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三百五十三章 马家大院

第三百五十三章 马家大院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如月听说马老太太中风后心里到底是轻松了。

    至此,和老宅的人算是不再有任何关系了吧。

    马黑山和马青山得了这教训也知道她是说到做到的主。

    倒是马家新修的大院,让整个村子的人都大开了眼界。

    “知道不,那叫屏风呢!”

    “知道知道,五个大院啊,咱们这一辈子也就现在才看见过气派的模样!”

    “谭二嫂才是真正的有福气的人噢!”

    也不知道是谁说谭氏克夫是一个福薄的人。

    马如月正在指挥着一群工匠装饰着宅子,听着这些人边看边议论心里淡淡一笑。

    低时人人都要踩上一脚,一旦站在了高处,那就可劲儿的捧着了。

    现在的谭氏,站出去人人都会恭维她。

    听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这儿,这儿种上两株石榴。”在主院,马如月对马如海道:“咱们山上的石榴树都大了,不易成活,去另寻了两株小一些的来。”

    “姐,为何要种石榴树?”马如海不懂。

    “石榴啊,象征着多子多福。”从贫穷落后的马家三间破茅屋到现在的五进大院,马如月感觉自己已经让马家有了一个大的跨度,升华到了一个高度。

    可以这样说,她替原主尽到了一份责任。

    这个时代又没有计划生育,那真正是以多子多福著称的。

    一是没有节育的措施,二是因为医疗技术差孩子夭折的多。

    所以,有了就生,生了养不好又死了。

    马家现在的家底儿来说也不是养不好的人家了,一个家的孩子的多少真正的象征着兴旺发达。

    她私下里就问过关一珊,有没有想过生多少个孩子。

    “有了就生下来啊。”关一珊红着脸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总是怀不上。”

    她成亲六年才抱三,和她同期嫁进马家村的马如牛的媳妇儿,已经生了四个了,肚子里又揣上一个了。

    “那也不见得生得越多越好,两年一个倒是挺合适的。”马如月劝道:“孩子的事还是要随了缘份,而且有个三五个就足够了。”

    马如月是这样的打算的,一个弟媳生三个也是挺不错的了。

    “我奶生了十一个。”关一珊道:“我三叔和五姑小时候就没了,不过现在还活着九个呢,现在凑在一起好大的一家子,热闹极了。”

    生了十一个,马如月吓了一大跳,好吧,她承认,这古代的妇女都是高产的典范。

    “还是要注意着自己的身体才好。”马如月叹息一声。

    有些妇人生孩子,养孩子,身体越来越不好,最后直接就倒了。

    “我奶身体一直很好啊,今年八十六了,耳聪目明的,吃得香睡得着。”关一珊道:“我常常在想我要是能像她老人家一样活那这个岁数也就知足了。”

    马如月一下就哑然了,这让人说什么好呢?

    生得多养得多,最后自己还能健康长寿。

    “我奶脾气好啊,见谁都一脸笑眯眯的,我就没见过她红过脸骂过谁,说话也是温温柔柔的。”关一珊道:“乡邻们见了她也是很喜欢,都很尊重她。”

    难怪,总算找到了长寿的原因了。

    世上让人最能长寿的就是能管好自己的情绪。

    好脾气,一辈子不争不抢,淡定心宽,自然就能健康长寿了。

    马如月是现代人,也深深的知道这一点,但是她却是做不到的。

    天生的火暴脾气,遇事分分钟就要解决了,一点儿也不习惯拖沓。

    她这性格,天生就不可能长寿的人。

    所以,还是从别的地方好好保养弥补一下。

    比如,生孩子这事儿,自己是坚决不会再生了,三个足够!

    谭氏之前是担心她膝下没儿子江智远嫌弃,现在倒是放心了。

    不过,听女儿说要留一个院子她回来住的时候谭氏还是有点不欢喜。

    “出嫁的姑娘那有在娘家双宿的道理。”谭氏道:“乡下人忌讳着呢。”

    马如月不知,待到谭氏解释一番她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娘,您也真是的……”好吧,她都没有想到那里去。

    原来,谭氏不让马如月留院子住是因为她怕江智远也回来长住,年轻人火气旺,在娘家的院子里做下那床第之事。

    嫁出去的姑娘沷出去的水。

    回娘家的姑娘那就是外人。

    什么宁肯借与人停丧也不要留人成双,就是说会带来很大的霉运。

    “江智远没空长住这里的。”偶然来歇一晚上,夫妻俩也就不至于这么耐不住了:“也就是我带着孩子回来玩一段时间而已。娘,您要是嫌弃的话,那我就不来了。”

    早知道自己这么辛苦筹建的院子不让自己住,她还去劳那个神干什么呢。

    哪怕谭氏解释了马如月也不太开心了。

    关一珊知道了乐得不行。

    “姐,咱娘就是老一套,我们都不计较的。”关一珊的:“我和如海可没想过那些,这个院子是给您留下的,那就由您安排,不用担心娘的想法。”

    “娘是嫌弃我呢,也嫌弃江智远。”马如月道:“算了,等如建成亲了,我还是回我的衙门后院。”

    “是啊,三叔这这亲事得操持起来了。”紧赶慢赶的修房子,就是为了马如建的亲事:“姐,兰家是大户,兰大小姐陪嫁很多吧?”

    关一珊有点小小的担心了,她的陪嫁比关一柔的都要差,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好了。

    这弟媳一来就肯定就盖过自己了。

    “少不了。”马如月道:“不过陪嫁是她的,与你也没关系的,你是长嫂,兰英那小妮子倒也是心直可快的主,你们应该合得来。”

    马如月知道,兰家肯定会给兰英丰厚的嫁妆,为了就是不让马家看轻了她,有意的担高她的身价。

    这当然没有真正大户人家那种嫁妆不能盖过长嫂的约束了。

    农村人的婚嫁,妯娌之间是暗地里较着心轻儿的,要是嫁妆能胜过其他的妯娌那就是脸上有光走路都带风的。

    “那就好。”关一珊道:“姐,要不,以后她来了就让她当家。”

    为什么?

    “我听人说她还帮着他爹管理硕大的酒楼,端的是一身的好本事。”关一珊道:“管咱们这个家自然是绰绰有余了。”

    “你这是让贤还是胆怯。”马如月笑了:“别说傻话了,长嫂当家做主是应该的,你们可以商量着来,如果你们真的是要掐起来了的话,我就主张你们分家,省得别人看笑话。”

    “不会,肯定不会,我是长嫂,我会让着她。”关一珊觉得这个大姑姐是向着自己的,心里的石头一下就落地了。

    “说起来,你们这个个弟媳我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儿。”马如月掌过眼的人,自然是不会要那弯弯绕绕一肚子坏水的:“别说你和兰英了,就是以后江九小姐在一块儿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们且记住了,家和万事兴,有什么问题就找我,我来给你们断官司。”

    正如自己所说,如果不合就将家分了。

    这个五进的大院分家也简单,单独向外开一道门就搞定了。

    关一珊只知道这个弟媳的嫁妆丰厚,等马如建成亲这一天,吹吹打打长长的送嫁队伍将嫁妆放了两个院子的时候,她都有点头昏了。

    “智庆兄弟,你帮我们看护一下这些嫁妆。”太多了,关一珊生怕出了出纰漏,正好江智庆兄弟四人也来喝了喜酒,趁机抓了一个壮丁。

    “大嫂放心,我们是干镖局的,对看护东西倒是轻车熟路的。”江智庆笑道:“三嫂子这嫁妆确实是需要请镖师。”

    喝喜酒的人也是三教六流都有。

    有好些还是隔壁邻村的,他们大多是和马如建有了生意往来,觉得这小子仗义,特意来凑个人气。

    不说别的,江家大坝也来了好几家人。

    三房就赫然在例。

    看着马家这个院子,江三老太爷点了点头,这作派就是马如月式的。

    这个女人啊,真正的是一个厉害的主。

    江家大房起来了,马家村娘家也不落后。

    看她给弟弟谋划的亲事就知道有多好。

    马如青娶的居然是太后娘娘娘家的侄孙女,那地位简直就是直线上升了。

    这马如建从小就爱做生意,最后娶了宜昌县兰掌柜的千金。

    别的不说,单看这嫁妆就能压倒十里八乡的新娘子了。

    马如建很高兴,敬酒的时候也是来者不拒。

    “你这个大傻子,你今晚还要不要洞房了。”马如月实在看不过眼,怎么脑子就只有一根筋了呢,她将江智路和江智辉往他面前一推:“兄弟就是用来挡酒的,再有敬酒的就由他俩替你喝了去。”

    “呵呵,还是我姐对我好。”马如建被姐的话吓了一跳,洞房花烛啊,当真别被黄汤给灌没了。

    马如月瞪了他两眼,都娶亲的人了,还是没个正形。

    这一次马如建成亲,马家一共办了六十桌。

    在预算人员的时候,马如海特意请了马文松来帮忙算。

    他分析得很合理,不说冲着什么,就单是想和马家打好关系的就不少,所以四里八乡来的客人自然就多了。

    来则是客。

    但是有一人来了却让马如月有一点不爽。

    早知道就早点透出信息给他们,别上门,省得自找没去。

    “如月啊,三婶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着我也是看着如建长大的,现在娶亲了,真是替你娘高兴。”来人红着脸道递给来一个红封封:“三婶也知道您家不缺钱,这只是我的一个心意。”

    马如月对这个三婶倒没什么印象,听谭氏说好像也是一个老实的,比老大家的好像还要实在一点。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又是这样大喜的日子。

    “您里面请坐吧,都在喝酒了。”早不来晚不来,选了开席的日子才来。

    “不了不了,我还有事,我要回去照顾老人。”说到这儿看了一下马如月,提到老太太她生怕眼前这位翻脸,自己也真是傻了,说这话干嘛:“你先忙,我走了。”

    没等马如月说话转身就跑得飞快。

    捏着这个红封封,好像确实不怎么厚实,而且,马如月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当是她自己的私房钱。

    来送贺礼,别说马老太太和马黑山了,估计着马青山也不知道。

    她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要交好。

    都说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遇上了马黑山这种自私自立的大哥,马青山也算是倒了大霉了。

    盯着她远去的背影,马如月自己先叹息一声。

    热热闹闹的宴席过后,第二天就是认亲。

    谭氏拿出的自然是石氏银楼的首饰,这是她在京城知道送儿媳最好的礼物。

    亏得当日自己拿给江氏的也是马如月交待好的,这样想来,三个儿媳两个都是一样的厚重了。

    倒是有些亏了关一珊,想着回头一定补偿她一套。

    “姐姐。”兰英一脸的羞涩,虽然叫姐姐已叫了无数次,但是这一次叫得特别的甜密。

    若不是有这个姐姐帮衬,她没准儿还嫁不了如意郎君。

    “总算将你这个弟媳娶回来了,我也少了一块心病。”马如月笑着送上了自己的见面礼。

    兰英一一回了礼物,连马如海的三个小孩子都没有漏掉的。

    真正是有钱的土豪啊,让人刮目相看。

    “娘,姐,弟妹那些嫁妆?”关一珊为这事儿担心了一天一夜了:“要不,将二叔的院子给了她堆放?”

    “也行,如青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的。”谭氏对兰英道:“你先休息一下,下午的时候将你的嫁妆清点一下。”

    那就是对照嫁妆单子来清点,兰英听了心里好一阵哀嚎。

    娘怕自己被马家小看了,嫁妆足足准备了六十八抬。

    而且是货真价实的六十八抬,两个庄子,四个铺子,珍宝首鉓什么都有,还给自己准备了两个陪嫁丫头,真正是大小姐的派头。

    婆婆要自己清理,她觉得真正要做完这些事自己怕是没有力气。

    “娘,儿媳什么都不懂,不如就有劳娘帮衬一下。”兰英有心想要将这事甩锅,结果,谭氏说她认不得那些珍宝,还是让她自己来,将贵重的物品送到自己的院子库房存放。

    “其他的大件你院子放不下就放到如青院子里也是行的。”谭氏道:“你倒是可以让你姐帮一下忙。”

    得,马如月又被拉了壮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