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福妻有毒 > 448自觉严谨终有漏

448自觉严谨终有漏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爱书屋】,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真一大师的诵经之声越来越急促,林梦瑶只感觉身体所受的吸力越来越强,终于,在真一大师那宛若洞悉一切的目光中,林梦瑶感觉身子一重,再睁开眼睛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映入眼帘的便是凝云阁的一众人等!

    顾北辰的眼泪还挂在脸上,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睁开了眼的林梦瑶,刚刚分明是脉细全无的!

    “梦——梦瑶——”试探着唤了林梦瑶的名字,顾北辰再次伸手去探林梦瑶的鼻息。只感觉一阵温热扑上手指,那是生的气息!心有不解,可顾北辰还是激动得惊呼起来:“快快快,你们快来给梦瑶探脉——”

    这“你们”自然是指在房里守着的几人:秦安、黄忠仁,以及郭矍。

    在林梦瑶看来,灵魂飘到京华,且看着孟艾出生,相隔时间必然很久,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看来漫长的灵魂出窍时间在顾北辰这里只有一瞬,说得在具体些,只怕也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也正因为如此,顾北辰对林梦瑶脉象全无后醒来,虽有不解,却没有疑惑。←百度搜索→【爱书屋】

    林梦瑶莫名昏厥,现在又莫名醒来,众人皆是惊诧不已。

    三人分别给林梦瑶把脉,皆是大惊她的恢复。或者,这也不叫恢复,因为林梦瑶昏迷之时,脉象皆是平稳的,除了之后有那么一瞬的停滞。

    秦安、黄忠仁和郭矍三人低语了一阵,三人有着共同的疑惑:在林梦瑶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自不会认为林梦瑶之前的昏迷是佯装的,事实上,也没有能佯装出那濒临死亡之状来。

    秦安犹豫了一阵,看向郭矍,道:“郭先生,您觉得是否有何异药,能在不知不觉中杀人于无形?”

    这样的药,自然是有的,要么是烈毒。要么是幽香。而当今世上能做出这等事情的用毒者便是郭矍,用香者便是庙夫人。郭矍自不会是凶手,庙夫人也没有杀害林梦瑶的理由,那么唯一可能的便是受教于庙夫人的顾如玉了。

    郭矍并没有回答秦安。只是蹙眉看了秦安一眼,而后便与刘氏、顾北辰叩礼告辞,这自然是去寻庙夫人去了。他和顾北辰的想法一样,若是林梦瑶真的中了顾如玉的毒,那么顾如玉绝不会解毒。唯有寻庙夫人。

    看着郭矍匆匆出去,顾北辰若有所思。刚刚秦安问郭矍的问题,他凝神听到了的,本以为郭矍回有所回应,不想却是离开了。只不用多想,这郭矍也定是寻庙夫人去了。

    秦安和黄忠仁往外屋而去,针对林梦瑶的情况再次合计着。刘氏和顾北辰在里屋陪着林梦瑶。

    “孩子,你可有什么地方感到不自在?”刘氏面上的泪痕还在,早间涂抹的胭脂也化开了,可因为那真切的慈祥。人反倒显得更让人亲近了。

    林梦瑶感到其发自内心的担忧,当下心中触动,感念不已。应道:“让母亲担忧了,梦瑶无碍,倒是母亲跟着受了惊,实在是梦瑶不孝。”

    “你这孩子,都说的什么话?我们是一家人,我也当你是女儿看待的,怎能不担心你?”林梦瑶此刻转醒,刘氏已经在心里默念了上千遍“阿弥陀佛”了。哪里会有责怪林梦瑶的意思,当下宽慰道:“你且好好养着身子,你好了,便是对我最大的孝顺!”

    想着林梦瑶刚刚的状况。看着顾北辰眼中深切的情谊,刘氏知道,此刻自己是不便久留,当给这小两口留下些空间来。于是,又寒暄了几句,便出去了。在外屋。刘氏又向秦安和黄忠仁再三询问了林梦瑶的状况,直到秦安和黄忠仁承诺今日就在凝云阁守着,她这才放下心来,出了凝云阁。

    “红绡,梦瑶今日这病得实在蹊跷。你且往白马寺去给菩萨上柱香,然后请真一大师前来府中一趟。”

    “夫人,真一大师不是往京华去了么?”

    刘氏一怔:“是呢,我竟给忘记了。不过,也是不妨事的,你且往白马寺去去,上香后与寺里的小和尚说说,若是真一大师回来了,还请他第一时间传个话。”

    红绡应了声,扶着刘氏,一句话在肚子里徘徊了许久,终是不知当讲不当讲。

    红绡跟着刘氏数十年了,刘氏焉能看不出她的异常来,于是道:“你是个藏不住话的,有什么话便说,何妨憋在心里?”

    斟酌了一番,红绡终是道:“夫人,少夫人虽有些心思,可终究没有过害人之意。但是,有些给人心思单纯的,却也未必如面上看得那般。”

    “你说话一向直率,今日怎的也拐弯抹角了?”

    “其实,不是红绡说话不直爽,而是夫人心中有数,只不愿相信罢了!”

    红绡这话完全符合性子了,直来直去,虽不甚中听,却也说到刘氏心坎里去了。刘氏不是个糊涂人,这府里发生的事情,虽不至于样样知晓,可终究能耳闻一二的。譬如说,那顾如玉的事情。没错,刘氏是疼顾如玉疼得紧,可并不能说她就能对顾如玉做的事情睁只眼闭只眼。

    在从云州回来的船上,她看到了顾如玉推林梦瑶的那一幕,当时她吓坏了,可是终是看到顾如玉拉着林梦瑶站稳了脚跟,也便没有直接追问,而是让人多留意些。至于回到顾府之后,出于保护的目的,凝云阁的事情刘氏也盯得甚紧,莫说那王巧兰众所皆知的探访,就是她身上用的香有何异样,她也是清楚的。王巧兰所用香料,搀和了不少对胎儿有害的物质,只用得不高明,熏些艾草还是可以破解得了的。也正因为林梦瑶每每都会熏艾草,刘氏才没有插手。

    当然,刘氏的不插手肯定不是为了王巧兰,即便是再同情王巧兰的遭遇,再感念杜壮牺牲性命的相互,刘氏还是不能容忍王巧兰对顾家血脉下手的。可问题就出在,王巧兰是个乡野村妇,如何能有那样的手段?

    这背后必是有人指使。

    而,这背后指使之人,刘氏知晓,却不敢相信,不忍相信。

    眼下红绡指出,又想到林梦瑶今日的状况,刘氏不由得握紧了双手,那指关节处甚至泛了白:“红绡,或许我真该做点什么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aishu5.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