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零六章 冬至

第二百零六章 冬至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d≈ap;k的开业余波,直到周日晚上班级例会的时候仍旧没有彻底平息下来,反而有种愈演愈烈的感觉。

    托那些无所不知的媒体的福气,原本发生在店铺深处的那些事情——比如拿了一瓶酒前来祝贺的流浪巫师、月下议会的某两位上议员、以及一群穿着不同颜色马甲的大老鼠在店里敲锣打鼓,等等等等——所有这些阳光背面的事情,都被记者们挖了个底朝天。

    包括第一大学地下世界的那位鼠仙人在内,平日里难得出镜的几位大巫师轮番上阵,为一座不知名的小店铺站台,引起了读者们的极大兴趣。

    大巫师们为什么会关心一座小铺子?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肮脏的背景?d≈ap;k与地下世界的鼠族有什么交易?流浪巫师真的只是因为邻居店铺开业才去祝贺吗?最最重要的,苏施君与米尔顿公爵出现在同一间屋子里!

    郑清完全可以想象,第一个挖到这条消息的记者,在撰写稿件时满脸通红、神情亢奋、嘴唇颤抖的模样。他甚至可以想象出那位记者的羽毛抽风般从羊皮纸上一掠而过,留下一片潦草、难以辨认的稿子原件的情形。

    自从九月份苏施君自曝已婚生子的消息后,她一直保持着低调,极少在公共场合出现。而作为著名失败者的米尔顿公爵与威廉王子,更是躲的无影无踪,让人们几乎相信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没有这么两个人。

    所以,当苏大美女与米尔顿公爵同屋出现后,彻底点燃了读者们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

    苏施君为什么会同意与米尔顿公爵见面?威廉王子当时也在场吗?是家族的压力还是偶然的巧合?据说现场发生了剧烈冲突,是不是那位苏大美女的‘良人’也出现了?

    如此种种,令人如猫爪挠心,欲罢不能。

    倘若不是因为这里是第一大学核心管辖范围之内,各种规章制度非常严格,《贝塔镇邮报》的那位主编绝对会拉着几位老友,在d≈ap;k的铺子里丢几道时光回溯类的魔法,将所见所闻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大发一笔横财。

    很可惜,这里是布吉岛,开店的第一大学的在册学生。

    尤其其中还有几位大巫师贵族家的孩子,以及一位公费生≈ap;年轻的梅林勋章获得者。因为一个八卦而与上述势力交恶,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选择。投资与收益完全不成比例。

    这就杜绝了媒体们使用歪门邪道的可能性。

    与之相对应,郑清也把自己这边的人安排的明明白白。

    宥罪猎队的全体成员,包括‘编外’的蒋玉与李萌,都在郑清的严格要求下,拒绝了一切形式的媒体采访——原本辛胖子还打算借着这股热闹,让d≈ap;k多几分曝光与名气,但当几位脾气冲动的苏大美女的仰慕者悄悄在店铺外面丢了几道小恶咒与大粪弹之后,胖子迅速放弃了之前的想法。

    身为一位媒体人,他最了解舆论在狂热下的无序与盲目。这是属于流言、蜚语与事实的‘热运动’过程。

    没有找到正面突破的机会,记者们便将目光落在了那天参加开业典礼的客人们身上,打算侧面迂回进攻一下。

    这一次,梅林没有让他们失望。

    记者们很快捉到了当天前去祝贺的另外一支猎队,衔尾蛇猎队的踪迹。他们甚至还查到两位月下议会上议员在店里的时候,衔尾蛇猎队的几位成员恰好也在店里!

    郑清没有理由让安德鲁·泰勒保持沉默。

    虽然他与那只泰勒家的小狼崽子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和解,甚至还重建了不错的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那只狼崽子会对公费生言听计从,唯唯诺诺。

    尤其那个矮胖的大嗓门巫师还是一个充满表现欲的家伙。

    “我就知道那头狼崽子靠不住。”郑清骂骂咧咧的丢下手中还散发着油墨香气的报纸,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床铺上,抱着胳膊,开始生闷气。

    现在是周日下午四点钟,他刚刚吃过午饭,一盘蘸了蒜泥的青蛙馅儿饺子。

    原本这些饺子是为伊势尼准备的。

    今天是冬至,按照之前的规划,宥罪猎队原本会应伊势尼的邀请,前往临钟湖,参加鱼人部落的一个小庆祝活动——这是宥罪猎队与衔尾蛇猎队之间增进互信,加强交流的一个项目——知道鱼人们的喜好,年轻巫师们还特意准备了许多青蛙馅儿的饺子作为礼物。

    只不过这一切计划都随着外面躁动的气氛而不得不取消。

    因为衔尾蛇猎队的那位特殊猎手,临钟湖鱼人部落的少壮派鱼人,伊势尼,也接受了《贝塔镇邮报》的专访,用磕磕巴巴的巫师语言,向记者讲述了那天它的所有遭遇。

    现实就是这样——倘若没有什么利害关系,大家完全不会在意茶余饭后抨击一下巫师们百多年前的老对手,那些邪恶腥臭的鱼人。甚至连提到‘鱼人’两个字都做出一副厌恶的表情。但如果这些鱼人有些别的用处,同样是这些巫师,也会兴高采烈的与它们重新成为朋友。

    即便与鱼人说话的时候要捏着鼻子,而且忍耐它们每句话里说五个‘嘶’的坏毛病。

    只要有好处,这都不是问题。

    “这也不全是安德鲁的锅。”辛胖子懒洋洋的躺在床铺上,任凭肥猫团团在他的胸膛上来回走着猫步,不时用它那毛茸茸的大尾巴在他脸上扫几下。

    “长老说,衔尾蛇猎队的背后好像还有瑟普拉诺在搞事情……你知道,那个黑手党大佬跟弗里德曼爵士一向不对付。”

    长老就是张季信,这是他在宥罪猎队里的绰号,平日大家也经常使用。

    “但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郑清忍不住大皱眉头。

    “你是真蠢还是装傻?!”辛胖子努力翻了个白眼——这让他看上去像是被那头肥猫踩的快要闭气了似的——没好气的说道:“你忘了弗里德曼爵士父姓了吗?卡伦!他也是卡伦家族的人!那位把我们打的落花流水的米尔顿公爵,是他嫡亲的小叔叔。”

    “月下议会的上议员未经邀请,就出现在布吉岛上,这是一个非常敏感、也非常具有炒作价值的消息……瑟普拉诺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可能打击对手的机会。”

    “他可真是大胆。”迪伦坐在棺材里,一边修着指甲,一边连连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