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第二百二十九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

    不要心急

    你可以生气、发怒、抓狂、还有暴跳如雷。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会过去

    大不了把‘生活’吊起,爆打残摧。

    在郑清的预想中,如果蒋玉发现她受到了欺骗,有可能会干脆的转身离去,也可能会把那本图册丢在自己脸上再转身离去,当然,作为一个女巫,她还可能掏出法书给我们的公费生来几个狠的,然后在施施然离去。

    无论哪种选择,郑清觉得都是自己应得的。

    然而,他预想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蒋玉仍旧捧着那本厚重的图册,耐心的为伊莲娜挑选合适的衣服,脸色也仅仅有些不渝,并没有一走了之的迹象。

    这让他大松一口气的同时,心底愈发感到不安。

    爆发的火山并不可怕,人们大可以在岩浆流淌来之前相向而逃,远离大自然的威胁;但沉默的活火山却会让人坐立不安,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会不会在睡梦中被厚重的火山灰所掩埋。

    “这件怎么样?”女巫的声音打断了年轻公费生的思绪。

    郑清敏锐的察觉到她的语气较之之前稍显冷淡了一些。

    “看上去挺眼熟。”郑清看着画册上空悬浮的那条暗红色长裙,有些犹豫:“我记得她穿过这种款式的裙子。”

    “没错……记得倒挺清楚。”蒋玉轻哼一声,飞快的翻了几页,指向这条长裙的类型条目,飞快的说道:“这是一件波西米亚长裙,属于吉普赛人的传统服饰……既然你一问三不知,那么只能选择一种最妥当的款式送给她了。”

    郑清眨着眼,连连点头。

    女巫的话听上去非常有道理。

    “这是绿兮纺推出的秋季爆款,高丽式无袖雪纺长褶裙。”

    “料子是时下流行的大椿绸,色泽古雅,工艺考究。衣缝处用金蚕丝绣入清爽类咒文,让穿着者在干燥的秋季也能够保持肌肤的水分……裙摆上还附着了清洁符文,蚊虫泥浆落在上面会被自动弹掉。”

    “上衣颜色稍暗,酒红色领口与袖口,与她的发色非常搭配……苋红色长裙,比她的发色略深,能够很好的衬托出她耀眼的气质……此外,腰带上的五色流苏取自古代巫师结绳辟邪的故事。”

    “此外,如果你选择这条裙子,我建议同时购买旁边这盒珍珠……一个合格的吉普赛女巫总会给自己串出最恰当的饰品。”

    郑清顺着她的手指看向图册的角落,一个茶色的木筒中,堆满了胭脂色的豆大珍珠。

    他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这盒珍珠的价格。

    九豆七角。

    很好,一枚玉币以内。

    绿兮纺没有在这些珠子上动手脚,所以价格还在郑清可以承受范围之内。

    他刚想点头答应,蒋玉却把手中的图册向半空一丢。

    “啊?”年轻的公费生目瞪口呆。

    “在你答应之前,”女巫转头看了郑清一眼,撩了撩耳边的长发,轻哼一声:“最起码也要让那些衣服架子穿着走几趟……怎么,你有其他意见?”

    郑清干笑了一声,飞快的摇着脑袋。

    他绝对不能承认自己刚才冒出的那些略显阴暗的想法。

    两只小精灵从不远处俯冲过来,抓住飞到半空中的那本图册,兮兮的叫着,落向帷幕之后。

    “大概还要几分钟,你可以先喝口茶,歇一歇。”蒋玉手指间忽然翻出一柄雪亮的小刀,然后在郑清胆战心惊的目光中低下头,从包里掏出一块木头,一刀扎在了木头上。

    “这是什么?”郑清憋着气,从茶几上端起一个茶杯,润了润自己干涩的喉咙。

    “篆刻课的作业。”女巫头也没抬,幽幽的回答着,小刀微动,指缝间落下簌簌的木屑。

    “……”

    “今天真的非常谢谢你。”郑清又喝了一口茶水。

    他晃了晃手中的茶杯,琥珀色的液体打着卷,在杯子里旋转着,带动杯底的几片茶叶动荡不安。

    当茶叶停止飘荡后,慢慢沉落水底,互相交叠在一起,头尾衔接,仿佛一个圆环,又像是一条衔尾蛇。

    郑清呆了呆,一仰头,把茶叶连同茶水一气灌进肚子里。

    “事实上,我有点好奇。”蒋玉的声音忽然响起,把郑清吓得被茶水呛了几下。

    女巫疑惑的抬起头,却看到年轻的公费生连连摆手,表示自己无碍。

    于是她继续问道:“我很好奇你选择衣服作为礼物的原因……作为女生,我觉得这种礼物需要非常慎重。”

    “我不知道送什么礼物……”郑清嚼了嚼嘴里的茶叶残渣,一口咽了下去,非常老实的回答道:“牧饰娘的首饰价格对我来说有点昂贵……化妆品我又不是特别懂;此外我也没见过其他巫师送花,而且我也不知道吉普赛人的花语与我们有没有差别……如果你没有帮我选衣服,我差点去苹果阁买一个潘多拉魔盒。”

    蒋玉终于卸去脸上的僵硬,露出忍俊不禁的表情。

    “你可以给她买个小宠物呀,”女巫用轻快的语气说道:“小猫、小狗、小鸟……如果怕麻烦,小乌龟、小仓鼠都是不错的选择。”

    郑清立刻瞪大了眼睛。

    “我应该早点问你…”他嘟囔着,挠挠头,重重叹了一口气:“我的确不适合挑礼物……实际上,我还考虑过步行街上那家糖人店,打算给她买一盒波西米亚骑兵。”

    女巫终于忍不住,捂着嘴,笑的前俯后仰。

    没过几分钟,穿着红色长裙的模特从后台走出,在t字台上转了一圈。

    裙角飞扬,流速飘摇,佩玉鸣鸾。

    “这件衣服是不是有点……”郑清犹豫着,想挑一个合适点的词汇。

    “张扬?”蒋玉笑着说道:“难道这不是最适合她的风格吗?我觉得她是整个九有学院最有活力的女生。”

    “确实如此。”郑清端着空荡荡的茶杯,深以为然。

    小精灵们捧着图册,重新飞了下来,落在女巫的肩头。

    蒋玉收起刻刀与木块,重新翻起了图册。

    “这件就可以了,”郑清不由自主的说道:“不用麻烦看其他…”

    “最后一件事。”蒋玉强忍着笑意,翻开图册,递到郑清面前:“完整的一套衣服,还包括内衣。”

    郑清看着图册上那件鲜亮的肚兜,手一抖,将手中的茶杯与图册一起丢在地上。

    “哈哈哈哈!”面前的班长大人拍着桌子,笑得花枝乱颤。

    “咱俩今天都有点失态。”郑清捡起图册与茶杯,忍不住苦笑起来。

    ……

    一直到付款结账的时候,蒋玉仍旧时不时取笑郑清之前蹩脚的谎话,以及他丢图册时的窘迫。

    “公费生,九折优惠。”前台的老妇人手底的算盘拨的劈啪作响,但她的声音却清晰的传进两位年轻巫师的耳朵里:“不拍张照片吗?”

    长裙已经被妥善折叠起来,放在一个棕色纸袋中。

    袋子旁边还有个小木盒,里面是那些胭脂色的真珠。

    “照片?”郑清抓着木盒正向灰布袋里塞,闻言愣了愣,而后余光小心的瞄了一下身边的女巫。

    “怎么,真的打算让我亲你一口!”蒋玉抱着胳膊,扫了年轻的公费生一眼,嘴角抽了抽。

    “哪有,哪有!哈哈哈哈……”郑清挠着头,哈哈笑着,脸色涨的通红:“这不是刚才没想起来照片是什么意思嘛……啊,哈哈哈哈……”

    他飞快的从怀里掏出学生卡,拍在桌子上,努力用平静的语气说道:“九折就很满意了……九折就行……九折就很好,挺好的。”

    老妇人挑了挑眉毛,终于没有再说什么。

    郑清长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