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爱书屋 > 极品透视学生 > 第1392章 一人杀向甲贺流?

第1392章 一人杀向甲贺流?

    贞子一脸紧张,冲进小院后,发现宁涛一脸淡然,姆斯倒是像瘫软一样无力。

    “发…发生了什么?”

    凉子连忙赶过去在她耳边解释,粉扑扑的小脸上一阵激动和欣喜,别提有多解气。

    这时,宁涛一翻手取出三枚灵丹,微笑着递给姆斯道:“两枚灵丹应该能让你恢复的差不多,剩下那一枚你就留着吧。”

    后者接过灵丹,一脸复杂又感慨道:“亲爱的炎,原本我以为死定了,在那一刻我还在祈祷上帝,没想到他真的显灵了。”

    宁涛似笑非笑的摇头,幽幽道:“你应该要感谢佛祖,感谢我在这里,感谢那小鬼子怕死,反正和你那什么上帝没关系。”

    呃!

    姆斯一脸愕然,随即哑然失笑。

    贞子咬着薄唇走过来,看了一眼宁涛,带有关怀的语气道:“你…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一个小鬼子而已,如果不是我仁慈,他哪还有命在,你平贺流不正需要他么,”宁涛一脸洒脱的笑着道。

    听到这,贞子一脸感激的看向他,她知道后者如果不是为她着想,恐怕真动手了。

    只见她从怀中取出一份资料,恭恭敬敬的递给宁涛,上面记载着其所需的内容。

    宁涛好奇地翻看着,第一页就是两张岛国人的照片。

    一个眼眶凹陷,面色苍白的家伙叫做“服本正雄,是甲贺流推崇的一个集忍者与政客于一身的存在,底蕴很不俗。

    看w正版k《章节c上√

    另一个则是面带淫邪,却又感觉是一个虚伪的面具,任谁看了都有些不自在,他就是“小林君,乙贺流推崇的“林”部忍者。

    宁涛一挑眉,冲着贞子诧异道:“他们两个就是你的竞争对手,不怎么的啊?”

    贞子回以苦笑,面露无奈。

    苦涩道:“经过我的打探,发现他们两个都被重重保护起来,而且足不出户,有专人伺候,就等着选拔之日开始的那天。”

    “如果我们强攻,就必须要超过那个流派数倍的力量,不然很难成功,而且就算能杀一人,另一人也被惊动,更加难办。”

    姆斯诧异道:“你的意思是说,只有用数倍的力量双管齐下,从而达到出奇制胜的效果,这样计划才能够轻易的成功。”

    贞子点了点头,随即又叹息道:“话是这么说,但我们的实力根本就不够,我平贺流在三大流派中始终都是垫底的存在。”

    “所以,这个计划只是一个空想。”

    听到这儿,姆斯顿时就翻了翻白眼,没这个实力那你说什么大话,浪费时间。

    凉子也一脸愁容,想调动平贺流的力量与那些人抗衡,胖瘦副流主这关就不过去,他们掌控着权势,上下根本就不一心。

    这时,宁涛翻到最后一页,脸色顿时诧异了起来,上面居然是一道道鲜红记录。

    贞子看到这儿,脸色顿时不自然起来,唯唯诺诺道:“这…这些,是甲乙贺流对你的全部刺杀记录,只不过全是失败的。”

    “甲贺流共预谋了七次,但最起码有四五次被阻止,或者以别的原因而失败。”

    “乙贺流预谋了五次,但他们大半都和你碰过面,剩下的也因为某些原因被阻止,他们也想过绑架你亲人,但都没成功。”

    “哼!”

    宁涛一张脸顿时布满怒容,这两派鬼子居然刺杀了十三次,有那么大仇恨么?

    “在我忍界的必杀名单中,你宁涛的名字就排在首位,是所有忍者的狩猎对象,奖金奇高,就连地下世界也有你的悬赏。”

    贞子头皮发麻的解释道。

    凉子听得目瞪口呆,原来这个大坏蛋就是那个宁涛,忍者要狩猎的必杀之首。

    在忍界,实力是次要的,能狩猎排名多高的必杀者是重中之重,而排在首位的必杀者人头,则是所有忍者都为之眼热的。

    据说当年的剑圣大人,就是一连击杀了三位必杀之首,这才奠定了他的剑圣之名。

    姆斯则是听得脑仁疼,怎么总感觉哪里都不对劲,宁涛,炎烬,到底怎么回事?

    “我平贺流当时也做过谋划,就是胖瘦副流主二人主使的,只不过后来都被我暗中破坏了,我可以向八岐大神发誓,绝无虚言。”

    “还有,这个榜单的编辑者就是三井家族,也只有他们有这样的强大实力,如果你以后碰到,一定要小心,”贞子有些惴惴不安的道。

    宁涛气息浮动,一双眼神散发着杀机,原来有这么多小鬼子想摘下他的脑袋。

    必杀之首……

    他的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嘴角泛起了一丝森冷的弧度,一个计划渐渐形成。

    小鬼子,等着颤抖吧!!

    只见他双手诞火,直接将那厚厚的资料烧成灰烬,目光看向了甲贺流的甲贺山,随即毫不迟疑的就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凉子发愣,竟脱口道:“你要去哪?”

    “杀人,”宁涛头也不回的说着。

    一眨眼的功夫,人不见了,贞子与姆斯愣了愣,随即脸上就浮现出一抹灼急。

    一个人去甲贺流杀人,那不就等于送死吗,怎么也要拟定一个计划啊,这么莽撞的冲过去,基本就是被乱刀砍死的下场。

    贞子按耐下急切,直接冲着二人喊道:“你们两个赶快去追他,一定绝对要将他拦下来,我现在就去召集人手。”

    说着,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姆斯二人闻言,连忙朝着宁涛消失的方向急追,各自的速度都已攀升到了极致。

    一个人去挑战一个流派,即便是神境也会受到创伤,毕竟蚁多还能咬死大象呢。

    更何况宁涛也不是神境,如此贸然的前往甲贺流,那等结果傻子都能想明白,宁涛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可又怎么会这么做?

    贞子想不通,

    他们二人也想不通?

    必须要阻止他那疯狂的举动,但二人已经拼了命追赶,却连宁涛的影子都没看见。

    一路追到甲贺山,二人已经累得一点力气也没有,只感觉全身有上千斤重,躺在地上一点也起不来,肌肉一阵阵的酸痛。

    凉子咬着牙拼命的向上爬,模糊中好像能看到一个轮廓,她的嘴中发出了若有若无的呻吟,“不…不要上去,不要……!”

    姆斯则是木然的看着那道身影消失,他还记得那绞腹丹,宁涛死他也死,当即在心中苦涩的祈祷道:“佛祖啊,如果你真能显灵救我们的话,以后……我就信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