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猎妖高校 > 第五十九章 真正的黑巫师(下)

第五十九章 真正的黑巫师(下)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子弹总是在没有被击发的时候最具威胁力。

    咒语同样如此。

    收录在法书中的咒语,引而未发的状态,最能够让冲突双方保持一定程度的冷静与克制。郑清需要对面两位黑巫师保持一点冷静,而他也需要克制自己热血上涌的冲动。

    因为他现在不是一个人。

    他的身旁还有一只失去法力、几乎没有太多自保能力的小白猫。他必须找到一条能够带着小白猫安全离开的办法——直接冲上去与两个不知深浅的黑巫师决斗,并不在年轻公费生的考虑之内。

    一则,大半年的学校生活,已经让他渐渐学会了巫师们谨慎小心的处事风格,不做好万全准备一定不要冒险;二来,眼下,他也没有太多手段来应付两个黑巫师。

    威力最大的符枪被先生塞在他的脑袋里,用熟贯的法书也因为相似的理由被迫塞在灰布袋最深处,符箓倒是有几张,却没有恰当的释放机会。

    至于从图书馆借来的那本法书,因为质量与版本问题,只能容纳五道咒语。

    明天是周一,为了准时起床,他早早便收录了一道起床咒‘八鸾锵锵,皇尸载起’;晚上需要洗衣服,他提前收录了一道‘薄污我私,薄浣我衣’;为了防止回宿舍太晚被关在外面,他收录了一道开门咒‘衡门之下,户牖无防’——最后这道咒语还是刚刚在基尼小屋的时候,郑清趁蒋玉与科尔玛学姐聊天时录进去的。为此,他抹掉了一道软腿咒。

    剩下两个空位,一道属于万能的束缚咒,另一道属于有昏迷咒之称的‘行迈靡靡’。

    所以,眼下郑清实际上就是在用两道控制类魔法与两个危险的黑巫师僵持。

    郑清从来没有感觉自己会这么被动。

    他在心底暗暗发誓,下次出校门的时候,一定要将法书上杂七杂八的咒语抹去,预录进一系列有足够威慑力的咒语。

    至于眼下。

    不能再这么僵持下去了。

    男生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脚边的小白猫则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甩了甩尾巴,用力抽在他的脚踝上,仿佛在抱怨身旁的男生怎么会如此迟钝。

    “他怎么还站着?”

    “不知道……会不会过期了?”

    “没道理啊,我前天刚配的……”

    “或许是刚刚那阵风的缘故?”

    不远处传来两个黑巫师的窃窃私语,郑清心底有些不妙的感觉,又向后退了几步,舌尖顶住上颚,划了个十字,鼻尖的气息骤然清晰的几分。

    然后他终于嗅到了空气中一丝略带甜腻的味道。

    但为时已晚,当他再次草草退了两步之后,积蓄已久的迷药药效终于爆发开来,年轻的公费生眼前闪过几串金星,双腿一软,干脆利落的扑倒在地上。

    小白猫因为在他之前就发现了异常,早早屏了呼吸,因此当郑清扑倒在地的时候,她还有力气跳到男巫的脑袋上,踩着他的耳朵,勇敢的冲两个黑巫师咆哮。

    却也仅限于此。

    “呼……终于倒了。我差点以为被流浪吧的混蛋骗了!”

    “要扒光他们吗?”

    “再等等,让他多躺一会儿……你先把地上那个女娃掉的护符、法书收好,今天晚上必须出手。那个男生用的虽然是破烂货,却也值点金子。”

    “人呢?人怎么处理?”

    “抽点血,我们帮他们保管一段时间。让他们定一份沉默契约……老规矩……不能太过分让学校生气,也不能让这两个小家伙轻轻松松走脱。”

    “我觉得让他们每个月交五个银角子的‘血液管理费’就可以。”

    “那个女娃用的东西都挺贵,不能便宜他们,每个月要一粒金豆子,还有学校特产的符箓或者魔药!”

    “真可惜……如果我们是格雷伯克兄弟就好了。这种鲜嫩的小巫师在新世界很值钱。就算在这里,男的身上有很多零件可以卖,女的也有好去处……嘿嘿。”

    耳畔传来黑巫师猥琐的笑声,年轻公费生倒在地上徒劳的挣扎着。

    只可惜此刻他口歪眼斜,手脚麻痹,仿佛一滩烂泥。除了思维正常、两个眼珠子能滴溜溜的转之外,便是连一根小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即便如此,两个黑巫师仍旧谨慎异常,没有第一时间冲上来拾掇两个年轻巫师,罗唣了几分钟之后,矮个子巫师才独自上去,试着靠近躺在地上的郑清。

    “轰!”

    “砰!砰!砰!砰!砰!”

    矮个子巫师一脚踩在了郑清之前悄悄留在地上的那道符纸上,只见一道红光闪过,五团炽热的火球凭空浮现,环绕矮个巫师周身,转了几转,轰然炸裂。

    这是郑清结合五火球魔咒与爆炸符新钻研出的一道符纸,威力甚大,能够一瞬间召唤出五颗大火球,随意念爆发。

    郑清眼神中的喜悦还没升起,便看见火球殉爆中的那个小矮子砰然破碎,化作一蓬烧焦的黑纸,纷纷扬扬落在了地上。

    不远处,矮个子巫师的身影重新从黑暗中显露出来。

    他脸上没有丝毫生气与发怒,仿佛刚刚只是不小心崴了下脚,仍旧迈着他那可笑的鸭步,晃晃悠悠向郑清走来。矮个子的同伴甚至没将注意力向这边稍微挪一下,仍旧蹲在地上,认真翻检蒋玉之前散落的魔法用品。

    郑清没有放弃挣扎。

    他闭了眼,咬紧牙关,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脑海中那口青灰色的箱子上——虽然手、脚、嘴巴、舌头都被麻痹了,但他还有脑袋、还有清醒的意识!

    ‘拜托!’

    年轻的公费生暗暗祈祷着,拼了命转动仅有的思绪,在脑海中一点一点勾勒那柄柯尔特蟒蛇的细节——枪管、转轮、击针、击针簧、击锤簧、扳机、手柄、瞄准镜,还有附着在枪身上那些细若蚊足的符文与阵式,以及最重要的符弹。

    或许因为他此刻只有思维可以转动,所以注意力格外集中的缘故,这一次在脑海中勾勒符枪的过程非常顺利。

    当矮个子巫师迈着僵硬的步子走到年轻巫师身前的时候,一柄颜色黯淡、通体微蓝的符枪已经在郑清脑海中浮现出来。

    “吱呀。”

    郑清耳畔响起一个清晰的开启声,脑海中那口青灰色箱子的盖子打开了一条细缝。

    矮个子巫师弯下腰,拎着小白猫的顶花皮,将她丢向几步之外——小白猫刚刚试图咬他的手指头——同时伸手抓向男巫腰间的灰布袋。

    就在他的指尖碰到灰布袋的一刹那,黑巫师的身子陡然僵硬在了原地。

    “草!”

    他低声咒骂了一个字。

    一柄符枪悄无声息的浮现在他的脑袋后面,无人把持,凭空虚浮。

    冰冷的枪管牢牢贴住了他的后脑勺。

    “咔嚓。”

    这是弹匣转动,枪机打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