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 第五百八十四章 病菌

第五百八十四章 病菌

作者:十二翼黑暗炽天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般有洁癖的人,是不会愿意去碰一些脏东西的。”姜砚说道。

    周文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说,要把我们自己的身体弄脏?然后白泽就不会愿意碰我们了。你早说嘛,这又不是什么难事,我也好早做准备,来的时候弄点锅底灰什么的……”

    “不是这样的,就算我们身上再脏,对于白泽来说,都没有差别,因为它根本不需要碰我们,只要说一个字,就可以解决掉我们。如果我们身上过脏的话,反而有可能招来它的烦感,本来可能只是把我们赶下去,看我们那么脏,说不定就直接丢下山崖摔死。”姜砚摇头说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周文确实想不出来,姜砚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也许我们能有某些办法,让白泽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们一眼,甚至连对我们说一句话都不愿意。”姜砚说道。

    “这怎么可能?就算再怎么把自己弄脏,也不可能让它看我们一眼都不愿意吧?就算它不愿意看我们,闭上眼睛不看我们,那它也只需要随便说一个字,就能够让我们滚下山去。”周文怎么想,也不可能有那种事。

    “当然有可能,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绝对可以做到。”姜砚很有信心的说道。

    “怎么做?”周文半信半疑的问道。

    “你看了这个就知道了。”姜砚眉心一点紫光闪烁,他原本和周文一样不能动的身体,竟然动了起来,然后把一本书抛在了周文面前。

    这也只是一刹那的时间,做完这一切,姜砚眉心的紫光消失,他的身体又回到了被定格的状态。

    “那本漫画书的内容你好好看一下,就会知道该怎么做了。”姜砚说道。

    白泽显然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它虽然听到了周文和姜砚的对话,也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可是它却一点也不在意,像是看两个傻瓜一样,不屑地撇了他们两眼。

    在它看来,无论周文和姜砚做什么,它只需要说一个字,就能够把这两个白痴解决掉。

    周文身体不能动,还好他的嘴还可以动,就对着地上的漫画书吹气,用气流影响漫画书翻页。

    这是一部漫画书其中的一集,没头没尾的,周文开始还没有看懂是什么意思,可是看了一会儿,神色渐渐变的古怪起来。

    漫画书的内容,看起来好像很正常,好像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画面,好似不可能有什么让人受不了的内容。

    白泽趴在那里,偷偷睁开一只睁,瞄了一下,见图画似乎没什么问题,就闭上了眼睛,悠然自得的继续休息。

    “你确定这样做真的可以?”周文看完之后,神色古怪地问姜砚。

    姜砚十分肯定地说道:“绝对可以。”

    “我们这样做,白泽不会杀了我们?”周文又问道。

    “绝对不会,你的血液,只会让它感觉那是玷污了它的地方。”姜砚说道。

    “等等,你说我玷污了它的地方是什么意思?不应该是我们吗?”周文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阿文,这件事只能由你来完成,我不行的。”姜砚一脸真诚地说道。

    “大家都是男人,凭什么我行你不行?”周文立刻反驳,他才不相信姜砚的鬼话。

    “其实,我也有洁癖,其严重程度不会比白泽好,所以我才需要你帮忙,否则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也不用专门带你过来了。”姜砚诚恳地继续说道:“也正因为我也有洁癖,所以我知道这个方法一定能够成功。”

    “我信你个鬼!要做一起做,想让我自己做,没门。”周文咬牙说道。

    “对不住了阿文,我以后会补偿你的。”姜砚说着,眉心的紫色光点再次亮了起来,让他暂时摆脱了白泽的定身之力。

    下一秒,姜砚抖手打出了一张纸条,那纸条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周文的头顶。

    做完这一切,姜砚眉心的紫光又暗淡了下去,再次被定身。

    “你干什么?我头上这是什么玩意儿?”周文斜着眼往上看,可是却看不见头顶有什么东西。

    “这个是史诗级的伴生宠,名字叫天顶纸人,只要它落在你的天灵盖上,就可以操控你的身体,然后它做什么,你的身体就会跟着做什么。不用担心,天顶纸人操控你的身体,就和提线木偶的操作差不多,你的身体还是被定住的,但是不影响你作出需要的动作……”

    姜砚解释的时候,天顶纸人就已经自己站了起来,那就是一个黄纸剪出来的纸人,没有鼻子没有眼,就是一个人形的剪纸。

    可是当它站在周文的头顶之时,周文原本不能动的身体,竟然像是木偶一般动了起来,不过看起来非常的僵硬。

    “你放心,所有的动作,我已经让人教过它了,它会一气呵成,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你记得要说台词……”姜砚闭上眼睛,他连看都不想看,也不想去想象那个画面。

    “不要……不要……”周文瞪大了眼睛,眼珠子却往下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一只手,不受控制的向着裤带扯了过去,如同闪电一般。

    “阿文,委屈你了,以后我会好好补偿你的。”姜砚闭着眼睛,一脸惭愧的表情。

    可是突然间,姜砚脸色大变,猛的睁开了眼睛,瞳孔斜瞟,却没有看到周文的身影。

    姜砚眉心的紫光顿时重新爆发,可惜已经太晚了,只见周文出现在他的身后,露出如同魔鬼一般的笑容,一只手抓着那只天顶纸人,天顶纸人在他的手里不断的挣扎,可是却怎么也脱不出他的手掌。

    而周文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姜砚的裤子,一把拉了下来,然后飞起一脚,踹在了姜砚的屁股上,姜砚顿时瞳孔收缩,一脸生无可恋地向着白泽那边滚了过去。

    “哈哈,白泽老兄,你仔细看看那家伙滚过的地方,那些地方都已经被他的肮脏病菌给污染了……风吹过那里会让肮脏病菌不断的扩散……很快整个山顶都会长满肮脏的病菌……你可千万不要让他滚下山去……但凡他滚过的地方,都会被肮脏的病菌沾染……”周文正得意的说着,却突然看到一条紫色的皮鞭,不知道什么时候卷住了他的腿。

    “啊!”正在滚向白泽的姜砚咬牙一拉,周文裤子破裂,身体顿时倒地,也向着白泽滚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