时间、条件等各种不足的时候,那选择后者,也是一条路数……。”

    李萧背后趴着一熊一狼,这背景强大了,衬托得他一派悠然自得,而他此刻所说的话,无形中就有了分量。

    李萧在众人的心中侃侃而谈:“付出一些东西,用出一些手段,这便是逆取。”

    这是顾不上手脏,李萧将一个黑球拿到的手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撕开树果的果皮,顿时,一股淡淡的红薯香味便传了出来。

    “好烫,”李萧心想,肚子里发出咕噜噜的抗议。

    “好香,”游牧人们也想着,肚子里也发出了咕噜噜的抗议。

    “废话少说,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雒容自然也空着肚子,但这点小问题难并不太重要。

    雒容皱着眉,他接触过权术,隐隐猜测到李萧想要做什么,但游牧民族大多都不擅长这个,他也只听懂了个大概,所以他不愿废话,当即出声。

    “我要干什么,”李萧闻言,擦去嘴角的果肉,他俊逸的脸庞带着满面春光,于此时和善的笑道:“打——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