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猎妖高校 > 第十九章 阿尔法的休息室

第十九章 阿尔法的休息室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阿尔法学院拥有大量巫师家族的学生。

    这些历史动辄千百年的古老世家积累了种类繁多、名目复杂的规矩与偏好。

    比如学生的休息室。

    与九有学院或星空学院的公共休息室不同,阿尔法学院开设了大量的小型私人休息室。

    这些休息室由不同的巫师家族承建、装饰,并被他们长期承包租用。阿尔法学院允许这些家族在休息室的门扉处悬挂他们的族徽。

    每个在阿尔法学院拥有独立休息室的巫师家族都以此为荣。

    由于承建与承租的巫师家族不同,休息室的风格也各异。

    比如历史悠久的布莱克家族,继承了古老血族一贯的浮华与衰颓,休息室便有着浓郁的洛可可风格。而历史比较短暂,作风仍旧很激进的新生代吸血鬼卡伦家族,更喜欢奢华一些的巴洛克风格。

    内斯家族是一个血统纯正的小型巫师家族。因为一些历史因素,他们与卡伦家族有密切联系。在卡伦家族的安排下,就读阿尔法学院的阿瑟·内斯便拥有了一处私人休息室。

    这间休息室面积很小,却被装饰的富丽堂皇。

    穹顶堆砌着华丽的浮雕,四周墙壁装饰着不同颜色的大理石、宝石、青铜、秘银等材料,让每位坐在这间休息室的学生都有一种满足的压抑感。

    只不过现在休息室里的压抑感不是这些奢华建筑带来的。

    而是因为休息室里过于沉闷的对话气氛造成的。

    一位受到邀请的客人,对休息室的主人——阿瑟·内斯阁下使用了近乎无礼的语气。

    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这种行为都显得有些失礼。在傲慢与偏见的阿尔法校园中,没有教养的学生会让所有人轻视。

    阿瑟抿着嘴,轻轻的吸着气,看向司马易。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他语气有些生硬的询问道。

    即使家里老人告诉他东方来的卜算者都有一些狂士作风,他仍旧无法接受司马易刚刚那种轻佻的语气。

    “改变你们欺负新人的性质。让他们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新人。”司马易仿佛没有觉察到休息室里压抑下去的气氛。

    他放下手中的书卷,微笑着看向众人。

    “不是新人?”北野源疑惑的重复了一遍。

    “对。不是新人。”司马易晃晃脑袋,忽然提出一个问题:“大家都知道,血族议会的米尔顿公爵曾经进入第一大学学习。”

    休息室里众多学生脸上纷纷露出敬畏的神色。

    阿瑟·内斯也缓缓的点了点头。

    米尔顿公爵是卡伦家族当代家长,这个名字在这间休息室值得所有人尊敬。

    “米尔顿公爵也是从大一开始读起。如果,我是说如果。”司马易强调道:“如果,贝塔镇步行街上,与你们战斗的,是刚刚进入大学的大一新生米尔顿勋爵呢?你们的这场战斗还有丝毫丢脸的地方吗?”

    阿瑟·内斯眼睛亮起来了。

    “能得到勋爵的指点,是我们的荣幸。”北野源在一旁嚷嚷道。

    “这是我们的荣幸。”司马易重复着,扫了休息室一眼:

    “现在我们讨论的不是减少舆论,而是减少损失。从今天开始,我不希望听到你们再诋毁那些优秀的新生。相反,我希望在晚自习后的社团联谊会上听到更积极的说法。”

    阿瑟·内斯有些明白司马易的意思了。

    他脸上的表情像吞了一只大苍蝇。

    “能不能在校园挑起其他的话题,掩盖住这件事?”阿瑟对于称赞那些毛头小孩仍旧有些抗拒,挣扎着问道。

    很少有人会去夸奖羞辱自己的人。

    “下下策。”司马易否决道:“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任何方案都不能回避你们被一群大一新生镇压的事实。”

    “我知道这很困难。但你们必须越过它,而不能躲避。就像一道惯性咒语,躲避的时间越长,咒语爆后威力就越大。”

    “威力越大,损失会越大。”

    “这间休息室已经承受不起更大的损失了。”

    “你们需要在这件事情还没完全酵起来的时候,将这杯苦酒喝干净。”

    “记住,要笑着喝。”

    阿瑟·内斯沉默的点点头。

    休息室里其他成员轻轻舒了一口气。

    只要能尽快解决这个麻烦,其他人并不介意给对手脸上贴金。

    当天晚上。

    一些新的消息开始从老生们的私人聚会中流传出,并迅在整个校园中蔓延开来。

    “那个使出一手神奇符箓的男生,据说是东土圣地昆仑某支的传承。”

    “张季信原来是那个张家的小孩啊,我就说那种战斗风格那么熟悉。”

    “那位星空学院的剑手拿着的,是一柄高级法器!”

    学生们对于八卦有着浓厚的兴趣。

    这些消息毫不费力的就传开了,而且越传越丰满。

    传播过程中,许多真实的信息被别人无意中添加进去。

    这让阿瑟与他的小伙伴们惊喜不已。

    比如那个名叫郑清的男生,竟然是一位公费生!据说他在第一节符箓课的摸底考试中完成前所未有的壮举,将授课的年轻讲师硬生生吓晕了!

    而戴眼镜的矮个男生是一名特招生,高考成绩零分进入的九有学院!要知道,成绩与分数在以考试为生的九有学院就是真理。

    现在有人打破了这道真理!

    “完全是意外之喜。”司马易这样总结道。

    有的时候,你竭尽全力想让别人承认的,没有人会去关注。但你无论如何想消弭掉的风波,却会不断掀起波澜。

    九有学院,4o3寝室。

    “怎么办?”郑清脸上有些得意,但也很苦恼的抓着手里的一张邀请函看向寝室里的舍友们。

    这已经是他一周内收到的第n份邀请函了。

    相应的,这段时间,他也接到了三十七次决斗邀请。

    虽然一部分决斗被他用各种手段躲过了,但仍不可避免的接受了四次。

    而那四个比他更菜的对手将他原本就虚高的名气宣扬的更高了一些。

    郑清实在是无可奈何。

    他抬头看了一眼窗外。

    也许是阴天的缘故,天上没有月亮。

    寝室中,天花板上那根晃悠悠的日光灯管洒下阴冷森白的光芒,让整间寝室充满了凉飕飕的气氛。

    迪伦六柱床的帐子仍旧紧紧闭着,帷幕后传来一些可疑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好像是在咬骨头?

    郑清假装没有听到这个声音,竭力将注意力放在面前的邀请函上。

    书桌旁,萧笑面前也放了一堆邀请函。

    “没办法。”萧笑有些苦恼的抓着下巴,一手在黑壳笔记本上画着:“知足吧,蓝雀这几天已经决斗了二十四场了。”

    “我从来不知道你是昆仑的传承啊!”一旁的辛胖子用一种恶心的奉承语调说着,脸上挤出一个谄媚的笑容:“道家嫡系传承啊!赏给小的几张鬼画符吧。”

    “滚!”郑清一脸恼火,抓起趴在桌子上嗅着那朵枯菊的团团,恶狠狠砸向辛胖子。

    顿时,寝室里一阵猫飞人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