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放浪形骸歌 > 六十九 天地无敌手

六十九 天地无敌手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形骸的梦魇玄功实是一门巧夺造化的武学,奔行时身法若影若电,似有似无,饶是如此,怯翰难仍旧渐渐追上了他。两人相距约十丈时,怯翰难一道掌风打来。形骸登时察觉,朝下急降,这一掌将林中树木一扫而空。但正因如此,怯翰难飞身一跃,挡在形骸面前。

    他森然道:“孟行海,你逃不了!”

    形骸双手握剑,身躯微弯,双目看着怯翰难,毫无动摇。

    怯翰难心中不快,道:“真是虚张声势、冥顽不灵的鼠辈,我已得了‘妈妈’的真传,一转眼便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形骸回想自己生平遭遇的无数恶战,此时并不感紧张,他一叹而笑,说:“我跑不了,也不打算跑,引你到这儿来,本是为了杀你。”

    怯翰难身躯一震,更是怒不可遏,就像是不可一世的皇帝被沿街乞讨的乞丐羞辱似的。他怒道:“我看你能嘴硬多久?”说罢,他咬紧牙关,使足毕生真气,身躯周围环绕着一层飞沙,一层狂风,一层绿叶,一层漩涡,一层烈火,这阴阳五行之力凝聚融合在了一块儿,彼此相生相克,竟已至混元一体的大成境界。

    形骸知道这功夫非同小可,心想:“星知师尊所传的五行神龙功觉无法像他这般融会贯通,他仿佛瞬间聚集了元灵之力,再不受五行冲克限制。”

    怯翰难将功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一声暴喝,宛如惊雷,一拳打在地上,巨响声中,地面出现一道裂缝,裂缝中探出一土龙的脑袋,那土龙朝形骸吐出冰寒刺骨的风霜。形骸急想:“没有青阳剑,我抵挡不住此招!”立刻轻轻飘起,飞上高空。

    怯翰难道:“你先前说得大话,现在只会抱头鼠窜么?”一边大喊,一边掌力连发,那是遮天蔽日的火焰掌力,从火中变出木龙,向形骸吐出毒瘴沼气。形骸心想:“火生木!他借相生相克,令招式威力倍增!”召唤山墓甲护体,百忙中朝怯翰难刺出“虚度浮世”之剑,但怯翰难神功笼罩在外,那剑气显得虚无缥缈,不知所踪。

    怯翰难也腾空升起,更到了形骸之上,左手右手同时一推,只见一只风行巨龙,一只水行巨龙出现在云雾中,朝形骸喷出旋风大水,两者冻结成冰,一场大冰雹隆隆砸落。形骸仍旧不敢硬拼,右手施法,变出一柄魂铁伞来,在冰雹中不停移动,辗转腾挪。那魂铁伞无形中增强了形骸运气,令他避开大部分冰片冰刀,但冰雹实在太大,偶尔被冰雹砸中,便会伤筋动骨。

    形骸脸上染血,顾不得疼痛,瞧准时机,在一冰雹上一踩,身子停在半空,再刺出数十招“虚度浮世”。怯翰难挥手招架,可半点也察觉不到,似乎这剑法根本不能杀伤。

    怯翰难道:“你已是强弩之末,无根朽木了!孟行海!干脆让我痛快杀了你吧!”他手往天上一举,地面长出一根根锋锐的尖刺,宛如丛林。形骸上有冰雹,下有木刺,当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怯翰难哈哈大笑道:“你无路可逃了!”

    形骸见局面危险,施展心灵剑诀,在山墓甲之外又罩上了一层心神屏障,随后朝那木刺丛林中一钻,那木刺纵然锋利,依然被形骸撞断,形骸在那丛林中躲来躲去,寻隙朝怯翰难刺剑。

    怯翰难双眼如鹰,俯视下方,道:“你躲啊躲,逃啊逃,可又有何用?就像我试图每一次逃离‘妈妈’,可梦醒之时,却发现仍在‘妈妈’的布局里。妈妈她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算准了你的前生今世,算准了你的生老病死。孟行海,你知不知道,你存活至今,所爱的每一个人,所杀的每一个人,都是妈妈派到你身边的。你以为自己是自由的,逍遥的,可其实呢?你之所以能成为你,是妈妈在塑造着你,将你打扮成她喜欢的模样!”

    形骸气喘吁吁,遍体鳞伤,在丛林中穿梭,时时悄然出剑,耳听怯翰难所言,心想:“他陷入无边际的妄想中,已全然疯了!那个‘妈妈’将怯翰难逼上了绝路,让他以为世人皆是如此。”

    怯翰难道:“你还....还不明白?你与我相斗,也是‘妈妈’算计好了的。她若宠着你,便会让你得胜,若宠着我,便会让我打赢。现在看来,还是她喜爱我多些,如若不然,你怎会全不是我对手?”

    疯言疯语中,怯翰难口吐大火,砰地一声巨响,大火将那尖刺树林点燃,形骸无奈,跳跃几下,又到了天上,长剑不间断地朝怯翰难刺出。怯翰难喃喃道:“你还在负隅顽抗,也就是说,你根本不信我的话么?你的死无可避免,是因为妈妈她决定了你会死在我手里。啊,我懂了,我懂了,你是为了讨好妈妈,让她多看我俩打斗,斗得越久越好,对不对?”

    他双拳上沙石涌动,大喊:“你大错特错!妈妈的意思,怎能由凡人随意揣测?你根本不够资格!”刹那之间,他变出一千根手臂,每一根手臂又化作五行神龙,随后朝形骸打出千万拳。形骸大骇,急运遁梦式,朝拳风边缘逃去。但怯翰难一声怒吼,霎时,形骸被卷入狂潮之中。

    烟尘过后,地上坑洞无数,深渊无底。怯翰难朝地面怒目而视,气得胸膛几乎炸裂,他道:“你为何还没有死?”

    形骸非但未死,甚至并未受新伤,他缓缓漂浮上来,长叹一声,道:“我运气不坏,终于在紧要关头成功了。”

    怯翰难道:“成功?什么成功了?”莫名间,他心中的恐惧逐渐放大,他颤声道:“难道...你...赢取了妈妈的青睐?难道是妈妈庇佑了你?”

    形骸吐出一口血痰,道:“与你那‘妈妈’无关!但你我之间胜负已分,怯翰难,可喜可贺,在你死后,终于能摆脱生命中那阴魂不散、将你逼疯的女妖了。”

    怯翰难哈哈狂笑,说道:“你说你能...杀死我?”

    形骸道:“我已经杀死了你。”

    怯翰难怒气爆发,喊道:“很好!很好!你这牙尖嘴利的狗贼!我看你能嚣张到何时?我非但要杀了你,还要杀你的女儿,杀你的老婆,杀了你的同门,杀了你的朋友,杀你的亲人,杀你的国民!我会把他们杀光之后再杀你,看着你受尽折磨,痛苦无比!这便是你自不量力,口吐狂言的下场!”

    形骸刺出了第一剑。怯翰难以为这一剑与先前的剑一般软绵无力,却意外见到自己的半边身子不翼而飞,他甚至未感到痛,可木行真气也无法修复这重伤。他凝视形骸,眼神中充满恐惧,道:“这是....怎么了?”

    形骸道:“很久以前,白国三圣中的九耀老仙问了我关于宿命之事,我原本并未放在心上,但后来,当我失去赖以生存的青阳剑后,我开始反思过去,才真正明白他话中深意。他是在指点我一门武学,一门真正天下无敌的武学。”

    怯翰难心生偷袭的念头,想一击反败为胜,但刚一动左手,左手也立即烟消云散,他哀嚎一声,道:“什么武学?为什么会这样?”

    形骸道:“你知道在天庭中有一座命运金轮么?那命运金轮是乾坤万物的本质,也是乾坤万物的缩影。在命运金轮中,命运的丝线流入金轮之内,由命运的蜘蛛编织成绚丽的画卷,世界也由过去变成未来。”

    怯翰难颤声喊道:“这有什么关系?你为何能躲开我的杀招?而我又为什么会消失?”

    形骸道:“我的‘虚度浮世’剑法刺出的剑气并不能伤人,只是在编织命运的丝线,丝线缠绕我的敌人,将那些命运蜘蛛看不见的异物、邪物汇聚成画卷上的污秽,告诉蜘蛛:‘看那儿!那儿有差错!快去清洁整理那一块儿脏东西。’命运蜘蛛或许本来并不强大,甚至没有任何思绪,但在命运金轮的图案上,他们有着逾越三清的权威,可以抹除它们所厌恶的一切,复原它们认为正确的事物。”

    怯翰难发出尖叫,他整个身子全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个脑袋,他道:“你....你欺骗了命运!你利用命运蜘蛛抹杀了我?”

    形骸道:“我并不能利用命运蜘蛛,仙灵、巨巫、亡神,盗火徒,他们本就超脱于乾坤之外,故而命运蜘蛛看不见他们。我所做的,只是将这些异象织入绘卷,完整地呈现在蜘蛛面前,让蜘蛛决定这些异象的命运,仅此而已。你之所以会被抹杀,只是那亿万的命运蜘蛛认为你不当存在罢了。”

    怯翰难道:“骗人!骗人!我不信!我...妈妈,妈妈,你还眷顾着我吗?你看,你看,你的孩子....遇上了危险,求求你救我,求求你将我复生!”

    这一次,他的“妈妈”并未回应他的祈祷,他的头颅也很快粉碎,成了无形的真气,四处飘荡散尽。

    形骸朝天上望去,似打算向那些麻木的恩人道谢,但他很快意识到那些恩人根本不知自己做了些什么。他疲劳至极,因为编织的活儿着实累人,对付怯翰难这样的敌手,是形骸目前的极限了。

    他怕孤鸣担心,顾不得劳累,遂匆匆离开,赶往女儿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