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神不守色 > 088章易容之术

088章易容之术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爱书屋】,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人相携走向荒弃神庙。【爱书屋】

    虽然是和大神一起行动,但叶羞心里仍然有些忐忑。看林归夜的样子好像已经洞悉一切,但面对未知的危险,她不免有些没把握。

    那些人到底筹划了什么等着他们呢?

    无数种猜测闪过叶羞的脑海,但又都得不到证实。两人终于还是走进了神庙之内。

    门轰地一声关上,她的心也猛地一紧,手却被身边的人握住。

    叶羞抬头看他,见他用那样关切又无比值得信赖的眼神望着自己,不由心里一暖,对他笑了笑,情绪略微安定一些。

    忽然,微弱的呼吸声响在了叶羞的听觉范围之内,她辨认了一下方向,轻声道:“那里有人。”

    林归夜自然也发现了,这便抬脚往声音的来源走。

    呼吸声时强时弱,听起来那人似乎十分难受,隐约还有一丝痛苦的低吟。

    而这声音——

    这声音竟越听越耳熟?

    “娄二!”叶羞的瞳孔猛地放大了一下。

    入眼的场景实在让人难忘。

    那个平时总是谈笑风生的人,总挂着一张阳光笑脸的人,竟然被生生钉在了柱子上,巨刺刺穿他的琵琶骨,将他牢牢禁锢在那儿。血一滴一滴流了下来,地上已经是一片暗红色,他的衣服已经残破不堪,还染着斑斑血迹。

    娄二被这酷刑折磨得奄奄一息,眉头紧锁着,看起来似乎痛极,又咬牙强忍着,偶有喘息声从牙关中泄出来,偶尔又是一阵剧痛的痉挛。

    竟然连个痛快死都不给,这样吊着他,让他忍受这种难熬的折磨……

    叶羞脑子空了一瞬,反应过来后只觉得气血上涌,握紧了神笔就要上前,却被林归夜拉住。

    “那不是娄二。”林归夜皱了皱眉。

    “不是?”她愣了愣。

    一样的脸,一样的身高,一样的武器……那人不是娄二?

    游戏里竟然有人可以这么真实地模仿别人?

    “嗯。”林归夜在确定自己的想法后,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娄二痛觉感受调到了5%,不会痛成那样。”

    叶羞感觉心里一松,又细细打量起那个被吊起来的人,实在看不出什么不同:“那……那个人是谁?”

    林归夜没有回答,忽然上前,斩过去一道剑光!

    那道光直直击中假娄二的胸口,他浑身一震,身上的铁链就尽数解开,巨刺也自动自发地脱离了他的身体。

    “呵……”那人阴阴地笑了声,身上的皮就开始脱落,露出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模样,“没想到这都被你们识破了。难道我演得不像?”

    像,怎么不像?

    叶羞想想还心有余悸。

    如果不是大神拉着她,她估计就自己送上门找死了。

    林归夜脸上冷色更甚:“娄二在你们手上?”

    “呵。”那人又发出了可怖的阴笑声,音调也是森冷森冷的,“如果在的话,我还煞费苦心演这出戏做什么?怕是早让那小子亲自尝几回,我这穿骨刺的销魂滋味儿了。”

    叶羞闻言,知道娄二现在大概还是安全的,稍稍放下了点心,可又被他那不把别人当回事的轻佻语气给激得紧握了握手中的笔。她抢在林归夜前面开口:“你是受谁指使,在这儿等着我们?”

    “那重要么?”那人将巨刺握在手里,脸上换上了玩味之色,“江湖上这些事,不都是各司其职,各忠其主——哦,我差点忘了,你们这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哪里懂得我们这种下等人身不由己的感受?”

    叶羞闻言,眼神变了变,换掉了原本在心里想好的词。

    林归夜似乎察觉了她想做什么,在她分神的当儿,配合地接过了话茬:“若你自己轻贱自己,那怨不得出身。”

    “我轻贱自己?”这句不甚客气的话明显激怒了那人,他眸光一沉,就要握着刺朝他们冲来。

    说时迟那时快,叶羞手中的灵纸也被她甩了出去,直直贴在那男子的面门。

    他顿时一动不能动。

    ——这就是叶羞刚刚想要做的事情了。

    跟他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后瞅准时机把灵纸甩过去控制住他,争取来一时的主动权。不过,她一开始想的其实是“剧痛”二字,纯粹是被他那种态度激怒了。但后来感觉对方也许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人,这才改的主意,写在灵纸上的字,才换成了“定”。

    那人似乎狠狠地挣扎了一番,这才发现自己挣脱不了这符纸,脸色变了变:“你们想做什么?”

    林归夜理也不理,使出了一个叶羞没怎么见过的技能,活活把那人的血条打掉了大半管。

    叶羞拽了拽他的衣袖,示意他留他一条命。

    林归夜自然明白,看差不多了便也就收了手。

    其实单是这么一个人,他根本不用顾虑,也不用让叶羞想办法丢出那张灵纸。但问题就出在敌在暗他们在明,他们的一切对方了如指掌,而那个人的事情,他俩却一无所知。

    包括如此之像的易容之术,包括他的武器,包括他口中自己所司的那个主。

    也许事情,并不是只有西风几时报复这么简单。

    ——

    对不起啦亲爱的们,今天太忙了,这一章写不完,容我发点重复的内容凑凑字数。明天补上哈!

    接下来的内容完全可以忽略可以忽略~

    那人似乎狠狠地挣扎了一番,这才发现自己挣脱不了这符纸,脸色变了变:“你们想做什么?”

    林归夜理也不理,使出了一个叶羞没怎么见过的技能,活活把那人的血条打掉了大半管。

    叶羞拽了拽他的衣袖,示意他留他一条命。

    林归夜自然明白,看差不多了便也就收了手。

    其实单是这么一个人,他根本不用顾虑,也不用让叶羞想办法丢出那张灵纸。但问题就出在敌在暗他们在明,他们的一切对方了如指掌,而那个人的事情,他俩却一无所知。

    包括如此之像的易容之术,包括他的武器,包括他口中自己所司的那个主。

    也许事情,并不是只有西风几时报复这么简单。xh211手机用户请浏览m.aishu5.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