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场外的观察室

第二百二十九章 场外的观察室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a甲号猎区,一切正常,裁决猎队的辅猎手已经在解剖那头六脚肥遗是第二对翅膀了,预计半个小时内清理完毕……应急小组准备投放英山肥遗,确保裁决猎队在后面两天还能找到新的猎物。”

    “b丙号猎区,有妖气猎队在追击羬羊群的时候,不慎将羬羊群驱逐到了临近的b丁区,对正在狩猎的ypo猎队形成意外干扰……经猎委会裁判团表决,有妖气猎队因涉及不正当竞争,扣掉今日常规得分10分;ypo猎队因表现失措,扣掉应急表现10分。”

    “c乙号猎区,红桃q猎队在猎杀一头虎妖的时候,未能及时度化虎妖捕获的伥鬼,致使那头怨灵魂体破碎……学生会道德风纪管理处建议给予红桃q猎队道德性惩罚5分,并对红桃q猎队队长琼同学处以黄牌警告一次。”

    ……

    这里是第一大学冬狩活动的场外观察室,负责时刻监督猎区的各种动向,并随时向相应部门上报。

    往年呆在这个观察室的,都是助教团的助教们。今年因为人手紧缺,所以今年负责这个观察室的,是学生会、社团联合会以及其他的学生志愿者们。

    此刻,一个穿着红袍,衣领上镶着三条黑边的九有学院老生,正站在一块巨大的屏幕前,盯着屏幕上滑过的一条条信息,嘴里念念有词。

    屏幕上展示的是第一大学冬狩的全部猎区划分。纵向按照a-f分隔成六列,以a列对应猎区处于最外侧、风险最高;f区处于最内侧,风险最低;横向按照天干十支来划分,同样以甲字头的风险最高,癸字头的猎区风险最低。

    每一个猎区,都对应了一小块屏幕,其中显示了对应猎队的大致活动与表现,以供第一大学教授联席会议以及冬狩猎委会裁判团打分评价使用。

    屏幕上飘过的每条信息,都是包括猎委会、学生会、教授联席会议、校工委、助教团等诸多冬狩的主办、协办单位所提供的建议与意见。

    而这位来自九有学院的老生的职责,就是收集并整理这些意见,然后在每日狩猎结束后休息的时候,将其整理归档,作为日后稽查猎委会评分结论是否公正与否的有效证据。

    此刻,他的双手正虚虚托在半空中。双手下面,是一排整整齐齐的记事板。每块记事板的上方,都漂浮着一支洁白的羽毛笔。

    每块记事板对应着上方的一块屏幕,也即第一大学冬狩活动中的一片猎区。

    每根羽毛笔只会记录对应编号的消息。

    此刻,伴随着那位九有学院老生急促而响亮的声音,那些对应的羽毛笔都开始在记事板上轻盈的跳着舞。

    “我们都能看到,那头伥鬼试图袭击彼得·格林斯潘!学生会道德风纪管理处的处罚太不讲道理了吧!”一位披着白袍的阿尔法大二学生站在红袍老生身后不远处,小声抱怨道。

    她说的是刚刚屏幕上掠过的一条关于c乙号猎区的惩罚建议。

    “真是稀奇……大家都知道琼女王在阿尔法学院不受待见,你竟然能帮她说话,简直太有趣了。”另一个穿着蓝袍的三年级男生嬉皮笑脸的凑了过去:“难道你不知道学生会道德风纪管理处的部长是阿尔法学院的公孙渊吗?”

    “这与学院立场无关!”阿尔法的女巫有些气愤的叫道:“这关乎着学生会的公信力!”

    “有言论的地方就有立场,没有立场的言论没有丝毫信服力。”星空学院的三年级男巫耸耸肩,溜溜达达的走向另一边,同时扭头补充了一句:“至于公信力,那是个什么东西!这个世界上只有一样东西具有真正的公信力……”

    说着,他举起胳膊,在半空中用力挥了挥,恶狠狠说道:“那就是拳头!”

    “野蛮人。”阿尔法女巫用力抿了抿嘴唇,却也没再说什么。

    她与其他几位学生都是来自不同学院的志愿者——当然,这些志愿者有且仅有学分积分在学院前5%的学生有资格申请——而他们的职责,就是监督那位九有学院老生的工作,并且随时关注那六十块屏幕上的情况。

    一旦有异常,就需要及时向冬狩猎委会的相应负责部门进行报告。

    比如有猎队明显违规,需要他们留影并立刻向猎委会裁判团上报;再比如有陌生猎物闯入预定猎场,就需要他们立刻与猎委会组委会上报,由组委会判断是否驱离;还有一些猎队陷入困境、或者猎队有成员受伤的情况,也需要与对应治疗小组及时接洽。

    毕竟第一大学外围的地域非常广泛,仅凭助教团的助教以及能力有限的校工们,很难面面俱到,保证所有学生安然完成他们的冬狩任务。

    负责播报即时讯息的九有学院老生对于身后的小规模争执充耳不闻。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关注。

    “d甲号猎区,宥罪猎队已经将狌狌群驱逐进包围圈,准备进行下一步狩猎行动。猎委会对其在驱逐猎物的行动表现给予满分十分的最终评价……见鬼,谁能告诉我狌狌为什么长得那么像黄鼠狼??!”

    原本一直全神贯注处理屏幕消息的红袍男巫在看到d甲屏幕上的画面后,终于忍不住,吐槽道:“还有,为什么一群黄鼠狼能被划到d区,成为一支猎队的正式猎物?会不会猎委会下发的情况说明书写错了?”

    他的身后,那些负责监督审查的年轻巫师们纷纷拿出一本本黑色封皮的小册子,哗啦啦翻看起来。很快便有人找到相应条目,向那位红袍男巫解释了‘狌’字的两种发音以及两重含义。

    这并不能让红袍男巫满意。

    “猎委会确认没有搞错目标猎物吗?”他再次抬头,对站在屏幕顶上看戏的一头绿皮鹦鹉叫道。

    “千真万确,宥罪的小伙子们的对手就是那些鼬。”绿皮鹦鹉侧着耳朵,倾听片刻后,张开翅膀扑棱着,肯定的点了点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