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闺趣 > 第九十五章约吗

第九十五章约吗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厨房里取来的吃食,虽亦精巧,却谈不上如何精致特别。

    龚景凡从小拣衣挑食,蕙宁公主对他的饮食穿行更是格外关照,眼前的点心若换在平时,他定然都不会去碰。

    毕竟,他本就非那些贪嘴好吃的闺阁女,从不喜用诸类吃食。

    可此时心中记着是身边人特地为他安排的,双手竟未停顿片刻,无论是何品相的糕食,若似失了味觉般,入口只觉得甜。

    没了金贵公子的气度风华,颇有几分狼吞虎咽之感。

    陆思琼瞧着,无声的替他添水,也不多言相劝。

    四五碟吃的,最后盘底明亮如镜。

    随侍的书绘伺候其净手漱口之后,退出厅堂。

    她手中尚端着水盆,刚出屋外就碰上身后的竹昔,险些将手中之水打翻,缓了紧张就朝对方使眼色。

    二人到了东次间的廊外,书绘放下手中东西,开口即是嗔怪:“怎么毛毛躁躁的,刚差点撞了我。”

    “姐姐,”竹昔握上对方胳膊,觑了眼小厅方向,凑头过去压低了嗓音询道:“姑娘公然招待龚二爷这事,回头肯定会传出去,可怎么好?”

    哪有待字闺中的少女,在自己的院子里款待个外姓男子的?

    孤男寡女,哪怕定亲在即,也免不了私相授受等闲言碎语。

    自家主子惯是谨慎,怎的最近再三反常,尽做些授人话柄的事儿?

    书绘早前虽有同感,见竹昔满面忧心,当下却也不慌,徐徐回道:“姑娘做事定有她的道理,我不瞒你,刚刚她差我去大厨房拿点心时,便直言了是用来招待龚二爷的,想来没忌惮着被别人知晓。

    再说。龚二爷是未来姑爷,现在便是与姑娘常走动了些,又有谁敢说他的不是?”

    书绘含着笑继续耳语:“何况,姑娘这几日情绪不对。今儿更是愁眉苦脸的,也唯有龚二爷来了才见笑容,能说几句玩笑话。

    咱们都是伺候主子的,她若不畅快差事也不好当。

    我私心想着,再多的礼仪规矩在龚二爷面前从不值一提,如今姑娘都抛去了,我们若过去说这说那,平白扰了他们兴致。”

    竹昔闻之惊诧,这竟然是循规蹈矩的书绘能说出来的话?

    她为难着表情,迟疑道:“可、可咱们姑娘情况不一样啊。”紧着眉头。格外忧心。

    二姑娘自幼丧母,受外祖家养育,归府时早已知事。

    她生性好强,总是将最得体的一面呈现给府中,唯恐被人道没有教养。遭了轻看且连累周家声誉。

    因而,陆思琼纵使有任性有冲动,亦都能自制住。

    可现在这些举动,不是将往日努力付诸东流吗?

    竹昔是在心疼、惋惜。

    主子若从一早便率性而为,不在意外人眼光或者旁人碎语,求个开心倒还值得,现在……

    越想越觉得不妥。总觉得二姑娘在自暴自弃。

    她心情沉重,转身欲往小厅过去。

    书绘见状,忙伸手阻止,拉了对方衣袖摇头:“这会子你去做什么?你要真有什么话,等龚二爷走了与姑娘去说,如何都不能当着……”

    话没说完。竹昔就出声打断:“我不会乱来的,再怎样都是主子的事,哪容得我们做婢子的干涉?

    我就是想着,你我都走开了,姑娘若有什么事。寻不到人可如何好?”

    说着,折回去,立在门外悄悄一看,正见着少年红艳袖角高抬,遮挡了她家主子的容色。

    又赶忙将脑袋缩回。

    室内,陆思琼亦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视线被掩去,伸手就要挥开。

    耳旁则响起少年温温润润的嗓音:“别动!”有种不容置喙的强势。

    陆思琼双眸转了转,尽是不解,刚要再开口时,龚景凡又道:“钗歪了。”

    钗歪了,他好心替她扶正。

    镂空的兰花珠钗,上面缀了几颗莹白珍珠,素而不失雅意。

    龚景凡双耳双颊都显红着,指间触及簪身,微觉凉意。视线一滞,继而唇角下弯,露出吃饱喝足后的第一抹狡黠。

    两指覆上那枚最大的珍珠,微微用力收于掌中,又随而滑入袖内。

    下一瞬取下珠钗,“呀”了声惊道:“你这珠钗坏了。”

    刚一系列的想法动作不过发生在瞬间,陆思琼未知就里,“嗯?”了声抬眸,眼神询问。

    后者一本正经的将珠钗递于对方面前,不慌不急的说道:“你看,上面的珍珠掉了。”

    今儿的事情较多,陆思琼脑中混乱,怎会在意一颗珍珠的掉落,根本不记得是何时何地的事。

    何况,她亦不是太在意这些琐事的性子,点点头回道:“罢了,只是支钗而已。”

    话落,伸手就要接了置于旁处。

    龚景凡自然不肯,眼见着对方的手就要接近,反手就将珠钗收了回去,退后两步道:“这样,你请我吃了一顿,我帮你修这个。如此说来,你便不亏了。”

    “不必了。”她有点跟不上这逻辑。

    “怎么能不必?我从来不欠人东西的。”

    龚景凡不依,坚持中带了几分无理取闹,固执道:“我说给你修好就肯定能给你修好,你莫要小看我的本事。”还似模似样的挺了挺胸。

    他是有执着脾性的,陆思琼亦不多纠结,妥协般的点头。

    龚景凡满意一笑,接着问她:“那你下次什么时候方便,我把钗给你送来?”

    这算是约定?

    陆思琼实则于感情方面并不迟钝,眼前人的那点心思亦不难懂,如何能看不出来所谓修钗的背后之意?

    不过是为他下次来找自己寻个理由罢了。

    可就算是没理由,如这回般,他难道就撰不出个名头过来了?

    想说他这话有些幼稚,又觉得不妥,只抿唇笑了笑,哭笑不得。

    这份笑意,瞧在龚景凡眼中。心中可谓乐开了花。

    兴奋之余,又恐对方反悔,强调般严肃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下回我寻你出去。你不准不去,做人要言而有信。”

    陆思琼歪着脑袋,凝视他片刻,刚想说话,乍闻得外边动静,有脚步声自院中由远及近。

    抬头看去,见是静安堂的彩鸳同琉璃二婢。

    身后还跟了好几个端盘捧物的小丫鬟。

    进屋见到龚景凡,均不意外,彩鸳行礼后得体说道:“老夫人听说有贵客临门,府中安排不周。特让奴婢送些吃物过来,请二姑娘好生招待,莫要怠慢了来人。”

    字字句句,提的不是龚二爷,而仅用贵客代替。

    陆思琼目露赏识。到底是祖母身边的大丫鬟,说话做事滴水不漏,这说法可不周全吗?

    人还是自己招待的,他日便是有什么话,亦不是她管教不当。

    “搁下吧。”

    小丫鬟鱼贯而入,先撤去原先碗筷,又再次摆好。

    满桌饭菜。

    非用膳之时而如此。祖母果真有心。

    陆思琼涩上心头。

    抬眸,却笑吟吟的望向龚景凡。

    他已起身,吃了东西说了话,又约好了下次见面,谁还有心思吃这些油腻的菜肴?

    真要不给面子,他可不顾对方是谁。

    直接说要离开侯府。陆思琼没有挽留,让书绘送了出去。

    静安堂的人尚未离开,立在原地有些尴尬,陆思琼没说什么,客套了几句让她们传话。替自己向祖母致谢。

    之后没多久,府中有传言,道四姑娘惹怒老夫人,两人闭门谈话时,遣退了所有人。

    可站在园子里的人却能听到四姑娘的哭声。

    直等二夫人孙氏到来才打破那份诡异气氛,后不知二夫人替四姑娘说了什么话,陆思瑾被遣回了兰阁,不准出门。

    陆思琼知晓时,微微一愣,二婶母?

    在她看来,孙氏是个挺聪明的人。

    往日虽比不得四婶母那般能讨祖母欢心,也笼络不了下人,可待人处事却都还算可以,哪怕没有真心也不会有什么害人之意。

    她怎么会突然替四妹说情?

    联想到书绘在清辉堂外看到听雪进院子,明白其中必然有蹊跷,否则是不可能说动二婶母出面的。

    但就这么放过陆思瑾?

    连素好性子的陆思琼都觉得不能,甄家五妹妹,那可是条人命。

    陆思瑾竟然也做得出来?

    其实早前,她就发现四妹的说辞遮遮掩掩,隐隐觉得甄五的事决非如她说的那么简单。

    就当真是用帕子迷昏了,然后甄五不小心失足?

    陆思瑾说话时眸中的闪烁,难道不是在替谁掩饰些什么?

    她身后之人,到底是谁?

    在德安侯府里安插细作,收拢一个长房不得宠的庶女,又有何目的?

    若换做自己,寻上四妹,那必定是她有一定价值,可以替人办事。

    然以四妹在府中的地位,平日活动交涉的仅在内宅,又能帮人做些什么?

    若是朝堂之事,父亲办公在外院,拉拢一个闺阁女显然不明智。

    难道,陆家的内宅,还有何劳人兴师动众的?

    细细一想,莫不是自己?

    赐婚懿旨的盗走,陆思瑾因王氏而厌恶她,却又屡屡登门……

    陆思琼面色沉重,独坐了许久。

    日落时分,闻得府人议论,道今岁突厥进贡的时臣刚抵达京城。

    她的脑海里,蓦然跳出一个人名:韩邪。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