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末日第七号 > 第四章被囚

第四章被囚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爱书屋】,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柒月看着那个一人多的大洞还有些愣神。

    异能者!

    这几天在外面逃亡,她也偶然听人提起过异能者,据说有极少数人觉醒了特殊能力,或者力大无穷,或者快如疾风,或能生火造水,毁天灭地!

    末世爆发,绝大部分人只能跟她一样狼狈逃亡,而觉醒了异能的人却不一样,他们拥有力量,他们能轻易杀死丧尸!

    黑猫认真看着柒月,对着林哥点头,“林哥,就是她!”

    柒月一惊。

    这些人是因为第七号而来!

    林建国看向柒月,柒月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

    就像空气忽然增大了重量,猛地压到身上!

    柒月额角冒出冷汗,腿也不自觉地颤抖,不用动作,她也能体会到面前这个男人比她强多少!

    柒月吓得牙齿都抖了起来,好在男人似乎没想对她下杀手,只是对着身后的人说了一句,“带走!”

    等林建国走出去,房中的压力瞬间消失!

    柒月再也站立不住,一下子瘫软到地上,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了,全身都抖个不停!

    一个平头汉子将她绑起来,拖进卡车。

    林建国快步跳进车中,“回去立刻收拾,我们尽早离开这里!”

    没过多久,柒月就被带到一个酒店,那些人将她关在一楼客房就离开了。

    手肿得厉害,身体软成一团,柒月靠在角落闭目养神,第七号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来抓她?

    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发热,意识越来愈混沌,柒月看着紧闭的大门,无力地闭上眼睛。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因长时间的高温带来的燥热瞬间散去许多,空气凉凉的,很舒服。

    这才是k城该有的天气,柒月听着雨声模糊地想,意识越来越沉。

    酒店大堂,林哥看着窗外的雨却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场雨让他毛骨悚然。

    雨越下越急,仿佛没有尽头,门外的路上很快积了厚厚一层水。【爱书屋】

    黑猫笑着走过来,“林哥,我们东西都收拾好了,只等雨停了就可以出发去下一个城市了!”

    林哥心不在焉地点头,视线还是集中在雨幕里。

    泥土的腥味,还有淡淡的咸味,跟以往的每一场雨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可就是让人安不下心来。

    身后有人咳嗽,林哥没有回头,听后面有人说,“几个小时前还热得不行,想不到一场雨下来,忽然就凉下来了,都有些冷了!”

    黑猫看着林哥站在雨幕前,自己搓搓手臂,果然觉醒了异能的人就是好,他也冷得有点受不住,林哥还跟个没事人一样!

    大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的,掩盖了周围一切的声音。

    柒月昏昏沉沉的,模糊中只觉得越来越冷,不觉将自己完全裹紧,但寒气还是见缝插针,骨头似乎都僵了,让她睡不安稳。

    忽然柒月手上的月神一亮,一个人影缓缓出现,正是不久前说自己是月神的男人。

    韩顾祈看着柒月通红的脸颊皱眉,“不是说让你好好照顾自己的吗?”

    窗外的雨幕越来越密集,急促的声音让人心焦,冷静不下来。

    韩顾祈伸手碰了碰柒月的脸颊,看着自己界面显示的38.7,脸色有些黑,发烧了!

    韩顾祈皱眉摇了摇柒月,柒月迷糊地睁开眼睛,韩顾祈扶着她起来,“你先别睡!”

    柒月迷迷糊糊的,眼前出现一个模糊的轮廓。

    柒月努力睁开眼睛,却怎么也使不上劲,喉咙火辣辣的,柒月张了张口,勉强才说出三个字,“护身符?”

    护身符?韩顾祈奇怪地看着柒月,柒月已经重新闭上了眼睛。

    韩顾祈心中觉得不安,立刻加大动作,“不能睡!柒月!醒过来!”

    听到人叫自己的名字,柒月强打精神睁开眼。

    韩顾祈不等柒月发问就开口,“我要告诉你两件事,第一,我的界面显示,你发烧了,38.7。”

    柒月心中有些讶异,是因为发烧了所以她才觉得冷吗?

    韩顾祈看她清醒了些,便接着说道,“第二件事更加重要,你感觉到房中的温度了吗?”

    柒月张了张口,空气中竟然冒出了白雾!

    看着柒月瞪大的眼睛,韩顾祈点头,“现在温度已经不到十度了!”

    柒月大惊,这几天几乎每天都是四十多度的高温!今天哪怕是下雨,但这还是七月!

    韩顾祈点头,“嗯,天气不对劲!气温下降的速度太快,三个小时前还是三十多度,现在已经不到十度了,我怕气温还会降低!”

    柒月神色严肃起来,这样下去会冻死的!

    韩顾祈起身,“所以我现在出去找被子跟柴火,你等着我,但不许睡,万一温度下降的太快,醒不过来就糟了!”

    柒月点头,看着护身符走到门前,不知道他对门把做了什么,门竟然开了!

    没过多久,护身符就回来了,手中抱着几床厚厚的被子,还有一袋子木柴。

    看着他熟练地将柴火架起来,又去烧水,柒月忽然问了出来,“你为什么要救我?”

    她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人没有理由地为另一个人好。

    韩顾祈的动作一顿,他抬头奇怪地看着柒月,“我不是说了我是你的月神吗?”

    “你是我的主人,我对你好,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柒月还记得他刚刚扶她起来的时候手心温热的触感,如此温暖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是月神?怎么可能是块表?

    不过对方不想说,柒月也不再问,只是用被子将自己裹得更紧了些。

    没过几分钟,柒月觉得似乎又冷了很多,手都有些僵了。

    勉强压下去的睡意又开始死灰复燃,眼皮越来越重,不等韩顾祈生完火,柒月又睡了过去。

    大厅里,越来越多的人昏睡过去,林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怎么这么冷?

    韩顾祈生完火抬头,看着自己界面显示的-9摄氏度眉头紧皱。

    十分钟不到,气温又降了近二十度!xh211手机用户请浏览m.aishu5.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