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抱头鼠窜的标准姿势

第二百四十三章 抱头鼠窜的标准姿势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今天这次行动真的那么重要,为什么鼠仙人只安排了自己的一道分身前来?”听到流浪巫师的话后,米尔顿公爵冷笑连连,瞥了旁边那位尖嘴猴腮的鼠巫师一眼,补充道:“而且还不是它那十几个分身中最强的一个。”

    “因为鼠仙人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流浪巫师简单的回答道。

    “你以为我想来的吗?”鼠仙人——或者说鼠仙人的某个分身——抱怨的摊了摊爪子,撇撇嘴,嘴角的胡须滑稽的翘了起来:“与其跟你们在沉默森林里四处逃命,躲避学校守护大阵的追杀,我更愿意呆在地下城的藏书馆里,帮那些书籍清理灰尘。”

    “鼠仙人可以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月下议会的其他大巫师们,也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米尔顿公爵学着流浪巫师之前那股油滑的强调,回答道:“如果我没有记错,黑暗议会成立的初衷,只是让大家多一个互相交流沟通的平台……没人想着再创建第二个月下议会,或者第二个巫师议会。”

    “毕竟现在在黑暗议会里有椅子的,原本在其他地方也有椅子。”

    这番回答露出了很多令人不安的苗头。

    鼠仙人的分身忍不住多看了米尔顿公爵一眼,然后回过头,小心翼翼的看了流浪巫师一眼。唯恐那个传说中脾气暴躁的老头儿抡起拳头把这只小吸血鬼暴揍一顿。

    或许因为米尔顿说的是实情,或许只是因为大家现在身处险境,流浪巫师不想因为某场不经意的内讧让大家的处境变得更危险。

    总之,眼前并没有出现鼠巫师脑补中的失控场面。

    但场间的气氛却不可避免的愈发紧张起来。

    “原来的椅子再好,也不过是一张木头椅子……而现在,我们有机会坐上一张用金精秘银打造的椅子了。”流浪巫师语气异常平静,但任谁都能感受到那份平静之下的激动:

    “或许月下议会的诸位还没忘记之前的想法。你们总觉得你们距离实验成果只有一步之遥了。却不知道,这一步之遥,如隔天堑——没有你们自己的阿尔伯特、陈文远或者于睿,你们永远跨不过那道天堑——更不要提,就算你们实验成功了,也丝毫不会缩短你们与第一大学之间的差距。”

    “巫师联盟,甚至包括妖魔方面,都不会允许你们掌握超出协议之外的力量。”

    “半年前黯蓝古堡的那场事故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说到这里,流浪巫师话锋一转,言辞忽然犀利了许多:“话说回来,上一次黯蓝古堡事故之后,议会里很多议员就对你们这些月下家族擅自主张表示了极大的不满。也许上一次我只把幽灵族的机构评级下调到白银的举动过于仁慈了一些,让你们产生了某种错觉。”

    米尔顿公爵阴沉着脸色,没有对流浪巫师半威胁半诱惑的说辞做出半点反应。

    直到旁边响起另外一个声音。

    “不许违反议会规则。”这个声音显得嘶哑而又阴冷。即便在这寒冬的寒风之中,依旧让听到这个声音的人感受到了源于内心深处的颤栗。

    说话的是这支小队伍中的最后一位成员。

    与其他三位展示真容的同伴不同,最后一位成员不仅浑身上下被黑色大氅裹的严严实实,就连眼睛也被一双宽大的黑色墨镜挡了起来——如果它躺在某棵大树下,完全可以充当大树的影子,而不虞被人发现。

    眼瞅着场间气氛越来越紧张,鼠仙人正打算调侃两句,缓和一下气氛,却仿佛感受到什么似的,忽然脸色一变,大吼一声:“抱头!”

    听到它的叫声,已经有过好几次经验的同伴们立刻果断抬起双手,抱住了脑后勺。

    随即,鼠仙人的后一个词紧跟着它们的动作,在它们耳边炸响:“鼠窜!”

    咒语毕,威力出。

    “呼!”一阵狂风飚过,原本立于空地间的四道身影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仿佛刚刚那些争辩与议论都是幻影似的。

    仅仅过了几秒钟。

    “轰!”

    一条巨大的狐尾从天而落,重重的砸在了这片佛肚竹构筑的篱笆间,转眼便将这个小域砸的粉碎。成片的雪花漫天扬起,似乎整个世界都被白色堵塞了一样。

    “呼……!”

    那条巨大的狐尾顺势一甩,整片空间顿时被涤荡一清。不论是纷纷扬扬的雪花,还是横七竖八的竹枝竹叶,亦或是残留在空气中的某些魔法波动,都在这一甩之下消失的一干二净。

    “咚!”

    一个披着红色大氅的高挑身影从天而降,黑色的高跟鞋重重的踩在了松软的雪地里,没有一丝一毫的下沉,却发出了沉重的声响,仿佛大地都跟着颤抖了几下。

    苏施君收了收衣摆,抬手撩了撩耳边的青丝,默默的盯着那四道身影消失的方向,眼神中一片漠然:

    “小老鼠溜得可真快……”

    “只不过,动了老娘的男人,你们还想往哪里跑!”

    ……

    ……

    就在沉默森林里上演大逃杀的时候。

    ‘沙盒世界’之内,郑清仍旧在与托马斯讨论着之前未结束的话题。

    “所以说,它们几个现在都是无意识的行动,对吗?”郑清颇感好奇的指着坐在树下憨笑的牛头,说道:“那个牛头看上去倒是比其他几个机灵很多。”

    “同样是‘义身’,巫师技巧越高超、法力越高强,那么义身所能表现出的‘活力’就越充分……按照这个原则,控制那个牛头的家伙,一定是位资深的巫师……甚至不排除是位大巫师!”

    “为什么向我解释这么多?”

    “哦,很简单的选择罢了。”听到这个问题,托马斯脸上露出几分轻松,用轻快的语气解释道:“不论是彻底处理掉那几个义身,还是打破这个‘沙箱’的外壳,你都帮不上什么忙。而放任你四处溜达、不管不顾,又非常不安全。所以羽哥让我跟着你,顺便给你答疑解惑……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机会的。像你那几位同伴,直到现在还在那道‘入梦咒’里挣扎。”

    似乎察觉到年轻公费生的不安,助教先生随即补充道:“也不用担心,在这种时候,安心睡一觉比睁着眼提心吊胆更好一点……我们已经帮他们施加了保温防风的咒语,睡在这里,并不比睡在有十八层天鹅绒垫子的大床上差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