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超级学神 > 第二千一百四十八章 终于懂了!

第二千一百四十八章 终于懂了!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犹豫了一下,苏航转而对着张逵道,“兄弟,听了你父母的遭遇,我也很愤慨,这厮的确该死,不过,凡事得两个先来后到,我们和他也有点恩怨要处理,兄弟可否卖我一个面子,给一个月时间,一个月之后,你想如何处置他,要杀要剐,我们都不参与!”

    一个月,一个月时间,足够让这老鳖破道了,等老鳖破道之后,苏航不想和这厮再有什么瓜葛!

    张逵看了看苏航,脸上带着几分犹豫和挣扎,好一会儿,那股怒气才被他强行按了下去,大锤指了指老鳖,“一个月后,我再来取你龟命!”

    老鳖闻言,脸色微微发白,被一个小辈儿给威胁了,这种感觉或许是真的难受。

    不过,一个月,一个月之后自己只怕已经破道了,等到了创界山,这小子还能动得了自己?自己不找他麻烦,他就该谢天谢地了!

    老鳖张了张嘴巴,“小伙,借问一句,你爹和你娘现在如何了?”

    “哼!”张逵冷哼了一声,“我爹至今未娶,我至今未嫁,都是拜你所赐!”

    说着又要揍这厮,不过想到自己刚刚的承诺,张逵还是忍了下来。

    “别想着逃,你逃不掉的!”张逵瞪了老鳖一眼,咬牙切齿。

    老鳖闻言,不敢再多说。

    张逵转而对着女娲拱了拱手,“玄黄界主,卑职告辞了,二位也速速离开混沌吧,莫让其他监察使遇上,生出什么误会……”

    说着又转向苏航,顿了顿,“摆脱给这厮留条性命,一个月后好给我祭锤!”

    刚才苏航可说也和老鳖有仇的,张逵是怕苏航把他给弄死了,都是仇人,不能光让你一个人爽!

    苏航微微颔首,回了一礼,“多谢!”

    张逵又狠狠的瞪了老鳖一眼,随即转身而去,很快便消失在混沌深处。

    老鳖抹了把脸上的冷汗,显然,刚刚那一幕是他完全没有意料到的,好险又躲过一劫。

    苏航回头,用一种异样的眼神,黑着脸看着老鳖,老鳖对上苏航的眼神,喉结动了动,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老实告诉我,天界还有不是你的仇人的么?”许久,苏航问了一句。

    这随便遇到一个人,都和老鳖有仇,也难怪苏航会这么问,这厮在天界不会是人人喊打吧,没了容身之地,也难怪会躲到玄黄界来转世重修,以躲过那些仇人的追杀。

    老鳖闻言讪讪,他哪里听不出苏航话中的意思,不过他还有话说,“先前云殇那事,的确殇我不对,但张一古这锅我可不背,我的确冤枉!”

    “你这厮不偷人家的宝物,人家父母好好的一对鸳鸯能被拆散?连人聘礼都偷,你还有没有点底线?”苏航骂道。

    “简直丧尽天良!”女娲也附和了一句。

    “我……”老鳖脸色变了又变,“我这还说不清了,那万兽灵珠的确不是我偷的,是张一古亲手交给我的,而且之后我也把东西还给他了好不好?”

    苏航闻言,眉头微微一皱,“还了?当我是傻子不成,既然还了?刚才那人还会找你麻烦?”

    这厮分明是在狡辩,苏航和女娲都没有相信他的鬼话!

    “唉,你不了解!”老鳖叹了口气,“这事说来话长,当年我和张一古相识,引为知己,他说他并不想娶那个丹霞派的宝贝千金……”

    “呵!”女娲冷笑了一下,“鳖老,别人两情相悦却不能结合,已经是够惨的了,你还在这里说人坏话,编排是非,端的可恶……”

    老鳖道,“什么两情相悦,屁的两情相悦啊,是那丹霞派的女的一厢情愿而已,那日张一古酒后哭着跟我说,丹霞派掌教秋月真人看上了他万兽庄的镇庄之宝,强令他交出万兽灵珠,许以次女秋菊嫁之,他和那秋菊的确有过一些那啥,但只是意外,张一古对他并无感情……”

    “丹霞派势大,不是万兽庄能够惹得起的,张一古不想丢了祖宗的传承,又还娶个不喜欢的女人回家,所以求我帮他背口锅,我也是太讲义气,反正得罪的人也不少,不差一个丹霞派,他便把万兽灵珠交给了我,让我暂时保管,对外就说是被我偷了,丹霞派得知之后,那婚事自然就吹了……我之后可是把万兽灵珠又还给张一古了……”

    苏航闻言,皱起了眉头,“这么说来,你还是在做功德了?”

    老鳖干笑了一声,“功德算不上,帮帮朋友,应该的,我这人朋友不多,但是,对每一个我都是很珍惜的!”

    苏航一听这话就笑了,是要珍惜啊,毕竟能被你坑的已经不多了!

    旁边女娲道,“如此说来,这个张一古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秋菊怀了他的孩子,他居然逃避……”

    “什么呀!”老鳖摆了摆手,“女娲,你想的太简单了,我也是刚刚看到那个张逵才反应过来,当年张一古为什么要拒婚!”

    “哦?”苏航疑惑的看着老鳖。

    老鳖苦笑了一下,道,“张一古当年可算是少有的美男子,高大挺拔,英俊潇洒……”

    苏航闻言,似乎有点明白老鳖想要说什么了,但是女娲似乎还是一脸茫然,“然后呢?这有什么关系么?”

    “哎哟,我的姑奶奶呀,什么话都要说那么明么?”老鳖一脸的无奈,“你瞧瞧刚刚那个张逵的模样,长得像根木炭一样,从上到下,就没有一处是长得像张一古的,这你总该明白了吧?”

    女娲这时候回过神来,“你是说,他不是张一古的儿子?”

    老鳖伸手拍了拍脑门,“你终于懂了!”

    女娲明白过来,随即又疑惑道,“可是,长得不像,也不能说明,他就不是张一古的儿子吧,万一他长得像他娘呢?”

    怎么遇上个喜欢抬杠的了呢?老鳖闻言哭笑不得,转而看着苏航,“老兄,要是一个女的长那样,你要么?”

    苏航脸皮微微的抖了抖,没有答他的话,虽然苏航不习惯以貌取人,但是爱美是人之常性,若一个女的长成那样,只怕没几个人会乐意多看一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