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福妻有毒 > 072啼笑皆非话姻缘

072啼笑皆非话姻缘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顾如玉却是愣怔着没有应声,林梦瑶不免诧异望去,却见她正看着自己发愣。

    “如玉妹妹……”

    再唤一声,毫无回应,诧异之余,注意到她的眸子,竟似在她眸子里看到了一丝遗憾与狠辣。心中一骇,欲再细细观看,那刘氏已经推了顾如玉一把。

    “玉儿,你嫂嫂跟你说话呢!”

    得了刘氏提示,顾如玉才缓过神来,见林梦瑶盯着她,不动声色地拢了拢袖口。低眉间,眼中已经清澈如春水,满脸皆是笑意:“嫂嫂见谅,昨儿个挂念嫂嫂,故而连夜赶了回来,这不,现下还有些缓不过神来。”

    顾如玉如此,林梦瑶自也是感叹道:“让如玉妹妹惦记,真是过意不去。”

    “嫂嫂这是说哪里的话,我们本是一家子,何来过意不去的?”顾如玉走了只不过十天,言行吐纳间倒是有了不少变化:“再者说,我与嫂嫂一见如故,都恨不得真做了姐妹才好!”

    这话说得合情合理,旁人听了也是感叹二人情深,可听在林梦瑶耳边却是另一番意思了。做姐妹?本就是姑嫂的身份,本不就宛若姐妹了。了然顾如玉对顾北辰的心思,林梦瑶难免想到,她这话里的“姐妹”只怕是想由顾北辰做引了。可是,这般想法也未免太过荒唐了些,顾如玉和顾北辰可是亲兄妹,那是于礼不合,于世道所不容的!

    林梦瑶想得颇多,可面上仅仅是感慨之色,握着顾如玉的手便是热泪盈盈。

    “看你二人这般好,我这心里呀,也是安慰。”刘氏看着二人,拉了二人的手便是握在掌心里:“你们呀,都是让我心疼的孩子,要真的做好姐妹才能按了我的心啊!”

    也不知是否多思,林梦瑶总觉得刘氏今日也是话中有话。可是,细细想来,又觉得不太可能如自己想的那般。真若那样,顾府还不被人戳穿了脊梁?!

    “自当谨记母亲教诲!”

    姑嫂二人齐齐应了声,引得刘氏又是一阵别有意味的宽慰。三人于房内家长里短,好不欢喜,不知不觉已是日上中杆时候,院子里响起了下人与顾北辰请安的声音。

    “辰儿回来了!”

    刘氏率先站了起来往外走,面上欢喜异常;而顾如玉,在闻得顾北辰的声音时,也是翘首以盼之姿,见刘氏起了身,也便急急跟着。林梦瑶自也是款步随其后的,开门之际,却见走在前面的母女别有深意的一阵对视。

    心中“咯噔”,林梦瑶心生不详。

    “娘亲安好!”

    顾北辰与刘氏行了礼,便径直向林梦瑶走去,伸手便是将她脖颈间的丝帕拉了拉,然后才注意到顾如玉。

    “如玉妹妹竟回来了,怎的不多陪陪姑母?”

    “我这是……担心嫂嫂的身子,所以……”

    顾如玉急急回应,却不想话未说完,顾北辰已经忽视了她去。只见顾北辰转身面向林梦瑶,满目关切的问着:“今早起来,身子可有感到不适了?”

    这突如其来的发问,倒是让林梦瑶一愣,半晌回过神来应着:“并不碍事的。”

    “怎的不碍事了,只一日未能康复,我便一日不能安心。”并不避讳,顾北辰直抒胸臆:“我今日便开始喝汤药了。”

    这喝汤药的意思唯有林梦瑶理解,他是要喝足七日的汤药,然后帮助林梦瑶解了毒的。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满腹复杂,林梦瑶喃喃着粉唇,终是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两人沉默之际,刘氏开了口:“梦瑶身子不爽,辰儿也是大病初愈,都是不能太过劳累,还是快快进了屋里去才好。”

    一行人自是往屋里去,刚刚坐定,刘氏又道:“辰儿,梦瑶,母亲今日前来,其实是有一事要与你二人相商……”

    “噢?如此凑巧,儿子也正有一件事欲与娘亲商量呢!”顾北辰打断了刘氏的话,自顾着先说了起来:“娘亲若是不急,倒是先听听孩儿的事情如何?”

    也不待刘氏开口,顾北辰继续道:“想来孩儿前段日子昏迷不醒,不仅误了与梦瑶亲事,还委屈她与赤公子拜了堂。故而,孩儿想着再与她补一次婚礼。”

    “什么?补一次婚礼?!”

    刘氏惊诧不已,不敢置信的问出了声;顾如玉自也是诧异,手中的帕子都被揪得不成样子;而作为当事人的林梦瑶,也是满目疑窦,疑惑是听错了。

    再补办一次婚礼?

    顾北辰真的知晓自己在说什么吗?由古至今,还从未听说过这样的先例。

    “没错,再补一次婚礼。”顾北辰全然不顾刘氏与顾如玉的诧异,给了林梦瑶一个眼神,示意她安心,又道:“三媒六聘一应俱全,迎亲拜堂一个不少。”

    “这……这于礼不合!”

    “礼,乃人所立。莫非娘亲觉得梦瑶为我顾家所做的牺牲,配不得这般?还是娘亲觉得,救了辰儿一命的梦瑶,就该当在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为人嘲讽诋毁?”

    如日诘问,林梦瑶也是了然顾北辰的心意了。想来,那日白马寺里两妇人对她的讥讽,让他入了心:他是为她搏一个名正言顺!

    一直紧绷的心似乎有了些松动,林梦瑶真心含了热泪,第一次没有警觉着排斥心底的丝丝异样情愫。

    静坐一旁,面上红润,不再有任何言语。

    而得了顾北辰诘问的刘氏,则是若有所思着。她蹙眉许久,看看林梦瑶,又看看顾如玉,最后正视了顾北辰道:“你这般说,母亲倒真的无理由阻拦了。原本,母亲本极喜欢梦瑶的,而梦瑶又是故人之女,更当珍之爱之。你即已有所提议,那母亲也是要成全的。”

    刘氏就这么同意了?

    林梦瑶满心的不可思议,本想看看刘氏与顾如玉的神色的,手上却是微微一痛,竟是顾北辰在她手上捏了一把。羞红了脸,别过头去,耳边响起刘氏的声音。

    “……只是,你和梦瑶倒也听听我要商谈之事……”

    刘氏微微一顿,倒似乎有些说不出口的意味。林梦瑶诧异相看,迎上的却是顾如玉娇羞的眸子。再一次暗感不好,果不其然,刘氏的话惊得林梦瑶脑袋“嗡嗡”直响。

    “辰儿,你原也是知道玉儿与我顾家并无血缘关系。”

    这顾如玉竟不是顾家的骨血?!听了这话,林梦瑶终于明白之前这母女二人的异状,眼下她几乎想到了刘氏接下来会如何说,只是,这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一个死了的人都能借尸还魂,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自小到大,你与玉儿总是甚为亲密;现下,玉儿与梦瑶又情同姐妹,所以……”许是刘氏也觉得这般提议有些不妥,干咳着顿了一顿,却继续要:“玉儿乖巧,我向来欢喜,自是舍不得让她入了别家受苦的,故而总想着法子要将她留在身边……”

    话已至此,自是不必再往下说的,屋内四人皆是心知肚明,只是这番心知肚明之外,究竟还有多少心思,林梦瑶是不得而知的。

    但,不知旁人,她却是极其清楚自己的想法。

    孟艾冰凉的身子和鲜血的温热还犹在手间,前一世所受的屈辱还历历在目,她怎能容许再将那番磨难重复一遍。不管是不是对顾北辰有情,她都决计不允许再有她人介足她的姻缘。

    只是,心里不愿,她却不能表现出来。眼下,根基未稳,她总得将好儿媳的身份扮演下去,而且,她也真心不知顾北辰的心中所想——至少昏迷之中,顾北辰曾多次呢喃了顾如玉的名字的——未曾失忆之前,他对顾如玉是有情意的吧!

    “梦瑶,你觉得母亲该如何是好?”刘氏直接问了林梦瑶,让林梦瑶避无所避。

    继续堆砌着满面的惊诧与不可思议,林梦瑶做出一副还未能反应过来的样子,许久才结结巴巴不成语调地应着:“这如玉妹妹竟……竟……可是真的么……”

    “好姐姐……”顾如玉接了话,当下已经改口不再唤嫂嫂:“好姐姐,玉儿本是同里人士,当年家乡闹灾,是娘亲偶经过那里,收养了尚在襁褓的玉儿……”

    “竟是这般……竟是这般……”

    应付着,林梦瑶满心思忖着该如何,却不想顾如玉比刘氏问得更加直接。只见她秋水般的眸子,清澈见低般单纯,目光挚挚。

    “玉儿深受顾府恩泽,自是念着生生世世结草相还的,只是,这生生世世太过飘渺,不如当下实在。故而盼着能尽了此世,报答了顾府的恩情。姐姐,你会乐意成全了妹妹的,对吗?”

    能说不乐意吗?

    自是不能的!

    林梦瑶面上的诧异先是转为震惊,继而是怜悯,再继而则是感慨。

    “妹妹这般心思,姐姐感同身受,自是有成人之美之意。”林梦瑶做足了好人的姿态,然后将目光投向了顾北辰:“夫君,你说呢?”

    问这话,明显是将问题抛向顾北辰了。她说“可以”是不算得真的,顾北辰才有决定权,他若想娶,那是无人能阻;他若是不想娶,总不会有人绑着他入洞房。

    想到顾北辰刚刚特意提了再行婚礼之事,林梦瑶心中有些笃定,顾北辰定是会拒绝了的。可是,一切似乎皆不在预算之中。

    “娘亲若真是有这打算,那辰儿也是要做了孝子,成全了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aishu5.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