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第三方监督者

第二百六十七章 第三方监督者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于吉普赛女巫隐晦的质疑,黑猫自然会竭力否认。但他刚刚摇了两下脑袋,就蓦然醒悟自己现在的身份应该还没有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否认?或者,为什么会心虚?

    于是他的脑袋左右晃完之后,顿了顿,又用非常夸张的动作上下晃了两下,仿佛只是在观察四面八方的环境。一边晃,他还一边用紧张的语气说道:“我怎么感觉刚刚有一道黑影从我眼角划过去了?”

    态度之真诚,连他自己都信了。

    伊莲娜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作为探索小队的队长,科尔玛听到黑猫的警示之后,倒是非常负责任的抽出一张侦查符,抖手点燃。一道轻柔的魔法波动向四面八方扩展开来,很快魔法反馈显示周围一切正常。

    “或许是你眼花了吧。”科尔玛判断道。

    “真不好意思,让你浪费了一张符纸。”黑猫真心实意的表达了自己的歉意。科尔玛摆摆手不以为意。

    与黑猫稍显夸张的反应相比,蒋玉的表现就很平静了。

    她也没有回答吉普赛女巫的质疑,而是顺着黑猫上下左右晃脑袋的契机,顺势向上看了一眼。然后她看到了天空中太阳与月亮共舞的奇妙景色,也看到了那大如车轮,比太阳还要大许多的月亮。

    “哇哦,”戴着红色面具的女巫眼神中露出一丝迷茫,声音中充满了赞叹:“你从来没有告诉我这处秘境里有这么神奇的景色……没有说过这里的月亮这么大!”

    话音未落,女巫手腕上一条五彩丝缔上绞着的玉石发出青濛濛的光芒,一闪而逝。

    蒋玉立刻回过神,侧着脸看向伊莲娜:“而且你也没有跟我说过,这里的月亮还有惑心的效果。”

    “惑心?不,不止是惑心那么简单。”吉普赛女巫的目光重新投向眼前的水晶球,语气平淡的解释道:“不过不要紧,只要我们不抬头看它,它就不会对我们的任务造成任何干扰的……这一点我已经占卜过了。至于为什么没有告诉你,是因为在今天之前,我也不知道它会变成这个样子。”

    “确实如此。”科尔玛在一旁附和了一声。

    说话间,一张塔罗牌突然从环绕伊莲娜周身的牌迹轨道中脱落,掉了下来,砸在了黑猫的身上。黑猫回过头,瞅了一眼,落在他身上的牌是倒吊者,牌面上一个躺在木架上的男人正翘着腿,垂落在地的脑袋仿佛一个通电的灯泡,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这个人看上去很丑,这是黑猫的第一反应。

    为什么砸在我身上?

    黑猫脑海里转动着第二个念头,抬起头,疑惑的看向吉普赛女巫,怀疑这是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在报复自己。这让他悄悄夹紧了尾巴。

    “啥意思?”黑猫粗声粗气的问道,努力让自己显得理直气壮一些。

    伊莲娜愣了一下才俯身捡起那张塔罗牌,然后看着倒吊者的牌面,陷入了沉默。在大部分塔罗牌解读的书籍中,倒吊者总是与‘牺牲’联系在一起。就像战车与‘成功’、星星与‘希望’类似。

    就眼前的情况而言,这不是一张好牌。

    “一点失误。”吉普赛女巫轻描淡写的收回那张牌,然后看了黑猫一眼:“反正今天也没你什么事情了,回去吧,不要在这里添乱了。”

    我这是被驱逐了?黑猫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念头。

    还没等他想好怎样回答伊莲娜的话时,戴着红色面具的新来女巫便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思路。

    “如果我没猜错,你是打算让这只黑猫当那个‘第三方’,对不对?”蒋玉从手袋中摸出一卷羊皮纸,在伊莲娜面前晃了晃:“如果它走了,谁来当我们之间的第三方?”

    第三方?黑猫诧异的看了两位女巫一眼——伊莲娜想让自己当她们两人之间的第三方?总觉得这个字眼与用法略显微妙啊。

    吉普赛女巫显然忽略了这件事,愣了几秒钟,才慢慢点了点头:“是。”

    “如果你觉得这件事有风险,那么我们还有机会中止。否则你刚刚的举动只是在掩耳盗铃。”蒋玉的语气显得有些不太客气。

    科尔玛停下手中的羽毛笔,担心的看了伊莲娜一眼。

    黑猫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两位女巫之间略显火气的对话。

    “劳驾,”他抬起一只爪子,弱弱的问道:“谁能给我解释一下,什么第三方?你们想让我第三方是什么意思?”

    红色面具与白色面具的女巫齐刷刷看向黑猫,两双眸子里都闪烁着莫名的色彩。一时间竟没人开口回答黑猫的问题。

    还是科尔玛按捺不住,简答解释道:“我们的魔法仪式需要使用灵巫血液,这位同学可以为我们提供相关材料,但为了提供者安全起见,她要求全程监督血液的使用过程……”

    “为了确保双方切实履行相关协议,我们签署了魔法契约。”伊莲娜接口道:“因为契约内容由我们起草拟定,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会对另一方构成不平等压力。所以在契约中我们安排了一位‘第三方监督者’,监督相关条款的履约情况。”

    “目前来看,只有你是我们双方都可以接受的‘第三方监督者’。”蒋玉总结道。

    “第三方监督?我?”黑猫的表情有些扭曲:“你们为什么觉得我可以担任这个角色?你们最初发现我的时候,我可是在沉默森林里啊喂!如果我是不怀好意的妖物呢?!”

    他隐约有个可怕的猜测。

    他再也不相信那些泥塑木胎了——昨天下午实践课后,因为没有受伤,郑清趁着天色尚早,溜去亚特拉斯的金字塔,非常虔诚的给所有看到的神佛都上了香。祈祷祂们保佑自己今天一切平安顺利。

    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丝毫没有安全感,而且诸事不顺。

    蒋玉与伊莲娜默契的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回答黑猫心底的困惑。

    而科尔玛则不耐烦的扯开那张羊皮纸契约,拖过黑猫的爪子,用印泥在它爪心抹了抹,然后径直按到羊皮纸的空白处,用力踩了两下,留下一个鲜红的爪印儿。

    黑猫感觉自己的爪心拔凉拔凉的。

    三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