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猎妖高校 > 第五十八章 真正的黑巫师(中)

第五十八章 真正的黑巫师(中)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完整的‘旻天疾威’被称为天罚咒,据说能够大范围毁灭一切阴暗面的存在。去年冬狩猎赛上,苏施君降临那座沙箱小世界的时候,郑清曾经‘有幸’短暂感受过那道咒语的威力。

    当真是神佛辟易,天威难测。

    而眼下,蒋玉使用的这道咒语只能算‘天罚咒’的一部分,威慑范围小,威力也很弱。

    但就算再弱,也应该有点动静的。

    郑清闭眼后,在心底默数三个数,同时想象着对面那两个嘴贱的家伙,猜测他们会在这道咒语下变成什么样子——肉酱亦或者满身焦黑?

    半晌。

    咒语出口后,半晌,郑清没有听到一点动静。

    他纳罕着睁开眼,两个黑巫师正惊讶的看着他。偏过头,男巫发现原本站在身旁的女巫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即,他感到裤脚处有轻微的拉扯感。

    他低下头,脚边蹲着一只熟悉的白色小猫,正探着爪子勾他的袍角。

    白猫甩了甩尾巴,猫脸上同样一片茫然。

    这是被咒语反噬了?郑清脑海划过这道念头。但随即他否定了这种猜测。旻天疾威与变形咒完全属于两个不同系列的咒语,没道理咒语反噬能把一个巫师变成猫。

    “竟然是一道‘强制变形术’?!”矮个子巫师的话将年轻巫师从震惊中惊醒。

    郑清立刻醒悟,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

    他回过头,对面的矮胖子不知何时已经取下了脸上的墨镜,正抬起胳膊,把手凑到眼前仔细端详,他的右手中指上,一枚金指环上嵌着的翡翠石已经从中间裂开一道缝隙,整块宝石中蕴含的灵机散尽,变成一块顽石。

    “太浪费了,太浪费了。”矮胖子巫师喃喃着,眉眼之间全是痛心:“怎么会是一道‘强制变形术’……我以为是一道‘防身咒’……明明有更便宜的办法……怎么会这样……”

    “这不是你的错。”矮子的同伴,那位瘦高巫师弯下腰,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少有人会把这么珍贵的魔法封印在一块翡翠中。它值得呆在一块绿宝石里。”

    “太浪费了,”矮子仍自顾自嘟囔着,翻来覆去摩挲着手指上那块失去颜色的翡翠:“明明有更便宜的办法……”

    郑清听着两个黑巫师之间的谈话,终于回过味来。

    那枚嵌着翡翠的宝石应该是矮子之前不知从什么地方捞到的‘战利品’,只不过一时眼拙,误以为是一道护身咒,却不料宝石里封印的竟是一道‘强制变形咒’。

    而这也解决了郑清心底最大的困惑。

    强制变形咒是精通变形术的高阶注册巫师才能研习的一种魔法,能够将指定目标强制转化为对方曾经使用过的动物形态,持续时间根据施法者的能力从一分钟到一辈子不等。

    这道魔法最大的特点不是变形,而是无害。

    被强制变形的动物,在变形期间免疫任何物理与魔咒攻击,而且还会快速恢复已经受到的伤害——倘若没有‘强制变形’这个略显诡异的‘副作用’,这道魔法完全可以成为猎场上最优秀的辅助魔法。

    正是这些特点,让郑清意识到为什么蒋玉会毫无反抗的被变成一只猫。

    因为对方施展的这道魔法并非攻击性魔法、也不带有任何恶毒诅咒,相反这道魔法有很好的恢复效果。所以它没有受到蒋玉身上那些护符、宝物的阻碍。

    想到这里,男生悄悄吁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一直捏着法书,略显僵硬的手指——考虑到那块翡翠石的低劣程度,这道‘强制变形术’能够持续的时间肯定不会太久,说不准就是一分钟。

    他需要尽可能久的与对方周旋一段时间。

    “如果你小心一点就更好了。”男巫咕哝着,摸出法书举到身前。

    白猫的耳朵尖有些发红,三下五除二蹿到郑清肩头,凶狠的冲对方叫了两下。原本趴在郑清肩头的那只小青蛙,乖乖缩了身子,任凭白猫爪子踩在它的脑门上。

    两个黑巫师齐刷刷看了过来。

    郑清举着法书的手纹丝不动,法书上腾起一层青幽幽的光晕。

    “很抱歉打扰你们的反思时间。”年轻公费生非常诚恳的说道:“……之前三个金豆子的提议还有效吗?”

    矮胖巫师脸上露出一丝赞赏的微笑。

    “不,不是三个金豆子。”他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你听错了,我刚刚说的是两个金豆子。你给我们两个金豆子,我们放你们离开。”

    他的语气非常坚定,仿佛没有看见郑清手中法书上越来越浓厚的魔力波动。

    郑清险些被对方的无耻气笑——虽然他也只想拖延时间,却没料到对方竟能无耻到这种地步,扭头就把刚刚说的话吃进肚子里。

    小白猫忽然变得有些焦躁,挥着爪子一个劲儿往郑清脸上糊。

    郑清侧着脑袋,小心避开她的爪子,一边责怪的瞥了她一眼,一边警惕的看向对面的两个黑巫师:“金豆子我有……但我怎么相信你们说的话?”

    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

    他看到那个矮胖子眼中一闪而逝的贪婪,顿时想到一个成语,与虎谋皮。

    不能单纯拖延时间。

    男生心底划过这个念头,一只手仍旧举着法书在身前,另一手则抬起来,一把捞住小白猫的肚皮,把她从肩头拿下来——看上去像是因为小白猫碍手碍脚,所以把她挪个地方。

    被男巫捞到肚子的一瞬间,小白猫浑身都僵硬了。

    她原本想张牙舞爪,一口咬掉男巫的耳朵——郑清的耳朵据她嘴巴不远,一伸脖子就能咬下来。

    但随即,她感到一张微硬的纸片隔在郑清手心与她肚皮之间。纸上不断升高的温度,让她意识到那是一张符纸。

    事急从权。

    于是,小白猫咬着牙,气鼓鼓的,任凭男生把她放在地上。

    一抹隐晦的红光从郑清手底一闪而逝,察觉到那张符纸落在地上后,郑清终于悄悄松了一口气,向后退了两步。

    小白猫跟着他的脚步,也向后退了两步。

    他们退了两步,对面的两位黑巫师则向前进了两步,始终站在距离年轻巫师们十步开外的地方,不肯靠近也不肯离去。

    郑清感觉攥在手中的法书已经被汗水浸润,封皮变得有些滑腻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