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综]审神者吉尔伽美什 > 71.番位三:贤王

71.番位三:贤王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duang~晋江文学城独家, 请支持正版

    博多藤四郎的钱包被撑得满满的,他紧紧地捂住了那些靠着自己辛勤劳动赚来的小钱钱。

    除了主人, 谁都别想从他这里拿走一分钱。

    由于带着客人, 真奥贞夫推着自行车像导游一样热情地向吉尔伽美什他们介绍笹冢的风俗景物,“我们离车站不远,要是坐地铁的话又快又方面, 不过你们应该没有身份证。”

    “真奥先生每天也是坐地铁上下班吗?”萤丸看着那飞速移动的长条形铁箱子,好奇地问道。

    还穿着快餐店制服的黑发少年轻咳了几下, “地铁太贵了,我每天都是骑我的无头骑士号出行。”

    “你的无头骑士号, 不会就是这辆自行车吧……”博多藤四郎的眼下满是黑线,同时对即将到达的魔王城产生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很正确。

    真奥贞夫家距离工作的地点不远,所以就算是步行也要不了多长时间, 虽然他们走得不快,半个小时后也到了。

    “铛铛铛~这就是我的魔王城, 也是我征服世界的起点。”真奥贞夫指着眼前的房子, 语气中充满了骄傲, “欢迎来到魔王城做客。”

    不光是吉尔伽美什, 就连他身后的三个付丧神都完全没有进去的意思。

    他们的眼前——是一栋仅有二层楼高的年久失修的廉租房,木质扶手因为常年日晒雨淋已经隐隐有风化的迹象, 楼梯上坑坑洼洼,感觉重一点踩上去都会踩断摔下去。

    如果有人往门上面贴一张“即将拆迁”的封条都绝对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萤丸的眼睛里写满了失望, 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这栋房子就是你的魔王城?”

    “当然不是。”年轻的大魔王立即否定, “我的魔王城是在二楼的第一个房间, 隔壁还有邻居,一楼住的是房东太太。”

    这时二楼的小窗被打开,英俊儒雅的白发青年把洗干净的衣服晾在拉好的绳子上,低头看见站在楼下的真奥贞夫,兴奋地对着他挥手高呼:“魔王大人,您回来啦!今天下班怎么这么早?”

    真奥贞夫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楼梯,打开门冲阳台上的青年喊道: “芦屋,我邀请了客人来家里做客,麻烦你准备食物了。”

    魔界大军师像被委以重任一般激动地宣誓:“照顾魔王大人的饮食起居是我艾尔西尔的责任,请放心,一定会让您和您的客人满意的。”

    如果他不是正拿着洗干净的内裤,穿着居家围裙,站在破旧的廉租房的小窗户前,一定更有感染力。

    “主人……如果您不想去我们就不去了。”山姥切国广努力地给自己的审神者找台阶下。

    博多藤四郎和萤丸也在一旁点头。

    他们本能地认为,他们尊贵、至高无上的审神者大人应该待在金碧辉煌的宫殿或雅致典丽的小阁中,而不是年久失修的廉租房里。

    吉尔伽美什却抬脚迈上了楼梯,“本王也很好奇,是什么力量促使身为魔王的他生活得如此穷酸看起来却依旧愉快。”

    看到自己的主人都进去了,身为刀剑的付丧神们自然不可能再嫌弃什么,也纷纷跟随着吉尔伽美什鱼贯而入。

    六帖榻榻米大小的小房子里突然容纳了七个人,显得十分拥挤,说夸张一点就是走路都需要踮着脚。

    墙壁看起来很薄,只要大声一点说话隔壁屋子里的人都能听到。

    真奥贞夫与吉尔伽美什在一个小桌子前对坐,三个付丧神连同魔界军师一起端端正正地跪坐在后面,表情严肃认真,他们都因为不愿给自己的主人丢脸而暗暗较劲。

    “这是芦屋四郎,玩电脑的那个家伙漆原半藏,都是我的伙伴。他们在魔界一个是军师一个是大元帅。”真奥贞夫指着如临大敌一般的芦屋四郎和在一旁懒洋洋地敲打键盘的紫发少年简单地介绍。

    “魔王大人,这样泄露身份真的没关系吗?”芦屋四郎向前探了探身子,警戒地看着吉尔伽美什他们。

    “没关系,他们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今天沙利叶去我工作的地方闹事,多亏了这位才能获救。”真奥贞夫指着吉尔伽美什解释道。

    “什么?沙利叶来了。都是因为属下办事不利,在您遇到危险时竟然没有及时赶到,还得靠别人救您,我不配做您的军师……”白发青年捶胸顿足地流下两道宽面条泪,他双臂抱着真奥贞夫的腰不忘询问:“您没有受伤吧?”

    “安啦安啦!没事的。”魔王拍了拍不停抽泣的军师。

    魔王城、恶魔、堕天使……和想象中完全不同呢。

    其实早在看到作为最高将领的魔王时就应该猜出来他们的画风的。

    无语地看着抱着魔王痛哭的大军师,众付丧神却理解了吉尔伽美什所说的愉悦,如果能毫无顾忌地抱着主人,趴在他膝盖上撒娇的话,一定很幸福吧?

    终于哭够了的芦屋四郎顶着通红的眼睛去为客人准备食物。

    为了表达对客人的隆重招待他还忍着肉痛订了一份披萨。

    很快,一桌食物就被拼凑出来,披萨、凉拌黄瓜、盐渍金枪鱼、厚蛋烧中间还有一大盆的乌冬面,这是他们招待客人的最高晚宴。

    “你们快点吃呀,别客气。”芦屋四郎把调好蘸料的碗碟分发给众人,一边热情又心疼地念叨:“这份厚蛋烧里放了八个鸡蛋,平常够魔王大人吃一个星期的了。”

    “对了,你们要喝酒吗?上次超市大减价我还买了一瓶清酒。”真奥贞夫一拍手,“宴请宾客时就应该喝酒嘛!”他说完,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瓶身落满灰尘的酒。

    听到“酒”这个字,山姥切国广的身体下意识地抖了抖,昨天喝醉发生的事情至今仍然历历在目,那简直是太羞耻了,他埋头扒饭的同时决定除非主人下命令否则他今后绝对不会再喝酒了。

    “本王不喝劣质酒。”吉尔伽美什打了个响指,一壶由金瓶盛装的美酒出现在半空中,深红色的半透明酒液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甘醇潋滟的芳香散布在整个房间里。

    “我真的可以喝吗?看起来就好昂贵,把我的房子卖了也买不起。”真奥贞夫盯着那个金瓶,眼中的光芒能与博多藤四郎相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