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武侠开端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基因记忆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基因记忆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望君!望君!”

    视频中,几乎震破苍穹的呼喊声,渲染着这个世界最狂热的崇拜。

    如果,那些依靠着人设、颜值、炒作、自身努力的明星,加上一些专业人士,为其量身打造的作品,都能收获一群狂热的粉丝,驱使着他们向脑残一样地疯狂崇拜,即使做出种种肮脏行为,依旧受到粉丝追捧的话……

    那么……

    如同一柄凛立寒峰的炎流名剑,以氲氤剑光,映射进寒气中的世界,让这个冰冷世界,显得温暖许多的一页书,又能收获怎样的狂热?

    或许,林牧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娱乐明星,因为他没有那些明星维护人气的手段。

    但,仅凭“一页书”三个字,还需要那些可笑的技巧么?

    瀛岛之上,当听说林牧与四名红颜知已结婚时,在林牧的女粉丝群体里,就已经是喧闹一片,羡慕着林牧的随心所欲,可惜着自己不是那四个女孩中的一个。

    这种复杂的心情,加上林牧从成名以来,从来就没有隐瞒过自己的情感状况,女粉丝对此有心理准备,并没有发生“一页书结婚、女粉丝失望自杀”之类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听起来似乎很荒谬,但确实是现实存在的,比如说前世的成龙,在突然曝出结婚之后,就有瀛岛的女粉丝选择了自杀。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那也没什么。

    坏就坏在《精武英雄》的出现,一下子让整个瀛岛的女粉丝意识到一件事……

    在一页书的身边,原本一直有个暗暗喜欢他的瀛岛女孩……千叶光子!

    电影中,那个俏皮可爱,温柔善良的女孩,受千叶一真影响,在现实中,同样帮助了许多人,jk团队那些女孩,就曾得到过她的帮助。

    这样的一个女孩,喜欢一页书,陪伴了几年,如同一个小女孩崇拜英雄一样地在一页书身边,到最后,却仍旧是以失落结尾?

    “望君!望君!光子!光子!”

    一个瀛岛女粉丝团体,举着林牧、千叶光子的合影走在街道上,嘴里喊出的这些话,让林牧一下子明白了她们的意思。

    把千叶光子,当成了自己的精神寄托?

    ……

    林牧看着这样的视频,在一旁苏桃花饶有深意的目光中,额头冒出一层细汗。

    “瀛岛粉嫩的女粉哟,咱们的望君,不趁着这个机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艹粉之旅么?”

    这些流氓话,在以前的苏桃花身上绝对不会说出,结婚后一直受林牧物质与精神的双重灌输,在单独相处时,颇有点女流氓的意思了。

    艹粉啊?

    林牧也想,尤其是想到那些喜欢cos,又有各种经典动漫美少女形象可供参考的瀛岛女粉,如果cos个飞天小女警、静香、皮卡丘、小新他妈这些经典形象后,自己再学学加拿大炮王……

    嘿嘿嘿嘿……

    问题是,这种事等到自己去瀛岛时,私下里说啊!

    几十上百万个女粉一块上,租下整个体育馆,那才是正确姿势,现在当着自己四个老婆的面这么喊,不是添乱么?

    没的说,瞬间扑倒眼前的苏桃花:“小姑娘一个,你也吃醋?别吃醋了,蜀黍请你吃点不一样的……”

    ……

    这种收获,林牧只能说声抱歉,自己已经成家,身边的家人,才是自己首要考虑的对象。

    苏桃花四人的怀孕,让林牧感受到一种大平静的同时,内心压抑的身体感觉,也形成两种截然不同的触动。

    混乱与平静、无序与安宁。

    给苏桃花四人捏了好一会肩,终于请到一晚玩游戏的时间,到了单人间里,进入游戏仓的林牧,再进入时,却不是《天地》的武侠世界,而是自己借用《天地》计算力,开辟而出的单人空间,里面竟是与现实的环境完全一致,自己就站在自己家的大门口。

    紧守的心神,一瞬间放松,来自身体基因深处、原本被压抑着的信息,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世界……崩毁!

    原本熟悉的现实世界,仿佛倒带的录相般“回放”。

    眼前熟悉的房子,急速变幻中,从有到无,从眼前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两间红砖绿瓦的老式房子。

    在自己身边,站着两个人,是林父与老人,不过他们的面孔都很年轻,林父的年龄看起来,比自己还青稚。

    “伟,要结婚了,早点要个孩子,别胡混了,早点定下心来,好好过日子……”老人叮嘱道。

    自己出生前,林父的记忆?

    “……我明白!爸!我再不跟人喝酒胡混了!过段日子我就跟着四叔去煤矿打工去!”

    林父熟悉的声音,震撼着林牧的心神。

    自己小时候,隐约听母亲说起过,自己父亲当初为了养活一家人,曾经做过多么繁重的工作,甚至有几次都面临生命危险。

    现在,令林父印象最深的,不是那些疲累的打工生涯,而是期待自己出生的欢欣心情?

    那种铭记在基因深处,如同穿越时空般的欣喜之情,让林牧彻底呆立当场。

    ……

    林牧甚至不知道,自己周围的环境,是何时又发生变化的!

    红砖绿瓦,恢复成一片破败土房,现实里老爷子都一把岁数了,此时在林牧眼前,却是一个七八岁的儿童形象。

    “娘,我饿!”

    “……不哭不哭,娘刚挖的荠荠菜,你先吃点垫垫。天灾刚过,新粮食还没下来,咱得省着点吃,嗯,不哭不哭,再过些天,等粮食下来了,我给你蒸窝头吃!”

    窝头……

    那种被饥饿与希望包围的复杂感受,从基因深处,充塞林牧每一份神经。

    这是老人前半辈子印象最深的情绪!

    ……

    一份份记忆,一个个场景,在林牧的心里、眼前,如走马观花般地飘过。

    父亲、老人、祖先……

    有的记忆,是自己直系的男子,有的,则是女性。

    自己的身体,仿佛刚刚“觉醒”,基因记忆,才刚“解锁”近代亲人的基因信息。

    在这些记忆中,林牧看到了温情,看到了饥饿,看到了新国建立,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