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飒飒西风 > 第七百四十一节 火雷三技

第七百四十一节 火雷三技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书房内,刘驽用了大半日功夫,终于基本治愈自己身上的伤势。

    与夔王曾经给他造成过的重创相比,铜马先前那一剑不过尔尔,所以恢复起来也不用太长时间。

    此后他便撤走了罗金虎等人,专心致志地为怪颅弥补裂纹。

    然而怪颅受创甚重,无论他用何等罡煞合一的法子,始终无法将怪颅身上的裂纹消除一分一毫。

    与武功高超的峨眉五老相比,那个藏在背后的苏墨山反而看上去更加非同寻常。

    怪颅原本经过煞气的滋润,通体异常坚硬,平常人等绝难动它分毫。

    可苏墨山仅是几掌,力道也未必有多大,便将怪颅拍得遍体裂纹,这等事情着实令人感到奇怪。

    刘驽心中产生一个大胆的推测,那个苏墨山或许正是怪颅这等煞气之物的克星!

    他如此想倒不是空穴来风,而是从峨眉五老身上找到了线索。

    经过修炼曹东篱传授的善恶诀,他对罡煞二气的性质了若指掌,在与峨眉五老交手的过程中,他敏锐地感觉到,对方五人身上只有煞气,没有罡气。

    通常来说,罡气能促进万物生长,煞气却只能夺人生机。这五人虽然招式十分凌厉,身影来去如风,互相之间配合默契无比,却透着令人难以言明的呆滞之感。

    这种呆滞并非是指峨眉五老动作笨拙亦或反应缓慢,而是说五人行止间缺少了一股人类应该有的灵动之气。

    若是刘驽没有猜错,这五人早已丧失意识,被煞气夺取肉身,沦为炁的奴仆。

    五人作为没有意识的奴仆,能够在动作间协调一致,还能不时出言嘲讽他,这实在是不同寻常。

    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人在背后操控丧失意识的峨眉五老,命他们同进退、共攻守,而这个人应该就是苏墨山。

    苏墨山拥有操控煞气之物的能力!

    怪颅本为煞气之物,所以才会对苏墨山表现出来的这种能力极为敏感。它袭击苏墨山之后,峨眉五老失去了苏墨山的控制,这才放过刘驽,退回了鎏金大缸中。

    刘驽想到这里,胸中已有成竹,解决峨眉五老的关键不在五具炁的傀儡本身,而是其背后的苏墨山。

    击败苏墨山,则峨眉五老自然涣散。

    刘驽轻轻地将掌心中的怪颅托起,为它周身遍布的裂纹感到怜惜。

    怪颅跟随他十年,曾数次救他于危难之中,如今却因为苏墨山落得这般境地,这令他心中如何不痛!

    他不停催动体内罡气,使得罡气与怪颅周身萦绕的煞气相互追逐,形成太极形状的图案。丝丝真气不断涌入怪颅体内,悄无声息地滋养着它。

    怪颅静静地躺在太极图中,半睁着眼睛。这么多年来,它从未这般虚弱过。它数番张嘴想叫,可总说不出属于人类的言语,到最后只能朝刘驽遗憾地笑了笑。

    刘驽不禁在想,怪颅是否在想跟自己说甚么临终遗言,否则脸上的表情怎会如此绝望?

    他刚如此想,便狠狠地掐断了自己的念头,忍不住要扇自己的嘴巴。

    他心中一直在祈祷:“怪颅一定没事,一定没事!”

    数个时辰过去,微弱的晨光透过窗户纸射入屋内。刘驽端详着手中的怪颅,表面裂纹依然,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不禁重重地叹了口气。

    怪颅早已精疲力尽,躺在他的掌心睡着了。

    他小心翼翼地将怪颅放入腰间皮囊中,出门洗漱用完早膳,之后便在大殿上召集掌剑门各位首领,商量今日征战之事。

    众人陆陆续续地到来,见掌门端坐在台阶上的太师椅中,除去脸上精神略有疲惫外,看上去身体已无大碍,皆是大感松了一口气。

    狄辛身为谍报首领,上前向掌门禀报昨晚城外敌军状况,“启禀掌门,少林寺法严和尚和霹雳堂堂主苏青重伤未死,根据本门在敌营中的耳目送来的情报,苏青因为此战失利大感受辱,为了报复掌剑门,他决定违其门派中规矩,将霹雳堂‘火雷三技’献给黄巢,用来攻打长安城。”

    “何为火雷三技?”刘驽眉毛皱了皱。

    “所谓火雷三技者,火雷弹、火雷车和火雷炮是也。据说当年霹雳堂的初创之人霹雳老祖乃是出身行伍,这神火三技便是他从军打仗时总结出的窍门。火雷弹配方原料易得,通过火雷炮便可以远程发射,若是将火雷炮架在火雷车上,便可将炮四处运输,指哪打哪。火雷弹威力巨大,落地后能爆炸掀起数层气浪,顶得上数名高手联手合攻。若是让黄巢大军学会火雷三技,打造出无数的火雷器具,只怕本门再无与其抗衡之力,长安城陷落也只是早晚间的事情了。”狄辛答道,一边暗暗去瞅台阶上掌门的脸色。

    他的话在大堂上引起轩然大波,任谁都知道,黄巢大军之所以这些天按兵不动,不过是因为雪天难以展开阵型的缘故。只要大雪融化,黄巢大军必然会全力攻城,届时若是彼军有霹雳堂火雷三技相助,必然会如虎添翼。

    掌剑门本就人手短缺,加上城中尚存的三万多唐军自皇帝逃跑后士气消沉,届时难保不会被黄巢一网打尽,回天无力。

    刘驽动了动嘴,本想斥责狄辛打击本方士气,可刚启嘴唇便又合上。

    他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视了一圈,片刻后缓缓说道:“诸位头领,你们都是本门中的栋梁,眼下掌剑门面临生死存亡,不知你们有何看法?”

    大仆射谢暮烟首先站出身来,“掌门,不如咱们避开黄巢大军的锋芒,趁着这些天大雪还未完全融化,找个夜晚撤出长安城。只要咱们留得青山在,不怕往后没柴烧。”

    她的话在众首领中引起一阵共鸣,特别是武事长老张德芳和剑堂堂主何为贵尤其赞同她的建议。

    张德芳负责盘点上次战役中的本方伤亡人数,对结果感到触目惊心,上前道:“掌门,我赞同大仆射的看法,本派总共三百多人,昨天一战便阵亡了一百余人,其余人等大多带伤。若是这么继续打下去,只怕本门为数不多的人马都要搭在这长安城了,为今之计,走为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