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猎妖高校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博士对大猫的分析

第三百一十六章 博士对大猫的分析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是,清哥儿的影子还在啊!”

    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质疑萧笑的说辞。

    说话的是辛胖子。

    他不知何时从手表中摸出一杯炸的香酥的鸡米花,正捧在手中,津津有味的嚼着,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你们之前讨论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说要等等……人正主儿都没来,你们在一边瞎研究,肯定会出问题。”

    “呶!现在问题出来了……”胖子舔了舔手指,把上面的油渣消灭后,然后伸出手指,郑重其事的指着公费生的脚底,强调道:“虽然博士说的很有道理,我也大致赞成……但是,你看,清哥儿的影子还在那里呆着呢!”

    “如果那只大黑猫是他的影子搞的鬼,那他的影子现在应该消失掉了吧!”

    郑清闻言,顿时连连点头。

    甚至为了支持胖子的论点,他还特意向有光的地方走了两步,任凭脚下的黑影拉出长长的形状,同时补充道:“就是,就是,我的影子还在。这么明显的事情……影子如果没了,我会不知道?”

    张季信在旁边用力的擤了擤鼻子,嘴里咕哝了一句什么,仿佛是在质疑郑清的这番表态。

    萧笑也没有正面回答胖子,而是提出了一个让人很难回答的问题:

    “你们觉得,一个二维影子突破二次元世界之后,还会是一个二维的影子吗?”

    郑清与胖子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确实,理论上,如果郑清的影子冲破维度束缚,从二次元世界脱身,那么祂的状态必然已经满足了更高维度的要求——这就意味着,祂可能是三维、四维、甚至更高维的存在。

    如果这样的话,那‘影子一号’嫌弃郑清身子里太挤,出去溜达,留下一个‘影子二号’占位,就仿佛某个人离开家的时候丢下一件衣衫一样,并无不妥。

    萧笑转头看向郑清,认真说道:“你在猎场,视角有限。而且那段时间你昏过去了……我在看台,看到的,知道的,自然会比你多一些。”

    “你昏倒后,身上燃起了红焰。”

    “红焰中有黑色的阴影。”

    “那些想趁机袭击你的妖魔,沾染红焰之后,纷纷化作黑灰——这就是祭品——而那些黑色的阴影享受了祭品之后,迅速壮大。”

    “当红焰耗尽,黑色的阴影也凝实了,化作了那头大黑猫。”

    “相对于你用的‘黑虎妖’这种称呼,我更倾向于那是一头‘大黑猫’,那是你内心深处投影的外化……”说着,萧笑大有深意的看了郑清一眼。

    郑清知道,萧笑的言外所指,是他变形黑猫的事情。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萧大博士就是其中之一。

    “黑色的阴影、黑猫的外形、由虚化实的过程,还有你影子之前的故事,等等,种种线索汇集在一起,稍微懂一些占卜技巧,就能察觉到其中的关联,做出可能性最大的判断。”

    “是的,我刚刚所有的判断都是猜测。”

    “虽然概率最大,但不排除有其他更极端的可能性。”

    “如果黑色的阴影是我的影子,那红焰是什么?”郑清追问着,同时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你说‘我之前回来的那个影子’又跑了,但是我脑袋里确实还有很多零零散散的记忆,不属于我的记忆……这个怎么解释?”

    “你以为突破二次元世界,或者重新从你身体中脱离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吗?”萧笑扬起眉毛:“虽然我们对维度跃迁的概念了解不多,但不影响我们知道这是一件非常困难,非常困难的事情吧。”

    “按你说的,你脑袋里只是还残留一些零碎的记忆而已。”

    “实际上可能祂被迫留下了不止一些记忆……”

    “打住!打住!到此为止吧!”张季信粗声粗气的打断博士的分析,皱着眉,面色不渝的说道:“我们现在讨论的是郑清同学丢下队友,私自引开妖魔群,险些丧命的事情!”

    “这是非常严肃的讨论!不要跑题!”

    萧笑扶了扶眼镜,意犹未尽的闭上了嘴巴。

    郑清向旁边蹭了蹭,把半个身子藏在辛胖子身后,冲红脸膛男巫露出一个乖巧的笑脸。

    张季信不为所动,虎着脸,挥舞着胳膊,语气激动的说道:

    “放弃自己的队员!”

    “冒失突进!”

    “随随便便将自己置身险地!”

    “你是一支猎队的队长!不是一个流浪巫师!更不是一个诱饵!!”

    “你这样做,是不相信我们吗?”

    “不,绝对没有这个意思!”郑清立刻跳出来,大声否认长老的这个猜测。

    “那你是觉得自己一个可以打几百头妖魔,觉得我们是累赘?”

    “完全没有……”郑清的表情立刻垮掉了。

    “猎队是一个集体!狩猎是一项集体的活动!不是你任意耍个人英雄主义,进行左倾冒险行为的地方!”张大长老用力砸着手心,痛心疾首的说道:“刚刚那拳,是替我跟胖子两个人打的,作为你放弃队友的惩罚……你有意见吗?”

    郑清把脑袋摇的拨浪鼓。

    但他还是忍不住小声辩解道:“我没有放弃你们……”

    他的话没有说完。

    站在旁边的辛胖子忽然张开手臂,用力把他揽住,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知道,我们都知道…不用解释。”辛小声说着,用力拍了拍他的后背。

    郑清感觉眼睛有点酸酸的。

    然后他费力的挣开胖子的拥抱,小声嘟囔着:“……为啥是个油腻腻的胖子……你身上的炸鸡味儿太浓了……”

    宥罪猎队其他猎手都没有在意他的小声抱怨,依次上前,给自家队长一个安慰的拥抱。郑清嘴里嘟囔着自己都听不懂的话,脸上却止不住灿烂的笑容。

    张季信是最后一个。

    当众人重新散开后,红脸膛男巫清了清嗓子,继续发言道:

    “鉴于郑清同学私自行为,无组织纪律的行为。”

    “我提议,解除郑清同学的猎队队长职务!”

    “附议!”

    “附议!”

    萧笑与蓝雀果断附和着,把郑清看的一脸懵逼。

    刚才还抱成一团呢,怎么转眼就要撸掉我的队长——虽然他原本也不在意这个身份,但这种突如其来的落差,也太夸张了吧!

    “要不,晚点再说这件事吧……”辛胖子偷觑了大家一眼,小声和着稀泥:“马上就要上台领奖了……猎队的事情,过几天我们开会,开会解决吧……”

    话音未落,休息室外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新生赛还没结束,你们就要把自己的队长撸掉!”

    “真是我见过最有趣的猎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