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两枪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两枪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在干嘛?”

    蒋玉又惊又怒,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位月下议会的上议员会突然发难,出手对付一位第一大学的学生。

    而伊莲娜则是默不作声的撒出自己的塔罗牌,七十八张牌纸如雪花般在她周身翻转盘旋,其中又有十多张牌纸毫不犹豫的切向那几条捆在郑清身上的鲜红色细焰。

    至于店里其他几人——萧笑、辛胖子以及闻讯而来的张季信立刻组成了三才防御阵,举起法书,开始准备咒语;而从米尔顿进店后就一直缩在角落里的安德鲁,也对他的同伴们使了眼色,十根指头上的宝石开始微微泛起光芒。

    “有趣!”

    米尔顿面含讥诮,向前一步,腋下的手杖无声无息的滑落在地上,在地板上轻轻一点。

    沉重的敲击声仿佛黄钟大吕般在一众年轻巫师心底炸响,萧笑等人的法书上的咒式还没来得及点亮便熄灭了;吉普赛女巫切向红色细焰的塔罗牌也瞬间化作飞灰。

    倒是安德鲁,他手指上的那些戒指还在微微发亮。只不过从他惨白的脸色来看,他的境况并没有比其他人好多少。

    “一进屋子就闻到了那股臭烘烘的味道,如果不是看在外面那头大狗的份上,我早就把你身上的骨头一节节打断了。”吸血鬼冷漠的扫了一眼角落里的狼人小崽子。

    “你也只会欺负小孩子。”安德鲁咬着牙,讥笑道。

    “砰!”

    塔波特家的年轻狼人被一股无形的巨力重重砸在了店铺的墙壁上。

    “够了!”

    一道明黄色的光晕从蒋玉身上骤然亮起,眨眼间便扫遍整间屋子,在吸血鬼与所有年轻巫师之间留下了一层近乎透明的屏障。

    这层屏障显然具有非常出色的隔绝效果,就连捆在郑清身上的那几条细焰都黯淡了许多,看上去似乎随时会熄灭的模样。

    蒋玉轻轻舒了一口气。

    “这里是第一大学,”她看着光幕另一侧的吸血鬼,沉声道:“你不能这么做。”

    “也许他觉得这里是荆棘古堡……或者其他什么吸血鬼的庄园呢。”墙角,捂着肚子瘫坐在地上的安德鲁冲着面前重重的吐了口带血的唾沫,脸上露出几分狰狞的笑容:“你知道,这些死人脑子都烂的差不多了……经常出现各种幻觉。”

    “闭嘴!”蒋玉没有回头,只是轻声的警告了一句。

    安德鲁·泰勒耸耸肩,闭上了嘴巴。

    米尔顿公爵完全没有在意泰勒家小崽子的狂吠,他甚至没有理会蒋玉的警告,而是饶有兴趣的凑到那层屏障前,曲起食指,用尖尖的指甲轻轻划过那层光幕。

    “滋滋滋……”

    仿佛指甲划过黑板或者铁丝擦过玻璃的声音,躲在屏障后的年轻巫师们脸上不约而同露出难受的表情。与之相反,米尔顿脸上则露出满意的笑容。

    “看得出,你奶奶给你准备了不错的护身符。”即便隔着一层屏障,吸血鬼那讨人嫌的滑腻声音仍旧清晰的钻入每个人的耳朵。

    他看着蒋玉,目光最终落在女巫手中攥着的玉佩上,点点头,又摇摇头,啧啧道:“……如果你只用这枚玉佩护着你一个人,恐怕大巫师来了都要费一番手脚。但你没有这么做。”

    说着,吸血鬼张开双臂,似乎在拥抱整个屋子:

    “你把保护一个人的护符,用来保护整个小店……我实在不知道这是愚蠢还是无知。”

    “这里是第一大学,”蒋玉没有理会吸血鬼的感叹,而是咬着牙,重复道:“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如果你没有被学校当场拦下,是不会有麻烦的。”

    “有趣的想法。”米尔顿公爵挑了挑眉毛,仿佛对女巫的说法很感兴趣似的,但很快,他就摇了摇头,微微叹口气:“但那不是我想要的。”

    “况且,就算有麻烦,又能怎么样呢?”

    说着,吸血鬼扬起胳膊,抓着那根细长的手杖,重重砸在了光幕上。

    半透明的光幕表面出现了一层清晰的蛛网状裂痕,与此同时,蒋玉手中攥着的那块玉佩响起了一声清脆的破裂声。

    “三下,”吸血鬼重新扬起手杖,还有闲情对年轻巫师们晃晃手指:“还需要两下……啪!”

    说着,那根手杖再次重重的砸在了光幕上。

    蛛网状的裂痕愈发深刻,而蒋玉手中的玉佩在坚持了几秒钟后,终于不堪重负,随着一串细碎的破裂声,变成了一抔晶莹的玉沙。

    原本还在勉强支撑的光幕闪烁了几下,骤然消失。

    “哦,原来只需要两下啊。”刚刚扬起胳膊的吸血鬼眨眨眼,手指跳动着,将那根细长的手杖转的呼呼作响,脸上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也许我对自己有些低估了。”

    “怪物,去死!”

    旁边传来一声怒吼。

    刚刚从束缚中逃脱出的郑清伸手从灰布袋里摸出苏施君送给他的那柄雷明顿符枪,架在胳膊上,对着几步之外的那道身影,没有怎么瞄准便扣动了扳机。

    这柄符枪里装了一颗束缚咒符卷制的符弹,是前些天郑清自己练习做出来的。

    一道淡绿色的光芒无声无息的钻出枪管,重重打在吸血鬼的身上。但却没有达成任何战果。因为吸血鬼在郑清扣动扳机的一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道淡绿色的符弹只戳破了滞留在原地的一道残影,然后带着一溜绿焰,落在后面的小店墙壁上,随着‘噗噗’的声音,炸出一片密密麻麻的束缚藤蔓。

    “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真了不起……差点就被你这枪打中了。”米尔顿略显惊讶的声音在郑清耳边响起,让年轻男巫身形骤然绷紧。

    他微微侧过头,眼角的余光瞥见那位吸血鬼就站在自己身侧,一步以内,正与他一起端详着那枚符弹生效后的结果。

    身后传来几声短促的低声惊叫。

    郑清扯了扯嘴角,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

    “谁告诉你只有一枪呢?”

    话音未落,他的怀里响起了第二声枪响。

    一道与之前颜色相同的绿光穿破年轻巫师的长袍,狠狠撞在了吸血鬼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