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 第七百二十三章 羚羊带路

第七百二十三章 羚羊带路

作者:十二翼黑暗炽天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乔部长,你确定在五龙口出现的人就是周文?”沈玉驰看着乔思远送来的报告,皱眉问道。

    “年纪和外形都已经确认了,和周文很相似。”乔思远恭敬的答道。

    “这种年纪的年轻人,样貌有些相似很正常。”沈玉驰说道。

    “局座说的是,不过我还是觉得,五龙口出现的年轻人就是周文。”乔思远说道。

    “有什么依据?”沈玉驰问道。

    “还在调查当中,暂时还没有,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就是周文。”乔思远很肯定的说道。

    沈玉驰并没有因为乔思远这看似不负责任的话而生气,事实上干他们这一行的,有时候直觉是非常准确的。

    直觉并不是单纯的瞎猜,而是经历过无数的事件之后,培养出的一种对事件规则的敏锐感觉。

    “如果那个年轻人就是周文的话,你觉得他为什么要去五龙口,接下来的目标又是哪里?”沈玉驰沉吟着说道。

    “根据情报,最近一段时间不时有人在洛阳附近见到周文,不过我觉得,这应该是安家的障眼法,目的是为了掩护周文。按此推论的话,周文的目的似乎不只是在五龙口停留一段时间那么简单。”

    乔思远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卑职猜测,周文接下来应该不会回洛阳,按他现在的路线来看,应该是向北而行,我觉得,他很有可能会来帝都。”

    “北边那么多城市,你怎么知道他一定就会来帝都?”沈玉驰皱眉道。

    “我现在还没有证据,不过这种事,还是应该做些准备的好。”乔思远说道。

    “也对,不过周文这个人已经成了气候,就算没有安家的庇护,想要动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沈玉驰沉吟着说道。

    “局座何不去和夏家商量商量,说不定他们对周文同样有兴趣呢。”乔思远说道。

    沈玉驰自然明白乔思远指的是什么,看了乔思远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你就替我去一趟夏家,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吧。”

    “卑职遵命。”乔思远命令而去。

    乔思远走后,那个被沈玉驰称为“纽扣”的女人走了出来,沈玉驰一边看文件一边说道:“你怎么看?”

    “乔思远对于周文的关注程度,似乎超过了对于王明渊其他几个弟子的关注度。”纽扣说道。

    “你是说,他对周文有所图谋?”沈玉驰抬起头看着纽扣说道。

    “不知道,我调查过他,就像局座您说的一样,这个人太过简单,他的生活好像除了工作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明显的个人爱好,没有妻子儿女,也没有亲朋好友,连个情人都没有。不吃不喝不嫖不赌,像他这种年纪和地位,实在很难想象,他是怎么做到的。”纽扣说道。

    “也许他就是一个工作狂。”沈玉驰说道。

    纽扣红唇微微上翘,继续说道:“也可以这么说,不过作为一个工作狂,他似乎在别的工作上面并没有这么上心。”

    “那么你觉得,乔思远为什么会提到夏家。”沈玉驰继续说道。

    “暂时还没有办法推论,不过据我所知,近几十年,有不少夭折的少年天才,似乎都是夏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夏家知道周文来了帝都,也许真的就不需要局座大人您头疼了。”纽扣说道。

    “那就先看看再说吧。”沈玉驰低头继续工作。

    周文翻山越岭,到处都是大片的森林,虽然异次元风暴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可是地球却此因焕发了生机,不像以前,到处是钢筋水泥的建筑。

    “你干什么?不是那边,我们要往这边走。”到了一个三岔口的时候,周文本应该走左边,可是那羚羊竟然向右边走了过去。

    羚羊却不管那么多,咬着周文的衣角往右边走,让周文不得不跟了过去。

    “这边有什么东西?你为什么一定要往这边走?”周文感觉有些奇怪,以前羚羊虽然很任性,也很高冷,却从没有干涉过周文的行动。

    这次羚羊竟然主动要让他改变方向,这让周文感觉有些奇怪。

    羚羊也不答话,自顾自的在前面走,好似没听到周文的话一般。

    若是周文停下来不走,它就过来拉周文,不让周文回头。

    周文研究了一下地图,右边原本也是一条公路,不过那边因为次元领域太多,而且出现了很多破禁生物,由于太过危险,已经废弃了。

    周文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事,不过心中却也有些好奇,想知道羚羊到底想干什么,索性就跟在羚羊后面走。

    不过周文把六翼召唤了出来,免得遇上什么意外。

    替身符还没有画出来,有空的时候,周文也画了不少,可惜都没有成功,替身符的成功机率实在太低了。

    原本宽大的公路,因为两侧的植物入侵,路上出现了很多树枝和根系,还爬满了绿色的藤蔓。

    路两旁的大树长的极为高大,树冠挤在一起,很难看到阳光,周文走在公路上,感觉和走在树林中也差不了多少。

    走着走着,周文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四周到处都是树林,可是在这偌大的树林当中,竟然没有一只鸟一条虫,整个树林安静的可怕。

    周文已经把谛听的范围扩大到了极限,依然没有发现一个动物,连只蚂蚁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周文不由得微微皱眉,心中暗自警惕。

    羚羊却依然一无所觉,依然还在前面继续走,小鸟站在周文肩膀上,好奇地四下里打量着。

    “你到底要去哪里?”周文对前面的羚羊说道。

    羚羊根本不会说话,就算会说话,它也没有要回答周文的意思,正在周文犹豫要不要再跟着它走下去的时候,羚羊突然离开了公路,一头钻进了旁边的草丛中。

    那里的草丛茂密,还有很多藤蔓盘绕在一起,羚羊钻进去之后就立刻没了影子,还好周文有谛听,能够看清楚草丛内的情况。

    只见羚羊钻进了草丛之后,一直往里面走,不多时就到了一片空地。

    那片空地相当奇怪,四周都是茂密的植物,可就那么一小片地方寸草不生,就像是打了强力除草剂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