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 第两百七十六章 界风

第两百七十六章 界风

作者:十二翼黑暗炽天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鬼新娘不敢进地下通道,周文就让她在遗迹内转了一圈。

    整个遗迹方圆十几里,基本上都是残断的石墙和石柱,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次元生物,连血雨在这里都变的小了很多。

    鬼新娘已经把遗迹搜索了好几遍,却依然没有看出问题所在,派了伴生宠进去,结果除了鬼新娘之外,一个个都被斩断了头颅。

    “不可能没有蛛丝马迹,既然欧阳蓝和阿生能够进去,说明他们肯定发现了断头之力的来源。”周文一次次重来,让自己的伴生宠一个个走入其中,然后看它们是怎么被斩下头颅的,想要从中找出端倪。

    只用眼睛看,确实看不出来什么,可是用谛听去听的话,反复听了很多遍,周文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每次周文的伴生宠被斩下头颅的时候,周文都会听到一个细微之极的声音。

    那声音并不是断头时骨头和血肉发出的声音,而是一种极其隐秘的,似乎是微风吹过的声音。

    可是如果说那是风的话,那就有些奇怪了,因为遗迹内很古怪,连外面的血雨到了里面,都突然间变的不再飘摇,一丝丝的血雨,像是雪花一般慢慢垂直落下,根本看不到风吹过的痕迹。

    可是当那些宠物被斩首的时候,周文确实听到了风的声音。

    再次让金精甲兽走进了遗迹之中,周文闭上眼睛,用谛听的能力仔细聆听。

    金精甲兽走着走着,突然脑袋就被什么东西给断了下来,可是那里却什么也没有。

    “风……果然是风……”周文却是猛的睁开眼睛,血色小人的视线看向遗迹之中的金精甲兽尸体。

    在金精甲兽被斩下脑袋的那一瞬间,谛听的能力确实捕捉到了风的痕迹,只是那风凭空而生,不是来自于外界,就好像是突然出现在金精甲兽脖子上面一样,直接把金精甲兽的脑袋斩了下来。

    “风不可能是无缘无故产生的,可是并没有外界的风吹向金精甲兽,那么风是从哪里来的呢?”周文皱眉思索。

    “吕营长,你知道风是怎么形成的吗?”周文突然抬头问前面探路的吕云先。

    吕云先想了想说道:“按照以前的科学解释,风是空气流动而产生的自然现象,一般情况下,引发风的动能就是太阳的热量,地表的温度因为太阳的照射而升高,从而使地表空气产生热膨胀上升……”

    说了风的形成,吕云先又说道:“我上学时学习成绩不怎么好,就记得这一些,文少爷你看对不对?”

    “我比你成绩更差。”周文听了吕云先的话,又陷入了沉思当中。

    周文并没有感觉遗迹之中的温度异常,而且血雨垂直落下,根本没有空气流动的迹象,他实在想不通,那些风为什么会凭空出现。

    吕营长又接着说道:“不过现在这个时代,很多东西都没有办法用科学来解释了,说到风的话,我到是想起了一件事。蓝夫人见到血雨的时候,曾经说那血雨有可能是蚩尤手下雨师的血煞雨,而和雨师齐名,同样在蚩尤手下效力的,还有一位大神叫风伯,此神精通风系力量,我听蓝夫人说,他拥有一种风的力量,叫界风。”

    “什么是界风?”周文心中一动,连忙问道。

    吕营长这话到是提醒了他,风伯和雨师齐名,整个远古战场都被血雨笼罩,可是却没怎么感受到风的力量。

    那遗迹中凭空而生的风,到是很可能和风伯有关。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蓝夫人说过几句。”顿了顿,吕营长继续说道:“风是空气流动的结果,但这是对于一个世界来说的,如果两个不同的世界被打通,那么两个世界之内的空气也会随之流动,而风伯就掌握着这种能力,被称之为界风,至于风伯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甚至风伯和界风是不是真的存在,这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周文若有所思,觉得吕营长这话对他的启发很大。

    风不可能是凭空产生的,可是遗迹之中,却偏偏有风凭空而生,如果说是不同世界交汇所产生的风,似乎就能够解释的通了。

    “难道说遗迹之中的断头手段,是风伯隐在暗中所为?”周文想想又觉得不对,似风伯那种神话级的人物,根本不需要弄这种小手段,他随意吹出一口气,怕是就能够灭杀无数史诗级的强者。

    “如果不是风伯的话,那就应该是一种拥有类似界风能力的次元生物,它一定就隐藏在遗迹之内,只要把它找出来杀掉,就能够安全进入遗迹了,可是怎么才能够把他找出来呢?”周文感觉有些头疼。

    鬼新娘已经在遗迹中找了几多遍了,却什么发现也没有,很可能是那风系生物一直躺在暗处,很难找到他的所在。

    “如果芭蕉仙在的话就好了,她也是风系,应该能够起到一定的效果才对。”周文看了一眼混沌空间,只见那龙卷风还在不断的刮着。

    至于那条风之女神的守护,被芭蕉仙吃了那颗宝石之后,项链就没什么作用了,甚至上不再有免役风系的能力。

    周文一路研究,路上又碰到了两只魍魉,都被黑暗医师解决掉了,到是没有再遇上什么麻烦,魅也没了踪影,似乎真的逃走了。

    两人来到遗迹前的时候,看到在遗迹前面竟然有几顶帐篷,还有穿着特制雨衣的人在巡逻。

    “周文,你怎么来了?”巡逻那人看到周文和吕云先,先是一怔,然后迎过来说道。

    “赵薪,安生人在哪里?”周文认出了巡逻的人是赵薪,不由得心中一喜,既然赵薪还在这里,说不定安生他们都还没有进入遗迹。

    “安副官带人进了遗迹,已经进去快一天了,文少爷,你还是快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赵薪说道。

    周文皱了皱眉头,继续问道:“遗迹之中不是有恐怖的断头之力吗?安生他们是怎么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