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修仙之第一女配 > 第两百七十三章

第两百七十三章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strong>“东夏之外的世界我并不清楚,但是东夏的天穹却是在千川宗的密卷里解释得一清二楚,不过因为千川宗的密卷只有宗主和长老才能翻阅,所以知道这个秘密的现在就只有我了。”

    岑怀安舔了舔有点皲裂的嘴唇,觉得喉咙有点干涩,毕竟他当初知道的时候也是无比的震惊,也不知道他们能够接受的了。

    “其实早在三界大战结束之后,东夏早就该从人寰毁灭除名了。”岑怀安望向了血发黑瞳的姜厉,叹息道,“你不是说东夏因为违背了天道意志,所以才引发了三界大战吗?说实话,天道只是迁怒而已,真正原因是东夏出了第一个忤逆天道的人,他上通天界,下潜幽冥,畅游人间,其实力之强,非你我所能揣测,然而就是这样的强者拒绝了轮回,将自己置身于天道的规则之外,甚至还言道我命由我不由己,成为了世间的第一个逆灵……”

    “九霄凭何载大道,阴冥谈何论死生。宁可自断轮回去,胜败由我随天恨。”白紫苏悠悠的念出了这首诗。

    岑怀安大惊:“你怎么知道那人的话?”

    白紫苏也吓了一跳,却抿了抿唇,不愿明说。

    这是她在祭台上听闻到的诗,仿佛能够见到有人仰天诘问,人如蝼蚁,熟不知蝼蚁亦有命,不愿屈服,所以宁肯承受着漫天的雷劫,承受着地狱升腾而来的业火,也不愿意进入轮回之中。

    她不由自主地伸手抚向了额头的印记,总算明白这印记所代表的传承是什么了,原来她还在奇怪,为何这传承非要让她来继承,却原来是因为同为逆灵。

    “继续说吧,东夏的天穹。”姜厉感知到白紫苏的心神不宁,赶紧让岑怀安继续刚才的话题。

    “哦哦,好吧。”岑怀安组织了一下言语,再道,“因为三界大战的缘故,再加上天道在东夏紊乱,所以东夏大乱,差点就要毁灭了,直至另一名逆灵的出现而力挽狂澜,然而正如之前所言的结局,那名逆灵被南明离火焚烧成灰烬,却也在最后一刻寻找到了中央戊土,以此为根基将东夏藏在了时空裂缝之中。”

    “只是时空缝隙太过危险,所以便以当时的两大宗门为支柱,在东夏的顶上创建了一个天穹,这其中一个宗门便是千川宗。”

    “其实,这东夏的整片天穹便是以溯世镜延伸而出的一个大镜面,反射着时空缝隙的风暴,然而溯世镜被盗走了,让天穹失去了根基,在八百年中逐渐被消磨,时至今日,恐怕就快要支撑不住了。”

    白紫苏总算明白了千川宗与溯世镜对这东夏到底意味着什么,然而还有一件事她有些疑惑:“既然是当时的两个门派,那么还有一个门派是什么,它又能做什么?”

    “呵。”岑怀安嘲讽地笑了笑,“那另一个门派本来该是他们守护天穹才对,结果他们在三界大战结束的时候,趁机逃到了天穹之外,所以这个任务就沦落到了千川宗的头上,让历届的长老与宗主都不得不在天穹之外守护着,这才让常聪偷走了溯世镜。”

    “对了,你在外界有没有听说过那个无耻的门派?”岑怀安好奇地问道。

    白紫苏疑惑地望向了岑怀安,道:“那个门派的名字。”

    岑怀安想了想,答道:“玉皇山。”

    玉皇山三字一出口,白紫苏蓦地看向了神色平静的姜厉,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太蠢了,居然没有想到这层关系。既然天凤尊者将自己看作他的师父,而姜厉将她看作他的主人,貌似都与同一个人有所关联。

    也就是说,或许是姜厉口中的主人,同时也是天凤尊者的师父,不仅创建了玉皇山,甚至在东夏力挽狂澜,然而这样的人物究竟与她有何等的关系,引得天凤尊者与姜厉都将感情迁移到她的身上?

    “姜厉,你认识天凤……玉尘吗?”白紫苏问道。

    姜厉的眼眸微沉,语调减低:“玉尘子,我自然晓得,他是您的座下弟子,不过却是个废物,明明在您身边都无法护您周全,并且辜负了您的谆谆教导,自甘堕落了下去,着实可恶。”

    白紫苏还想要继续问下去,却被远方而来的浩荡声势给打断了,她抬眼望去,只见数千名鬼兵朝着他们飞来,随即对姜厉恭敬道:“不知殿下莅临,还望恕罪,圣女特请殿下进入内城相见。”

    姜厉看向白紫苏,征求她的意见,见到白紫苏颔首,他便让前面的鬼兵带路,而自己亲自护送着白紫苏的安危,顺便捎带着一个岑怀安。

    兴许是对于这种不公平的待遇习以为常了,岑怀安没有像最初那般吵闹了,而是紧闭着嘴巴,搓着双手,略显紧张。

    白紫苏见到岑怀安那副怂样,总觉得他辜负了自己的那般清秀的长相,明明是一张眉清目秀的书生模样,却偏偏做着市侩粗俗的动作,一下子就破坏了他的气质。

    “你也别紧张,说不定你还没资格见到圣女呢。”白紫苏安慰道。

    岑怀安对其丝毫不领情,甚至还怒目而视。

    鬼城建筑在极深的地底之中,而内城则是在地上,所以白紫苏一路向上,仿佛从灰蒙蒙的天空渐渐进入了黑夜之中,在经过一段漫长的黑夜之后,她又见到了灿烂的黎明,一切都明亮了起来。

    在天穹之下的内城精致唯美,四周环水,河流两侧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一座偌大的宫殿伫立在中央,飞檐楼宇,红墙黛瓦,然而再怎么好看的宫殿也挡不住里面所散发而出的浓浓煞气,数百名实力强劲的鬼王聚集在此,或轻蔑或兴致勃勃地盯着姜厉等人的到来。

    白紫苏跟随在姜厉的身后,走入了最大的殿门里,只见里面鳞次栉比地坐着鬼王,仿佛是依照着实力而坐,越是厉害者越在宫殿的最深处。

    姜厉目不斜视地朝着宫殿的最里面走去,白紫苏也亦步亦趋地跟上,她相信以姜厉的实力,这些鬼王根本不足为惧。

    而在宫殿的尽头是一张巨大华丽的王座,上面坐着众鬼心悦诚服的圣女大人,但是白紫苏在看清那名圣女大人的时候,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脸色惊疑不定地看着此人。

    “白锦希,你怎么就变成了鬼修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