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修仙之第一女配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成功甩锅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成功甩锅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既然白道友都如此说了,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了,当初在澄心湖证道之时,沐风师兄曾见到过白道友映射出了一条龙族,不知白道友和龙族有何联系?”君修瞒着所有人,与白紫苏暗中传音道。

    白紫苏心中一凛,原来他们南府书院所图的果然是这个,想起琳琅的龙族身份,她顿时为这个小姑娘担忧了起来,但她也在一早就想好了借口,神情不变的传音道:“君修道友,你真想知道这个?”

    一听到这话,君修就知道有戏,他笃定道:“此事于我们书院有莫大的联系,还请如实告知。”

    白紫苏有些为难的传音道:“道友有所不知,我出身于南府的一个小国临云国,那里的皇族虽然是人族,但却有极浓的龙族血脉,尤其是皇族中的佼佼者顾九黎和顾秦明,我曾与前者有所仇怨,后者却是我的恩人,曾用金龙化身帮助了我不少,故此也沾染上了他们的一些因果,或许正因如此才映射出了一条龙。”

    君修的双眸闪烁,若有所思的喃喃道:“原来如此……临云国。”

    “看在君修道友帮助我们的份上,也不妨再多说几句,我的恩人早就寿元已尽,魂归冥府,顾九黎也已经不在临云国了,至于他身在何处,或许顾九黎的道侣,落华峰的白露晨会很清除。”

    毫不在意的甩锅给了白露晨,白紫苏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反而极为的舒畅。

    君修恍然大悟道:“多谢白道友告知,书院上下感激不尽。”

    “言重了,互取所需而已。”白紫苏大大方方地说道。

    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情报,君修整个人都异常兴奋地离开了沙地,白紫苏望着南府书院那势在必得的态度,为白露晨今后的处境感到好奇。

    身后的赫连华以复杂的神情望着她:“你答应了他何种条件,我都会双倍还给你……”

    “你想多了,我只是告诉他们一条消息而已,并且对我很有利,所以你不必想着亏欠我。”白紫苏打断了赫连华的话。

    “好。”赫连华也不推脱,点头道。

    “嗯……”怀中的阿莎丽突然嘤咛了一声,眉头蹙起,冷汗连连,一副痛苦难耐的神情。

    归时燕见此,适时提醒道:“她受了极重的内伤,又有九阴狐火的侵蚀,现如今恐怕撑不住多久了。”

    “那该如何?”白紫苏问道。

    归时燕的话锋一转:“找到般若寺的菩莲和尚,他所修行的释迦佛法正好可以治愈九阴狐火一类的伤势。”

    听到归时燕的话,白紫苏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即就决定要找到般若寺的菩莲,只是风荷谷茫茫无边,又该如何寻找?

    一直被人所忽视的段玉书终于突出了自己的存在感,他轻咳了一声,试图将白紫苏的注意力转移到他的身上:“我虽然不知道般若寺的人在何处,但我能够联系到星罗盟的人,让他们卦算出来具体方位。”

    白紫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之前她还想要将此人赶走的,没想到他还有这个用处,点头道:“那就多谢道友了。”

    段玉书顺着杆子往上爬:“你我之间何须道谢。”

    “又是一个。”玉皇山弟子低声嘀咕道。

    白紫苏默然,没法解释此人接近自己的别有用心,但是什么叫做“又是一个”,她明明一个都不想要!

    段玉书为了在白紫苏的面前表现,立即二话不说地通讯给了星罗盟的好友。

    ……

    “嗯,林道友可算好了?”

    在风荷谷的某处,萧未染温和地笑着,看似宛若春风,实则气势迫人,在他面前的昊义盟弟子战战兢兢地拿着自己的罗盘,欲哭无泪地卦算着。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他们星罗盟的人是精通于卦算一道没错,可他们的道法是星轨之术啊,不是拿来给你们这些人卦算的!还一个个都威逼利诱的让他们算,算完之后还不给报酬,本宝宝大大的委屈!

    #你们这样迟早会失去本宝宝的!#

    谁也感受不到林蒙心中的血与泪,他就这么默默地卦算着,只是偶尔竖起耳尖,偷听一下面前二人的谈话。

    “阿染,如果白紫苏就这么死了,你是不是就会……”涂山冥月一直跟在萧未染的身后,她算准了萧未染的性子绝不会对她赶尽杀绝,所以她就算是不要自己的脸面也一直跟着他。

    可没想到萧未染一进入风荷谷就抛弃了琼光派的人,转而找到了好几名星罗盟的弟子,逼着他们卦算出白紫苏的位置,可前面的人都卦算不出白紫苏的生死,她破天荒地看见萧未染的身上出现焦灼绝望的情绪,即使他掩饰的再好,也逃不过她的双眼。

    “若紫苏还活着,我穷尽天地就会找到她,若她身死道消了……”萧未染轻缓却坚决地说道,“我会去幽冥陪她轮回,转世再相逢。”

    “你疯了,不过是个白紫苏而已,修仙之人必须勘破红尘,清心寡欲,你若连七情六欲都控制不住,如何成就大道!”

    萧未染眼神极淡地扫过愤怒的涂山冥月:“她就是我的道。”

    涂山冥月听到此话,震惊地颤抖着嘴唇,骇然地盯着萧未染,道:“不、这不可能!你们才认识多久,你对她的执念不应该如此之深才对!是她、是白紫苏使用了其他手段对不对,否则像你这样的人不可能会这么执着的!”

    萧未染的眸色变深,笑道:“有什么不可能的,我本就是为她而生的……”

    后面的话戛然而止,他感受着胸口处跳动的南明离火,那鲜活而炽热的火焰在注入他体内,为他驱赶焚血之毒的时候,也将一些尘封的回忆冲撞开来,他一遍遍的在心底念着白紫苏的名字,将她念成了自己的信仰。

    “可她是有婚约的人,而且她的未婚夫可是灵域方家的少家主,你一个人如何敌得过?”涂山冥月还是不愿放弃,更不愿萧未染与方商麓对上,危险难料。

    “他?一个疯子而已,紫苏不可能爱上他的。”萧未染想起灵域的秘闻,毫不在意道:“况且他不过是灵域的一颗棋子,活着还不如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