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实践课进行时

第一百二十九章 实践课进行时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学分!”

    “天啊,太过分了了,只不过演示了两道咒语。”

    “学分来的不要太容易!”

    “那个驼背的红袍书呆子是不是跟老师有亲戚关系啊。”

    “应该不会,他俩的发色都不一样。”

    草坪上哄乱的讨论声此起彼伏。

    在希尔达确认奖励段肖剑一个学分之后,所有人都表示没有办法保持冷静。

    那不是一个铜子,不是一个金豆,那是一个学分!

    能在贝塔镇任何一家商店买东西,在布吉岛任何一个角落消费的学分!

    那个陪练生并没有做出令所有人心服口服的贡献。比如像萧笑一样适当的时候展示自己的博学,能够完整背出《巫师界大百科全书》上的词条,或者像蒋玉一样能够最快掌握教授教给他们的咒语。

    他甚至对老师的两道咒语没有丝毫抵抗力——说好的陪练呢?

    就尝了两道不疼不痒的咒语,就能得到一个学分?

    还有比这更容易的事情吗!

    没有任何学生能够忽视学分在第一大学的作用。

    要知道,从大一晋升大二的升级,也只需要攒够不到一百个学分。更不要提在整个布吉岛范围内,学分是比玉币更坚挺的通货——许多第一大学特有的材料只允许学生们用学分来购买,而校外那些满口袋玉币的商人丝毫不介意用一个很高的汇率为这些材料估值。

    整个天文08-1班的队伍里,也许只有通过邀请函发了一笔横财的郑清能够用比较客观的眼光看待段肖剑获得的那枚学分。

    “必须承认,在实践课充当陪练的一项非常具有风险的任务。”郑清非常清晰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这件事非常具有挑战性。”

    当然,他的观点只影响了身边的几位朋友——甚至对朋友们的影响力也值得商榷,因为辛胖子从刚才就在几个人耳边愤愤不平的小声嘀咕着。

    更多的新生,尤其是阿尔法学院的新生们,对于段肖剑如此轻易获取一个学分纷纷表达着自己的质疑。

    “先生,我也可以做陪练!”安德鲁·泰勒在阿尔法的队伍中大叫着,用力挥着自己粗壮的手臂:“我可以做的比他更好!”

    “闭嘴,胆小鬼!”辛胖子的不满瞬间找到了发泄口,他立刻改变立场,在段肖剑身旁大声嘲讽道:“也许你会在老师念‘我马虺隤’之前就被那根藤条吓的腿软……这样就没办法给我们正确演示咒语的威力了。”

    九有的新生们发出轰然大笑,显然胖子是在讥笑那位年轻狼人不久之前的胆怯。

    虽然许多阿尔法的学生也对安德鲁之前的退让表示不满,但在红袍的书呆子们肆无忌惮的发出嘲讽后,没有人可以继续安静下去了。

    只不过,这些躁动的新生们忽略了仍旧站在草坪中央的那位助教先生。

    “安静一下!”

    人群中的讨论声越来越响亮,希尔达不得不大吼着,用力拍着手中的法书。

    一连串噼里啪啦的爆裂声想众人耳边炸响,仿佛烧裂的竹子,又像一挂短小的鞭炮。

    许多人被震的捂住了耳朵。

    局面顿时被控制住了。

    实践课的老师一脸疑惑的扫视着两边的队伍。

    不论是阿尔法的新生,还是九有学院的新生,都在气鼓鼓的看着对方。

    “之前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发生了吗?”作为脱离学生身份时间并不算太长的年轻助教,希尔达很快猜到了某些事实,于是他试着询问了一下:“谁给我说一下?”

    果不其然,所有人都在飞快的摇着脑袋。

    学生与老师从来都处于两个不同的世界,果然不能奢望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向自己说些什么,年轻的助教撇撇嘴。

    按下心底的疑惑,他继续按照教学计划进行下一步的课程。

    “现在!”

    “两个人一组,按照上节课的分配,互相组合,开始练习这两个咒语。”

    “范围,这片草坪上。”

    “时间,暂定一个小时。”

    “记得刚刚提到的两个要素——”他一手拢着耳朵,侧向学生们。

    “安全距离是三米……”

    “要一直盯着猎物……”

    草坪上传来学生们拉长声调、参差不齐的回答。

    “非常正确,”希尔达高兴的重复了一遍:“三米的距离、专注的目光!”

    “一定要记清楚!”

    草草布置下任务后,希尔达迫不及待的将实践课剩余的时间交还给学生们。

    因为不久前那个失败的开场白,他对自己原先拟定的教学计划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所以,他尽快抽身场外,唯恐自己心底重新泛起某些不安分的念头。

    “还有,一定要注意安全!”

    在人群散开之前,谨慎的助教先生在最后又强调了一遍:“禁止使用任何教学目标之外的咒语!”

    也许因为要开始练习咒语了,人群中终于恢复些许活力。

    毕竟对于年轻的巫师们而言,能够熟练掌握一条陌生咒语的吸引力更大一些。

    如果是几小时前的郑清,那么他对这种想法再同意不过了。

    对于踏足巫师世界时间并不长的他来说,每使用一条咒语都像在开启一个新世界的大门,那种心底的满足感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但现在,直到他的对手站在面前,这位年轻的公费生仍旧有些魂不守舍的模样,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如果你的面前站着一头妖魔,那么你已经死了。”萧笑神情严肃的警告道。

    郑清在实践课上的对手正是萧笑。

    上节实践课分组时,希尔达优先让学生们自由报名,剩下的人才由他统一安排。

    如果按照郑清内心深处的愿望,他当然希望与伊莲娜一个小组。

    但当他看到连续五个男生灰头土脸的从吉普赛女巫身旁走开后,他果断认怂,拽着萧笑在希尔达的花名册上签了字。

    当然,在朋友们面前,这种认怂的话语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

    “听尼古拉斯说,实践课上的队友还是找熟悉的人比较安全。”郑清强调着自己的想法,眼神瞟了尼古拉斯一眼,然后立刻挪开。

    尼古拉斯安静的坐在教室的一个角落里,默默在自己的法书上写着什么。

    “非常明智。”张季信沉稳的点点头:“我哥说,这节课因为练习魔法被人下黑手的情况数都数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