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伊势尼的生意

第一百四十六章 伊势尼的生意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有学院的建立时间非常悠久,在第一大学的招牌挂起来之前,这座沉默的学府便已经屹立在布吉岛之上了。

    与那蜿蜒院墙的历史同样悠久的,除了收藏丰富的书山馆,便是这座巨大的临钟湖了。

    无数身披红袍的学子们都曾在这片湖水中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私自决斗的双方将损毁的魔法用具丢入湖中,感情破裂的男女巫师将承载了一段爱情的饰品丢入湖心,当然,最多的还是巫师们在湖面乘船时不小心落水的物件。

    ‘落到湖里的东西不用捡’

    这是许多刚刚走进学府的新生都听过的告诫。

    因为临钟湖是鱼人部落的一片保留地。而这些领地越来越少的鱼人,对于自家领地的防卫已经达到某种变态的程度了。

    任何落入湖水的东西,都属于临钟湖所有。

    除非学校派出专门人员进行交涉,否则任何一位巫师也不要试图从湖里拿走一块石头。

    大部分时候,九有学院的办事人员并不愿意因为一个落水的书包或者一块可以赞美主人的化妆镜而去与那些脑子只有核桃大小、浑身散发恶臭的鱼人打交道。所以他们对于相关申请总是一拖再拖,攒够一批之后,才向鱼人部落提出申请。

    但这时捞上来的东西已经被水泡坏,再无用处。

    这种消极的应对一方面助长了鱼人视大湖为禁脔的态度,一方面也令学生们日渐不满。

    于是某些头脑灵活的年轻巫师与某些头脑相对灵活的年轻鱼人,便在这种互相限制的条件下开始了偷偷摸摸的交易。

    “为了友谊!”

    伊势尼扭动着嘴唇,竭力从有些发干在鳃囊中挤出这句话,然后把手中的破烂交给黑袍巫师,换来黑袍巫师们的礼物。

    造型别致的玻璃器皿、手感滑腻的搪瓷用具、还有精美的丝织品、镀了防水层的铁制武器,这些陆地上的造物,往常只能在长老们的石穴里见到。

    而现在。

    伊势尼摩挲着手中一个闪闪发亮的餐叉,仿佛看到了小伙伴们为自己进贡的金色鱼钩。

    黑袍巫师们的礼物很快获得了伊势尼的友谊。

    这只头脑灵活的鱼人甚至开始用部分礼物招徕族里的小伙伴们,帮忙打捞那些落水的杂物。

    按照与黑袍巫师的约定,落水东西打捞时间越短,价值越高。所以能够迅速找到落水的东西并加以保护就显得格外重要。

    好在对于鱼人们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困难的事情。

    但很快,伊势尼就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临钟湖很大,大到可以容纳一整个鱼人部落在这里繁衍生息。

    临钟湖也很小,小到湖面有些许涟漪波动都能引起湖底鱼人们的注意。

    要知道,所有的鱼人都对湖面落下的东西怀着浓厚的兴趣,你不能指望这些‘宝贝’在湖底的淤泥里呆太长时间。

    争执,意味着斗争。

    在湖底,拳头就是斗争的最佳方式。

    虽然年幼,但凭借优异的身体天赋,伊势尼即使面对成年鱼人也不怵多少。几次生死搏斗之后,它在新生代鱼人中迅速建立了威望,生意也飞快发展起来。

    但每日巫师们落在水中的东西终究有限。

    伊势尼的生意面临着第一个瓶颈。

    这时,仅凭帮助巫师打捞落水杂物换取些许商品已经不能满足它的胃口了。

    它把目光转向鱼人们历史积攒下的落水杂物上。

    比如破破烂烂的皮子、泡的发胀的木雕、字迹模糊的书籍,当然,其中最多的便是那些被巫师们用魔法锁死、鱼人们打不开,看上去又不起眼的各种木匣子、石箱子。

    一次交易时,胖巫师听说伊势尼的想法后,很是意动:

    “这听上去是个好主意。”

    胖巫师允诺会以适当的价格收购那些杂物。

    这让伊势尼的经营范围从打捞服务扩张到批量贸易。

    它从巫师们手中收购各种陆地上全新的工艺品、武器、装饰,然后再用湖底的价格向族人们交换那些积攒在石穴中浸泡已久的杂物。

    对于许多鱼人来说,这是个不错的买卖。

    新的总比旧的好。

    对于黑袍巫师来说,这也是个不错的交易。

    因为他们总能在这些杂物中淘取到一些意外的收获。

    比如一些前辈的读书笔记、几块不惧湖水浸泡的玉石护符,或者是那些被魔法锁死的小匣子。

    在流浪巫师的酒吧,买个小匣子试试手气一度成为年轻巫师们最大的乐趣。

    许多人都曾从里面开取到令人眼热的宝贝。

    然而,落水之物终究有限。当湖底鱼人们的库存消耗了七七八八之后,伊势尼的生意又迎来了一个新的瓶颈。

    “如果你想进一步扩大生意,那么就要增加一些经营范围。”

    披着黑袍的胖巫师对于鱼人的询问总是不吝赐教。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有东西从湖面落下去,你们要捡;没有东西从湖面落下去的时候,你们可以想办法让东西落下去,然后再拣。”

    这段话让伊势尼豁然开朗。

    从那以后,在临钟湖乘坐舴艋舟的学生们突然发现,鱼人们开始喜欢在水面嬉戏。开始的时候,这种行为受到很多学生的围观,年轻巫师们争相目睹这种原本神秘的湖底生物。

    渐渐的,学校收到了许多学生的投诉,表示鱼人的打闹经常导致舴艋舟翻船。虽然受制于与学校的协议,鱼人会将落水的学生送回岸边,但学生们落水的东西往往不知所踪。

    学校几次调查之后,终究无可奈何的表示,临钟湖是鱼人部落的领地,学校无权干涉鱼人在自己领地的嬉闹。只能建议大家在乘船渡湖的时候多加防范。

    伊势尼并不关心岸上那些泥捏的浊物有什么烦恼。

    自己的生意重新开始增长。

    它很满意。

    这就足够了。

    自从虚心接纳胖巫师的意见之后,伊势尼欣喜的发现,小伙伴们的收获量在稳步增长。尤其是到了新生季,趁着那些无知的新人在临钟湖上摆渡的机会,鱼人们总能收获比以往更丰厚的成果。

    更大的收获在于小伙伴们尊敬的目光。

    没有人再拿鱼钩来嘲笑伊势尼的名字了。

    与黑袍巫师短短一年多时间的交易,不仅让它成为新生代的领军人物,甚至还为它赢得了许多鱼人长老的赞赏——对于一向讲究资历的鱼人部落来说,这相当不容易。

    但高收益与高风险总是紧密联系在一起。

    常在湖畔走,哪有不湿鳍。

    虽然年轻的鱼人并不知道这些巫师们总结出来的理论知识,但并不妨碍它清楚认识到自己所作所为带来的风险。

    像今晚这种失败的交易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该来的,终究会来。”

    穿梭在林中的伊势尼忽然停下脚步,抖了抖背鳍。

    临钟湖波光粼粼的水面已经近在眼前,它甚至可以听过汩汩的流水,嗅到湖面水藻散发的清幽香气。

    但失败与成功往往总是相隔一线。

    在它面前,一名身披红袍,手持木杖的年轻男巫突兀出现,堵在了林间小路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