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修仙之第一女配 > 第两百七十五章

第两百七十五章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strong>“各位前辈。%乐%文%小说 www.しwxs.com”白锦希恭敬地行礼道。

    “都通知完了?”沐阳王轻捋着自己的胡子,看起来好似人间七十余岁的和蔼老者,然而说出的话却带着无法忽视的威严。

    “都已经告诉他们了,且让他们都在内城之中,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乱子。”白锦希谨慎地说道,她转头介绍起身后的人,“他们都是我此次带回来的人,我的妹妹和千川宗的宗主。”

    其余的鬼王从白紫苏与岑怀安的身上一扫而过,旋即看向了一身铠甲的姜厉:“那么他呢?”

    “姜厉。”简略的两个字却让不少鬼王蹙起了眉头。

    “无知狂妄,鬼王姜厉是何等人物,岂能任由你这小儿取此称号?”沐阳王双眼如炬地盯着姜厉,却见他没有露出丝毫的怯意,心情反而好了些许。

    “我说是,那便是。”姜厉斜睨着他们。“三个分神期,两个合体期,连一个大乘期都没有,东夏已经沦落到如此境界了吗?”

    “你!”沐阳王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另一名鬼王打断了。

    “好了老沐,这有什么好动怒火的,大家都是死过一次的,怎么连这点都看不开?”雎炀王笑呵呵地制止了沐阳王,他看起来不过弱冠之年,容貌俊朗,只是一双眼眸似是藏着沧桑。

    “你说得对,东夏已经没有大乘期的人物了,且愈来愈适合鬼修的修行,所以鬼修都往往压过人修一筹,或许这也是天穹破裂的前兆吧。”雎炀王大大方方地说清楚了他们如今的处境。

    “对了,溯世镜找回来了却被争相哄抢?”雎炀王饶有兴趣地问道。

    “是我拿出来的。”白紫苏承认道,“既然他们不相信,就让他们自己验证吧,反正溯世镜与我有联系,谁也偷不去的。”

    白锦希悄悄地在底下拉扯着白紫苏的衣摆,让她的态度稍微软和一点,白紫苏默不作声的收回了被拉扯的衣摆。

    雎炀王没有半点恼怒,反而十分赞赏的颔首:“你说的不错,由他们闹去吧,倘若谁敢吞下溯世镜,本王帮你找回来。”

    “那就多谢阁下了。”白紫苏就当是雎炀王对自己的承诺。

    “无妨。”雎炀王摆手,“你们在宫殿的所作所为,我们这些老头子知道得一清二楚,千川宗的宗主,你说这天穹最多抵挡千年,是否属实?”

    岑怀安拱手道:“不敢欺瞒。”

    雎炀王长叹了一口气,望向了伫立于东夏顶端八万年有余的苍穹,如何能够想到它会是一道催命符呢?

    “罢了,这样也好,被困于天穹千余年,总该去看一看这天穹之外的世界,去看一看真正的人间。与人斗,与地斗,与天斗,其乐无穷,虽败犹荣。”雎炀王与其他鬼王相视一笑,与之前宫殿里的鬼王不同,在他们的身上带着一往无前的洒脱和孤勇,说到这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期望和战意。

    “前辈大义。”白紫苏对于这样的孤勇深感佩服。

    雎炀王含笑接受了白紫苏的敬意,随即吩咐了几句白锦希,这才让她们离开此地。

    白锦希一边走一边向他们解释道:“他们都是东夏最厉害的鬼王,当我来到东夏的时候,第一个遇见的便是雎炀王,他看出我非东夏人……额,是鬼,所以带着修炼,甚至还让其他鬼王捧着我坐上了圣女的位置。”

    “说来,他是我的第二任师父。”说及此处,白锦希的语气淡淡,却藏不住些许的黯然与怀念。

    “星河老人在我离开风荷谷之前就已……”白紫苏戛然而止,有些话还是不必说得太明显了,“不过他也说了,只要你能活着回去,星罗盟的盟主便只能是你。”

    “我也想回去,可惜我这副身躯又如何重现于人前呢?我师父一生经营的星罗盟,因为我这个鬼修盟主而遭到众人攻歼,那我的罪过岂不是太大了。”

    白紫苏沉默了一会儿:“你想回去吗?”

    白锦希耸了耸肩,无所谓的摊手:“我回去做什么?除却我师父以外,难道南府还有让我牵挂的人吗?”

    “有一件事我想有必要告诉你。”白紫苏让白锦希找了一处无人的地方,避开了岑怀安,只有姜厉忠实地站在她的身后。

    “你到底想说什么?”白锦希见到白紫苏如此神秘的样子,有点不耐烦的问道。

    白紫苏从芥子环中拿出了一颗布满血丝的珠子,抵到了白锦希的面前,解释道:“这是我骗来……偶尔得来的龙族寿珠,当年白家的人全部被灵域洛家的长老沉入湖底炼尸,我母亲因为拥有端木家的血统,所以她的身体而被炼制成尸王。”

    “只是在此之前,还需要一缕生前饱受折磨,死后怨气庞大的魂魄来蚕食我娘的魂魄,然而中途因为我的插入而让她们一同进入了寿珠之中,直至我进入了风荷谷收集到了足够的百魂草,才将她们释放了出来。”

    “所以呢?”白锦希抿唇,对于白家的事她从来都不愿意回想。

    “所以让你也来见一见那个魂魄。”白紫苏捏紧了寿珠,从中升腾起一缕暗红色的青烟,在半空中边城一道虚浮的人影。

    那是一个艳丽如花的女人,纵使不戴任何珠钗,也颜色分明,当她睁开双眼的时候,一股难以抑制的恨意流淌在她的眼中。

    白锦希嘴唇轻颤:“……娘亲?”

    玉玲珑冷冷地看着白锦希,满怀厌恶:“谁是你娘,不要乱喊我,你就是个从外面抱回来的小杂种!”

    白锦希低下头,忍受着玉玲珑的谩骂,幼年深植于心头的怨毒,无论是未曾修行前的孱弱女童,还是修行之后让万鬼臣服的圣女,依旧逃不过这样的恶毒。

    白紫苏叹了一口气,一把掐住还想要继续骂下去的玉玲珑,冷然道:“玉玲珑,你最先清楚你现在的处境,她不是你能够骂的人。”

    “白紫苏,你放开她吧。”白锦希无奈地说道。

    白紫苏抬起头:“你不懂,由她慢慢说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