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猎妖高校 > 第三十六章 道别回字集

第三十六章 道别回字集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邓小闲今年二十七岁,长脸细眉,嘴唇很薄,脸色蜡黄,前额留着一绺长发盖着他的左眼,经常穿着一套无领左衽的灰色长衣,外面再罩一件白色长袍。

    郑清还记得第一次看到邓小闲是五年前的初秋。

    老邓掌柜揪着他额前那绺头发,把他拽到自家的回春堂,咆哮声在整条街上回响:

    “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

    “你以为你是谁?你会干啥?你知道昴宿内金的十五种用法吗?药性都背不齐就敢学人开方子!还大咧咧去闯新世界!!”

    “你自己闯荡没了算我倒霉!老邓家活该绝后!你把猎队其他人坑了怎么办?他们找谁说理去?”

    “以为考了个注册巫师就能翻天了!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你以为外面那些大妖都是纸糊的吗?”

    郑清趴在门口,看着那个往日慈眉善目的老医生红着脸,大发雷霆,老泪纵横。

    潘驴儿则耷拉着脑袋,跪在回春堂中堂的神龛前,一语不发。

    从那以后,回春堂的掌柜就变成了这个留着一绺额前发的年轻人。

    回字集的商户们严格遵守国家的法规。平日里早上九点下门板,下午五点准准的打烊。唯有潘驴儿不屑一顾,平日里日上四杆才懒洋洋开门,下午两三点门庭就已经半掩了。

    老邓掌柜把店子的钥匙交给潘驴儿后,便不知去哪里云游去了,三五年都不见得回来一趟。店里没有雇佣伙计,配药看病都要掌柜一手操持。潘驴儿平日里也熬熬方子,炼炼丸散,偶有客来,他或者说掌柜不在,或者拿那些方剂糊弄客人,从来没用心在这家店上。

    他只一心在背书。

    老邓掌柜曾说,如果潘驴儿要走,必须能熟练配出家传的三百方药,五十聚散,还要能默出《金匮济世》《抱瓶子》《寒梅道长说》三本书里上万道药方。

    小邓掌柜为了能尽早离开回春堂,便开始拼了命的背书。

    郑清从他背的三本书名里各挑了一个字,取了个谐名《金·瓶·梅》,每次看到他背书,便拿谐名来取笑他。

    潘驴儿往往对着鼻孔吹口气,将自己那绺头发吹的飘飘,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

    把三个牛皮纸包裹放到回春堂的柜台上后,郑清急忙忙跑出来,向潘驴儿讨教上学的经验,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好建议。

    “你想听什么建议?”邓小闲放下手中的书,坐直了身子。

    郑清讷讷无言。

    “我知道四所学院之间的两百多条隐蔽通道;我也知道沉默森林里前辈们留下的秘密宿营地;我还知道下半学期你选哪几门课更容易拿到学分。”

    “但是我不能告诉你。”

    “每个学生离校前,都会与学校签署‘沉默契约’,对学校的一切保密。这道契约是第一大学教授联席会议拟制的,经过巫师议会公正,效果相当惊人。”

    看到郑清有些失望的样子,小邓掌柜将手中的‘金瓶梅’卷起,教训道:“第一大学是一个圣地。它能让你快速的成长,成熟。生命的乐趣就隐藏在成长的背后。就像打一局游戏,如果你凭借外挂层层通关,又还有什么乐趣呢?”

    “我给你的建议只有一个,多交朋友,多参加社交活动。”邓小闲竖起两根手指,最后总结。

    “这是两条。”郑清纠正道。

    回春堂门前来了一位抓药的客人,潘驴儿斜了郑清一眼,又将自己额前那绺长发吹起来,领着客人进店里去了。

    郑清长出一口气,心底不知为何,轻松了许多。

    ……

    回字集是一个很小的集市。

    小到这个集市上竟然还在使用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方式。

    整个集市上约莫只有二十来家店铺。街道古旧,店铺也都很朴素,许多店家的招牌竟然就直接写了店铺的名字,没有附加任何华丽的魔法效果。

    这让经过四季坊那些华丽魔法洗礼的郑清产生了某种落差感。

    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家乡父老改变这种落后的面目。

    “小青子,上次的符纸用完了?上大学的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百草堂的蔡婆婆笑眯眯的叫住郑清。

    百草堂是回字集上专营符纸、朱砂、笔墨等用具的店铺。有段时间,蔡婆婆同意郑清用写完的符帖换崭新的空白帖子,这让郑清非常感激。

    “上次的符纸还有一些。但因为要去上学,估计短时间回不来,所以打算多拿一些。”郑清恭恭敬敬的回答。

    前段时间从四季坊回来后,郑清就直奔回字集,到这些老街坊这里打听第一大学的情况。不曾想集市上的店老板们大都没有上过大学,只是听说这个大学挺好。其他东西知道的竟然不比郑清多。唯一上过学的一位小邓掌柜,那几日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连店铺也不开。

    着实让人丧气。

    不过集市上的店老板们都是一大把年纪了,吃的盐到底多一些。三言两语,便给了郑清许多不错的建议。

    比如蔡婆婆让郑清留下书信,写清情况,她可以帮忙转交给吴先生;再比如‘大戴礼记’的黄老板就建议郑清带一些玉牌玉坠,拿来送给同学是极不错的小礼物;本草居的李大夫则力劝郑清带上几贴汤剂。

    “凡事预则立,外面的汤汤水水吃起来总要带几分小心,或者有个跌打损伤的,那个学校的校医总不会时刻跟在你身后。带上几贴常用的,塞在你的袋子里,终归让人安心一些。”

    当时郑清感激的收下了这些礼物。回家后,越想,郑清越觉得不好意思。苦思冥想几天,终于有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他打算帮回字集上的老店们装一些现代化的,更炫目的招牌。就像四季坊里那些店铺,看上去就很高大上。

    所以他今天来集市,还打算先做一些准备工作。

    “小青子来,是有什么事情忘了么?”

    “是不是想起没带黄老板的那个孙女儿咯!你来的晚啦,那个小姑娘被黄老板赶去山上咯!”

    “上了大学想法就是多。你这量来量去,是打算把我们这些老伙计的店子都收了么?”

    集市原本就不大,郑清量来量去很快便引来其他店主的围观与调笑。

    他狼狈的四处作揖讨饶,丈量了这些店铺的门面后,便落荒而逃了。

    下次回来,一定要让这些老古董们见识见识现代魔法的绚丽。

    郑清在心底恶狠狠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