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 第六百八十八章 暴走

第六百八十八章 暴走

作者:十二翼黑暗炽天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文刚刚靠近战场,立刻就感觉不对了。

    在远处观看,就只觉得冷宗正是在弹琴,那佛灭是在听琴。

    可是当周文进入一定的范围之内,眼前所看到的却完全不一样了,冷宗正的魔琴王座,变成了一座可怕的魔堡。

    随着冷宗正的琴声,有一个个魔鬼从魔堡内飞出,围绕着佛灭飞舞纠缠,似乎是要把佛灭诱入魔堡之中。

    佛灭被魔鬼环绕,垂目观心,手拈佛珠,口中念着经文,身上佛光如莲花绽放,抵挡魔鬼的引诱。

    周文只是远远看了一眼,就觉得心念动颤,就情不自禁的想要投入魔鬼怀抱,有种要与魔鬼共舞的冲动。

    周文心中一凛,连忙收敛心神,把那些杂念排除于外。

    他的意志本就坚定似铁,一但进入专注状态,立刻感觉那些幻象都消失不见,没有什么魔堡魔鬼,也没有佛光莲花,只是看到冷宗正在弹琴给佛灭听。

    周文没有再往前走,他觉得刚才看到的,肯定不是单纯的幻觉那么简单,距离这么远,都已经让人生出幻觉,如果真的进入其中,以周文的史诗级之身,未必能够承受。

    若是没有帮上忙,还被自己人的力量杀死,那才是死的冤枉。

    “若是我自身能够晋升神话,也就不那么多顾忌,也不用单纯的依靠伴生宠战斗了。”周文有心想要晋升神话,可是却全无头绪。

    冷宗正、姜砚都是契约守护者晋升的神话,周文却不想走这条路。

    这条路看起来好像最简单,但是弊端实在太大,他不可能在平时生活的时候,一直与守护者合体,万一遇到突发的危险,说不定连合体的机会都没有就死了。

    “当真只能铸灵吗?”周文在考虑要不要走王明渊的那一条路。

    那一条路固然艰难,不过却是本身真的晋升神话,只不过身体会变的不像人类,更接近异次元生物,而且还可能会受到人类群体的排斥。

    “真是左也难,右也难,我还是先把命魂晋升到完美体,看看还有没第三条路可以走吧。”这些念头只是在周文脑海中一闪而过,既然帮不了冷宗正,周文就打算要回去对付僧衣骷髅和金翅鸟。

    没有了晶体的僧衣骷髅,实力也下降了不少,不过晶体终究只是外力,僧衣骷髅本身的命运之轮力量还在,比起暴君比蒙来还是占据了优势,暴君比蒙在正面碰撞当中,被僧衣骷髅压制住了。

    不过暴君比蒙实在太过凶悍,即便被压制住了,依然还是悍不畏死的进攻,给僧衣骷髅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就算受了些伤,一时半会儿也不至于有太大的危险。

    更何况还有安生和青虹飞剑在一旁不断的骚扰,也让僧衣骷髅也很头疼,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问题。

    周文再去看金翅鸟和谛听那边,谛听看起来有些狼狈,像是一只笨拙的熊一样,被金翅鸟戏耍的团团转,却始终没有能够碰到金翅鸟,到是自己身上被金翅鸟抓出了很多伤痕,虽然都是轻伤,却让谛听几乎暴走。

    “金翅鸟的速度太快,我要怎么帮助谛听呢?以我的速度,肯定追不上它,就算有再强的攻击力,对它也没什么用。要用大威金刚牛的镇魂铃吗?可是镇魂铃是范围性的,其效果对敌我双方都有用,金翅鸟和谛听一起晕眩的话,似乎对于战局并没有太大的帮助……”周文正在思考要怎么帮助谛听的时候,却见暴怒的谛听,耳朵上面又有一个耳环破碎。

    伴随着耳环的破碎,谛听的身体也发生着奇异的变化,这一次它没有变的更大,但是身上的第一片鳞片上,都隐隐出现了一种诡异的黑色符号,那些符号燃烧着黑色的焰气,宛若地狱中的魔鬼印记。

    谛听那暗金色的身体,也因为印记符号的出现,看起来偏向于暗色,在黑色气焰的笼罩之中,再加上那么充满了戾气和暴虐的眼神,宛若一头从地狱中冲出来的魔兽。

    周文可以觉得到,谛听的情绪变的更加暴躁不稳定,有种疯狂的趋势,几乎让周文快要感觉不到自己与它之间的灵魂联系了。

    金翅鸟再次从谛听的身旁一闪而过,可是这一次,谛听的爪子竟然在那刹那之间,抓住了金翅鸟的腿。

    嘭!

    谛听手臂用力,把金翅鸟从空中拉了下来,狠狠砸在了地上,把黄金地面给砸出了一个大坑。

    然后谛听的一双爪子,分别抓住了金翅鸟的双腿,暴虐的咆哮一声,猛然间用力,就要把金翅鸟撕成两半。

    金翅鸟身上金光乱颤,双腿被撕扯的叉开,羽毛上的神秘符号也跟着颤抖不止,它惊骇的回头往谛听身上啄去。

    可是谛听却根本不理,任由金翅鸟把它头上啄的鳞片崩裂,血液流淌,却是恍若未觉,依然暴虐的撕扯金翅鸟双腿。

    金光破裂,血液崩流,金翅鸟发出悲鸣之声,它的一只腿硬生生被谛听给撕了下来,令金翅鸟挣扎的更加激烈,用双翼猛击谛听头颅。

    谛听还是不理,丢掉手中鸟腿,又抓住了它的一只翅膀,一只手抓腿,一只手抓着翅膀又是猛一撕。

    金色的血液伴随着残羽喷溅出来,金翅鸟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可是却根本没有什么用。

    周文惊骇的看着那金翅鸟,活活被谛听撕下了双翅和双腿,最后连鸟头也给拔了下来,直接丢在地上。

    谛听狂暴的仰天咆哮,犹如嗜血的地狱魔王。

    安生早已经看的目瞪口呆,如此暴戾凶残的伴生宠,他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不是杀戮,而是虐杀。

    别说是伴生宠,就算是次元生物之中,都很少有这么凶残的存在。

    周文自己也是一脸的震惊,他以前也就见过谛听的一只耳环破碎,如今两只耳环破碎,就如此凶残暴戾,如果六只耳环一起破碎,不知道又会有多么的可怕。

    周文没有尝试,也不想尝试,他感觉到自己与谛听之间的联系变的脆弱无比,就像是繃紧了鱼线,好似随时都会断掉一样。

    尝试着把谛听召唤回来,还好谛听感受到了周文的意志,情绪慢慢稳定下来,破碎的耳环也重新回到它的耳朵上,当谛听回到周文耳朵上的时候,那种暴戾的情绪已经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