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万兽自然 > 壹百四四章 灾劫将至

壹百四四章 灾劫将至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战宗所在的小世界,琼楼玉宇间,一栋巍峨高大的塔楼孤傲的耸立着,这栋塔楼造型古朴,共有九层,每一层都有十角。

    在高塔的每一角上,都挂有一个古旧的铜铃,经过不知多少年的岁月摧残,这些铜铃铛被风雨侵蚀得,早已看不出本来颜色,若不是还有阵法保护,这些物件,恐怕早就已经化作尘土。

    这座塔楼之所以显得神秘,不仅仅是因为它造型怪异,更因为这座塔周围方圆十里内没有其他的建筑物,在它脚下的地面上,全部是规划好的青石板铺就,连一点点的生命都看不见,如果有人能够从高空俯瞰的话,就会发现,以那座神秘的塔楼为中心,大地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

    “嗡——!”

    就在这个时候,离得塔楼近了,在他耳边,似乎传来了一阵轻不可闻的震颤声,这股声音很轻微,即便是认真听也很难捕捉到,仔细找了片刻,却发现原来这震动,是来自于那神秘高塔的塔顶上,被一圈灰色斑驳墙壁包裹住的第九层。

    “嗡——!”

    厚重的砖墙里面,少了阵法的阻隔,那一阵嗡嗡声越来越大,好似千万只蚊虫齐齐振翅。

    这里比起外面所看到的,内部空间至少大了十倍,空间内光亮堂皇,所有的东西都一览无余。

    一只巨大的玄青色龟壳翻转着露出凹陷,里面此时盛满了清澈的泉水,没有火,但却好似受到了高温一般翻滚着。

    这水很不一般,那是来自于上面世界的一种灵水,名为“乐曜泉”,此水带有极为强烈的活性,但并不猛烈,即使是凡人喝了也对身体无碍,是一种极为好的材料基质。

    而泉水存在巨大的龟壳里,似乎其主人并非是想要将它用作炼器,这是一双干枯的手抬起来,拿捏着几枚古旧的铜钱扔入水中,水面跃动得更欢了,将那几枚落入水中的铜钱撞得的是左摇右摆,当最后铜钱沉入龟壳底部,都呈现出或正或反的不同两面来。

    “九天玄龟做容器,五根灵水承灾劫,……原本老夫以为,只是我多心了,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一声无奈的叹息后,枯手的主人转过身来,将手背在身后,此人望向空间角落里一处高台上,此刻端坐着的中年男子。

    “太上三长老,能够算出灾劫大概会来临的时间吗?”

    沉默片刻,中年男子开口问道。

    “回宗主的话,我确实没有这个手段的,”这人是一个老者,不但须发皆白,脸上更是布满丘壑,密密麻麻的老人斑,好似虫蚁一般爬满他的脸。

    “这样么……。”中年人抬起头来,露出一张与武媚娘,有着七八分相似的脸,这张脸上多了几分刚毅,少了些许柔媚,眉目间饱含沧桑,凸显出一股锐利的锋芒。

    此人的身份不难猜到,大概就是武媚娘的父亲,战宗的宗主了。

    “不过……,”这时候,老者迟疑了一下。

    “但说无妨,”战宗宗主点点头,示意对方接着说。

    “只是老夫测算了一下,算出来的结果提到了一个预兆,这个预兆,便是我们战宗大劫来临的先兆!”

    “喔?”战宗宗主眼光一闪,点点头让对方继续讲。

    “究竟是什么样的预兆?”

    “提及得十分模糊,”老者也有些迷惑,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力量,都是只能触摸而无法掌握的,比如时间的力量,空间的力量等等,还有就是命运的力量。

    测算出未来的事情,是十分不准确的,就好像截取了某一段枝桠一样,旁边或许还有一段两段,甚至更多的枝桠冒出。

    故而,这样的测算只能作为参考:“据测算所说,天地会被一片奇光所笼罩,灾劫便在不久之后降临。”

    “一片奇光……?”战宗宗主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略一思索,索性他不再多想。

    “那么太上三长老,你就继续在这里进行测算吧,有什么结果的话,请务必第一时间告知于我。”

    战宗宗主说道,然后身形越发淡薄,片刻间消失在了这一处空间。

    “恭送宗主!”

    ……

    “哎哟喂,这路可真难走,”斜斜向下的青石板坡道上,一道同样翠绿色的身影,此刻正在极快速的不断往上爬行。

    四肢好像两节筷子拼成的脚爪,此刻极有爆发力的不断弹动,使的龙宫几乎是用“窜”的动作,一下子就能跳上去两级台阶。

    “呼,呼,不行了,累死大爷了。”

    最终,龙宫再也支撑不住停下身子,弓起身子瘫软在地,他就这样靠在一边的石板上大喘气来。

    “那两个家伙走的实在是太快了,”心里这样想,龙宫面色有些难看,他不是没想过把自己的身子变得大一些,但是那样太引人注目了,而且他也没有学过什么隐身术之类的,没办法,只能像这样苦哈哈的,跟在别人身后吃灰。

    “咦?”正在喘气中的龙宫忽然一动,他忽然抬起头来,外人可能感应不到,但他好歹也是100级的精灵,在他的感知中,头顶的大片云彩里面,有一朵十分“特殊”的存在,这朵云不同于其他云彩的漂浮,而是极有目的的飞向某一个方位。

    “不好,是这个家伙!”

    龙宫“蹭”的一下就窜了起来,这团云不是他物,正是李萧收留的第二个小世界意志。

    “我就说要糟吧!”龙宫这样说着,身形一动,就要往那云团飞往的方向跟去。

    不过刚行动的一半,他便又停了下来:“笨哪,我干嘛那么积极,”一拍脑袋,龙宫埋怨道:“当初我都说了不能留这家伙,主人自己不相信,哼哼,这下子要出幺蛾子了吧!”

    “不过这妖蛾子关我什么事?”又回身看了看李天骄去往的方向,龙宫摇摇头,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不去理会那团云采。

    他迈开步子,继续追逐李天骄而去。

    ……

    “徒儿李天骄,拜见师傅。”

    “嗯,起来吧!”原本正在闭目调息的白战,缓缓睁开了双眼,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身旁自己曾经最得意的弟子,在他的身上停留许久,微微一叹,白战说道:“让你受苦了。”

    “能为师傅分忧,弟子不辛苦,”李天骄恭顺的说道,听其语气,倒像是出自真心。

    “我们师徒情如父子,这些话,还是不要说了,”白战闻言笑了笑,他望了望一旁一直沉默寡言的绷带怪人,沉声吩咐道:

    “黑奴!”

    “小人在。”

    “带着公子下去洗漱一番,然后直接带他去找熊安长老吧!”

    “是。”宝石一般的双眼不带丝毫感情,黑奴直接领着李天骄转身离去。

    “我知道你心中有些急切,到了那里后,你自然就知道结果了。”最后出言安抚了一下有些不安的李天骄,白战这才一挥手,示意两人下去。

    下去过后,匆匆的洗漱一番,李天骄便急不可耐地催促黑奴,两人紧赶慢赶的走向战中的另一处禁地。

    ——寂寥荒原。

    这片荒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若说有,便是大地深处时不时的会喷出灼热的流水,人尊境界以下,只要是稍微沾上那么一点点热水,便会身死道消。

    战宗的人,下到弟子上到长老,没有一人愿意进入这里,更是没有人会想到,一场特别的授神仪式,已经在这片禁地的最中心处,进行了近三年的时间!

    “弟子李天骄,见过熊安长老。”

    “小娃娃,你可知道你现在是一个带罪之身?”熊安嘴角一翘,他回过身来,打量着眼前相貌俊俏的帅气青年。

    “弟子知道,”李天骄对此供认不讳,他坦然一笑道:“即便是戴罪之身,这里也是我不得不来的地方。”

    “很好,那我告诉你个好消息,老夫这次可没有失手。”

    近来得了一个比较满意的童子,熊安被伺候的甚是舒服,难得的,今日的心情也是大好,他直接探出手去,枯瘦的右爪拽住李天骄的手。

    “走,我领着你瞧瞧去!”

    言罢,眼神示意了一旁,沉默寡言的黑奴,对方温驯的一点头,退出了这个地方。

    被熊安拽着,李天骄速度也不慢,两人进入到一个像溶洞一样的地方,但是洞窟内并不黑暗,只见里面到处都是天然形成的石钟乳,这些石钟乳显露非凡,每一根上面都有数百枚乃至上万枚的星光闪烁,将整个洞窟照得透亮。

    而两人走的,正是这些石钟乳之间开辟出来的一条羊肠小道。

    片刻后,两人七弯八拐的,终于进入了一片地下空间,在这里四周石壁上的星光反倒沉静了下来,这片洞窟好像真化作了一片夜空,漆黑一片之中,上亿的星光璀璨,当真是美到了极致。

    “这片溶洞自然地分布着无数的圣尊级别炼器材料‘七星采光石’,是一处资源庞大的采光石矿点。”

    站在一块突出的岩壁上,熊安感慨地说道,松开李天骄的胳膊,他的手指食指点向前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