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此情终归何处 > 103那你就是王八儿他妈

103那你就是王八儿他妈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爱书屋】,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甄说着,转过身来面对着我,说,“你可知道,那时候我就开着他的迈巴赫,跟在你们坐的那辆一会停一下一会停一下的公交车后面?后来我就劝他没必要这样,完全可以换辆便宜的车开开,这样就不会暴怒身份了。所以后来他就换了辆最便宜的大奔出现在你面前,当时我特别不能理解竺总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尤其当时你还是个有夫之妇,还有个孩子,当然,我到现在都还想不通,他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不过好在,你现在已经离婚了……”

    白甄说的越多,我心就越往下沉,我真的不知道竺盛翔为了接近我,做了这么多幼稚的事儿。

    是的,我感动了,可是这又能怎么样?我跟他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他可以拥有更好的女人,而不是我。

    时间让我们在这个不对的时间里遇到,注定我们不平等,也注定让我不能放心大胆的随着性子去接受他。

    可是为什么在我对他有了点心动的时候,他却跟我说他要远离我要跟我绝交?

    我吸了下鼻子,控制住情绪,“白甄,有些事情你不了解,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有了孩子之后,也许你就能明白了,但是我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么多,真的谢谢。”

    说完我直接扭身走了出去,我跑到卫生间,拎开水龙头,往脸上抄了好几把水,我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的妆因为水花的不成样子。

    我讨厌看到这样的自己,我从包包里拿出太阳镜,扣到脸上,直接走了出去,进入电梯进入到负一楼。

    是的,我没去人力资源部报道,而是直接开着车离开了。

    在听到白甄说的那些话之后,我做不到再自私的留在吴昊天那上班,也许就像她说的那样,吴昊天想利用我来威胁竺盛翔,尽管不是,但我也不能给他留下任何威胁。

    我开着进口大奔,漫无目的的游荡在h市的大马路上,心里想的全是这段时间竺盛翔围在我身边转的镜头。

    还记得有一次,我去找他们总监签字进度款,当时因为总监不在,而是在一个很偏远的小岛上搞什么野外实践学习,我呢,因为光头强说第二天就是周六了,希望能在周五完成,没办法,我只好再辗转往小岛奔去。

    当时我开着公司的破桑塔纳往目的地赶去,关键是我的破桑塔纳在半路上直接歇菜了,正当我急得焦头烂耳时,竺盛翔的电话打来了,他问我找到他们总监没,我告诉他我的车子坏在了大海线上,路上连个人影都没得。

    竺盛翔叫我别着急,说他给我叫拖车的,后来拖车的还没到,他却先到了。

    于是我上了他的大奔,把车子交给了拖车的,关键是到了岛上之后,我发现了个问题,我这屁股一抬就发现了被我坐着的米色的皮质垫子上有一块赤红。

    是的,大姨妈没有提前打招呼,还在这么偏的地方来做客了,我因为没有随身携带姨妈巾的习惯,结果好了,丢人丢到家了。

    竺盛翔看到了,也没笑我,直接开着车折了回来,一直开到二十公里以外的地方来到一家超市门口,正当我愁着该怎么当着屁股上的血红进去买姨妈巾时,竺盛翔已经先我一步走了进去。

    没大会他就拎了一大袋东西过来,递给我,“也不知道你用哪个牌子,什么型号,就多买了几种,你自己看着用吧,呃……车子贴的膜外面是看不到的,我在外面等你。”

    于是我极为尴尬的接过他手里的袋子,翻到他的车后座里,翻开一看,除了各式各样的卫生棉,还有几条不同型号的内内,当然还有一套运动服。

    当时觉得这家伙真够心细,居然能想的这么周到。

    这会想想,一个男人能为了一个女人,去买如此私密性的东西,我想除了自己的老公或者男朋友,还有谁会愿意?

    后来他还经常拿这件事儿来丑化我,说我人长得丑,姨妈来的陡!

    因为这个,我没少给他翻白眼,觉得他幼稚!

    正想得入神,我的手机铃声飘了过来,翻开一看,是向语琪。

    我打开蓝牙,向语琪的声音就飘了过来,“我回来了,你在哪儿呢?咱们聚聚啊?”

    我这时候就不知道该去哪儿呢,“我在外面瞎逛悠,你在哪?我去接你,咱们k歌喝酒去啊?”

    向语琪一听,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我不用你来接,老地方门口集合,咋样?”

    “行!”

    我调转车头,直接往目的地赶,到了地儿,我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家自助式k歌店一点都没变,还是那道门,牌子上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杵在那,相当的醒目,只是这牌子破旧了不少。

    我先到的,直接进去跟老板要了个包厢,老板一见是我,热情的问我这几年都去了哪?怎么一次都没有回来这里再玩过。

    我笑嘻嘻的跟他叙了会旧,没大会向语琪就来了,这丫的今天够火辣的,这一身火红跟之前在机场时的雪白简直是判若两人。

    老板一见热情的不得了,就跟老朋友见了面似得,直接为我们俩开了以往惯去的包厢,还特别送了我们俩一箱七度的大梁山。

    我们没有点曾经我们最爱唱的歌谣,而是情投意合的点了几首悲伤的歌曲,一边唱一边,嘴对嘴的吹起瓶子来。

    可以感受得到向语琪这次回来,心情很不佳,就像现在的我这样。

    我俩像是两只受伤的小猫,抱在一起,唱着悲情的歌,可了劲的吹着酒瓶子,却绝口不提心里的伤痛。

    没大会,向语琪终于装不下去了,嚎啕大哭起来,我抱着她,也没问她到底怎么了,我想她要是愿意跟我说,肯定会说的,要是不愿意说,我问了也是白问。

    向语琪靠在我的肩膀上,哭了一会,开始跟我徐徐道来,“美仁,我好难过,你知道我这次回去是为了什么吗?其实并不是我跟你说的那样,我是去看我男朋友的,本来我以为他不愿意跟我来中国,那我就过去,可是终于等我想好了我离开爸妈,去与他死守一辈子时,却发现他早就跟别人好上了,呵呵……你不知道,我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的,结果他却先给我一个惊喜,他居然带着别的女人在我买的那张床上……”

    向语琪实在说不下去,仰头又开始喝起来,我抢过她手里的酒瓶子,“你真傻,这什么年代了,居然还在为男人哭,我告诉你,向语琪,这年头男人都靠不住,靠得住的那都不是男人。”

    向语琪听我这样说,直接笑了出来,问,“那是什么?”

    “是二师兄!”

    我俩笑成一团,也抱着哭成了一团,哭着哭着,她问我为什么哭,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哭,可能是因为王明,也有可能是因为竺盛翔。

    我把自己这几年发生的事情都跟她彻头彻尾的说了一遍,结果她给我来了一句,“俞美仁,我从小就羡慕你,你一直都是没心没肺的,男孩子都喜欢跟你玩,我知道吗?我每次叫你俞美仁的时候,其实我心里在喊你小狐狸精,嘿嘿……看,你都结婚有孩子了,还有个对你这么痴心的人,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儿哭在这儿耍酒疯?”

    见她这样说我,我也没好心的讽刺她,“你还说我,那你呢,你跟吴昊天怎么回事儿?我看你分明是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哼,跟你比,我差远了。”

    “别跟我提那个王八蛋,这家伙表面上看着很无害,其实是个猴子精,每个人在他眼里,要是没有一点价值,他是绝不会靠近的,你呀,还是离他远一点好!”

    听她这评价,我忍不住用手戳了戳她的额头,“你跟人家才认识几天,就认识这么深刻了?我看也是,不然你也不会跑回去找那个负心汉,哈哈哈……”

    我头昏眼花的讽刺她,她也没心没肺的讽刺我,“你先别管我,你到是跟我说说,你跟那个姓竺的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你俩有没有……有没有?”

    向语琪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我看她满脑子花花肠子,直接踹了她一脚,“你要是能把吴昊天拿下,我就告诉你,我跟他有没有做,怎么样?”

    正说着,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吴昊天,我也懒得接,直接将手机扔到了一边,“瞧,是你口中的那个猴子精,你要不要跟他说话啊?”

    向语琪一脸鄙夷的瞪着我,质问,“说,你跟他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俞美仁,我告诉你啊,我虽然讨厌那个王八蛋,但是我还是得提醒你,他是我的,你得离他远一点。”

    我一听她这话,我直接给他一记爆栗子,“滚一边去,一个竺盛翔就够我受的了,再来一个吴昊天,我直接跳楼算了,他,还是送给你好了,记得,一定要拿下他,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

    “俞美仁,我再跟你说一遍,别再跟我提那个王八蛋,不然,不然我就……”

    我一听向语琪又叫我俞美仁,我忍不住就想到她刚才跟我说的话,我直接一巴掌拍在她的头顶上,“哎呀,你还是别憋着自己了,直接喊我狐狸精得了,咱俩谁跟谁啊,是不是?”

    “我要是王八蛋,那你就是王八儿他妈!”

    一个男音闯入我的耳膜,我眯着眼睛望过去,好像看到吴昊天,只见他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扛着向语琪往外走。

    我见了有点急,刚才向语琪还骂他是王八蛋,这会儿他就要带人走,心想他会不会趁机欺负向语琪,心里想着,我直接扑过去,想要把向语琪给拉过来。

    “姓竺的,你再愣在那试试……”

    <b>说:</b></p>

    明天继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aishu5.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