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八十七章 芬里厄

第二百八十七章 芬里厄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与郑清见过的大部分野妖不同。

    宥罪猎队面前的这群狼妖群中显然拥有严格的纪律以及森严的等级。

    比如灰色的狼妖在黑色大狼面前会垂下耳朵,耷拉着尾巴;黑色大狼身旁总有一到三只数量不等的灰色狼妖作为仆从。而不管是黑色的狼妖,还是灰色的狼妖,在围困宥罪猎队的过程中都显得进退有度,从容不迫。

    所以,一定有一头狼王在居中调度。

    郑清缓缓转动手中的黄铜望远镜,一匹狼、一匹狼的看过去,试图找到那个神秘的身影。

    但反复再三,始终没有发现那头神秘的狼王——不,也不能说全无收获,最起码,郑清发现了狼群中一头非常特殊的黑色狼妖。

    就目前看到的所有狼妖中,它是最有可能担任狼王角色的家伙了。

    生活在鲜卑利亚苔原上的普通灰狼肩高大约六十至八十公分,而在宥罪猎队面前的这些灰色狼妖的肩高都在一米左右。至于黑色的狼妖,相对来说会更高一些,但其肩高也多在一米五上下。只有那头最大的黑狼,肩高足足有两米上下,即便它不抬头都能够到蓝胖子的膝盖上方,站在一群狼妖中显得鹤立鸡群,异常醒目。

    更主要的是,所有狼妖在经过这头黑色大狼面前的时候,都会主动伏低身子,侧着脑袋,将脆弱的喉咙露在黑色大狼的獠牙之下。

    而之所以郑清认为它不是狼王,是因为这头黑色大狼的脑袋上趴着一只拳头大小的白色小狼,仿佛顶着一截白色的短角似的——如果这头黑狼是真正的狼王,那么毫无疑问,狼群里的任何狼妖都不能,也不会爬到它的脑袋上面去。

    即便那只白色小狼是它的后裔。

    当然,郑清也考虑过那只白色小狼是不是拥有什么特殊身份。但是透过望远镜,看着它圆溜溜的两颗红眼睛,还有浑身上下那些细密的绒毛,怎么看都像一只刚刚出生不足满月的狼妖幼崽。

    ……

    当郑清在山丘顶部仔细搜索狼妖王的身影时,下山接应蓝雀的小分队也已经与狼妖开始了短兵相接。

    说是小分队,其实总共就三名成员——张季信、蓝胖子,还有那只已经洗干净身上泥浆,重新换回一身紫莹莹皮毛的小貂儿。

    整支分队以蓝胖子为中心,由他挥舞着一根粗大的树干作为武器,恐吓、吓退四周的狼妖。张季信则在巨人四周游走,帮忙警戒他注意不到的死角,比如身后、腿下等等地方。紫貂儿则趴在蓝胖子鼻尖,为接应小分队指路。

    当然,位于小分队身后的郑清以及萧笑,也时刻保持着警惕,在维持符阵的同时,准备好了充足的符箓、咒语,以便随时为他们提供帮助。

    总的来说,这个布置中规中矩,没有显得特别出彩,但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短板。

    “阿嚏!”行进中的蓝胖子忽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然后用他低沉的嗓门嘟囔着:“小貂儿,要不你爬到我脑袋上吧……总趴在我鼻尖,不仅干扰视线,而且你那条尾巴总是钻到我鼻子里,很痒的!”

    说着,他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

    几只灰狼妖在一头黑色大狼的带领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上来——也许它们觉得此时巨人分神是一个袭击的大好机会,但它们显然忽略了蓝胖子手中的棍子——在蓝胖子挥舞的大棍子下,这些狼妖又以更快的速度翻着跟头七零八落的栽了回去,徒留下满地哀嚎。

    “或许我可以给你的棍子一头点个火把?”张季信站在蓝胖子脚下,扯着嗓门大喊:“你觉得这些狼妖还怕火吗?”

    蓝胖子愣了愣,搔搔脑袋,然后一把将棍子戳在了红脸膛男巫面前:“你可以试试……”

    ……

    从身后捅刀子的感觉真的很爽。

    蓝雀将手中的长剑从狼妖脖子后面拔出来的时候,脑海里滑过这个念头——虽然听上去不够光明正大,但是趁其不备、出其不意、打其措手不及,然后赢得胜利,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些念头电光火石般从他心头闪过的时候,年轻的剑客已经拖着长剑,接连闪烁至了狼妖群封锁线的边缘。

    不需要抬头,他就能够感受到不远处那座小山丘上传来的熟悉的魔法波动。

    还有那些从山上下来,正在与狼群纠缠的熟悉身影。

    “胖子已经把大个儿叫出来了啊……看来情况真的很糟糕。”

    “唔,小貂儿也很安全。”

    剑客注意到蓝巨人脑袋上那个紫色的小点儿,嘴角一勾,在心底默默想着。

    耳畔传来一股风声,他微微偏过头,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道从侧后方扑来身影。

    “斩击·燕反秘术!”

    他的身形陡然间拔地而起,仿佛一个巨大的蝙蝠,只是一闪,便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袭击他的狼妖身后。还没等那头疑惑的狼妖重新找到目标,冰冷的长剑便顺着它颈骨间的缝隙插了进去,截断了它最后的生机。

    蓝雀没有恋栈收集战利品,也没有重新掩藏身形,而是大大方方的露了面,全力向小山丘跑去——队友们离他只有不足五十米了,而距离他最近的一头狼妖还在一百米之外。只需要一个简单的疾跑,就安全了。

    ……

    当蓝巨人挥舞着燃烧的棍子在狼群中纵横捭阖之时,当蓝雀背负长剑,从狼妖背后急速掩杀突击而归的时候,郑清的望远镜并没有时刻盯着他们。

    他对自己的队员非常有信心。

    与之相比,他更在意那只始终没有出现的狼妖王。

    无论是黑狼妖被蓝巨人的木棍砸成肉酱,还是灰狼妖在蓝雀的利剑之下血溅四尺,狼妖王始终没有现身,任凭狼群绕着那几块硬骨头胡乱打转。

    直到蓝雀突破狼群封锁线,快要回到宥罪猎队符阵笼罩范围之内。

    那只个头最大的狼妖忽然站起身,抖了抖耳朵,抬起腿向前小跑了几步。

    这个突兀的举动立刻引起了郑清的注意。

    他抬起手中的黄铜望远镜,将镜头死死对准那只个头最大的黑狼妖。

    紧接着,他注意到原本坐在黑狼妖脑袋上的白色狼崽子,忽然站起身,压着腿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冲着郑清的镜头咧咧嘴,仿佛笑了笑,还甩了甩尾巴。

    郑清撤下望远镜,用力晃晃脑袋,揉了揉眼睛。

    错觉,一定是错觉。

    他重新举起望远镜,对准那头黑狼。

    狼头上的白色小狼已经消失不见了。

    年轻的巫师呆了几秒钟,神色巨变,摔下手中的望远镜撒腿就向山下跑去。

    “小心白狼!!!”他一边跑,一边狂喊:“小心那头白狼!!!快退回来!!”

    ……

    “小心!!!”

    重逢的喜悦还没有在脸上绽放,蓝雀便听到张季信惊恐的大叫。他的语气如此可怕,以至于有那么一瞬间,蓝雀险些以为自己听到了女妖的嚎声。

    但眨眼间,他就立刻醒悟了过来,反身,拔剑,双腿用力一蹬,纵身向后退去。

    然而终究有些迟了。

    年轻剑客视野中最后看到的影像,是一张似乎可以吞天噬地的大嘴——它的上颚遮住了他头顶的天空,下颚覆盖了他脚下的草地,猩红的舌头上布满了尖锐的倒刺,浓稠的涎水仿佛硫酸一样,腐蚀着泥土与空气。

    身在半空中的剑客无处借力,只能看着那张大嘴越逼越近。

    他的脑海中,不知为何,浮现了不久前见过的那条冉遗之鱼的模样。

    “芬里厄。”

    蓝雀低声喃喃着,手中的剑终究没有机会抬起,便眼前一黑,被那条巨大的舌头卷进了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