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都市之异变修仙者 > 82所谓邪物

82所谓邪物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武道?仙道?”

    沉默不语,李通静静思考着老道士的话,现在的古武修行者都远超常人,苦修多年的老前辈们更是生猛的一塌糊涂,放在古时候可不都是一个个仙人吗?

    叮当!叮当!

    老道士将手中的铜钱抛飞在空中,它们互相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音,随后又秉承着某种特殊规律落回了其手里,反复多次后李通竟发现了一些光亮在其中慢慢闪耀。

    宛如飞舞的萤火虫一般灵动发亮,老道士的铜钱缠绕着微弱的白光,在其抛飞落下的过程中逐渐加强,当其收力停下后淡光又快速内敛消失。

    “什么东西?铜钱占卜或是护身法器??”

    李通的思绪被拉了回来,他盯着老道士抛飞的铜钱饶有兴趣,对方看了其一眼略有惊讶,随后手便腕微动发出了一股‘内力’,五枚铜钱顿时不紧不慢地直射了过来。

    略有疑惑,老道士的行为让人摸不着头脑,李通本能伸手想接住东西,对方扔过来的速度和力量看似不怎么样,就连普通人都能反应过来。

    咚!咚!咚!咚!咚!

    五声怪响,手掌生疼,李通接过铜钱后咧了咧嘴巴,这看似没多少力量的铜钱蕴含了古怪巧劲,竟然将其变异强化后的右手打得微微发红。

    要知道,当初李通跟学校的变异大猫可是硬碰硬过,对方三寸长的爪子都没能让其流血喊疼,而这小小的铜钱直接将他打得咧嘴不已,估计再来几下就真能见见红了!

    “你有八卦占卜的天赋,以后可以尝试钻研下阵法或算术!”

    老道士一边说一边伸手轻划,那五枚铜稍有钱接触便被其吸回了掌中,李通看到这手后略有羡慕又产生疑惑,怎么接个铜钱就能看出自己有八卦占卜的天赋?

    “我用了些巧劲和手段,普通人看得见接不住,修行多年的宗门弟子如果没研究八卦算术也是一样,你凭着直觉、眼力看破自然是有天赋。”

    老道士看着李通轻笑了几声,对方听到这话却没有多高兴,只是看着印在自己手掌上的铜钱痕迹略有叹气,比起什么占卜天赋他更想学学刚才这一手。

    “老前辈,您刚才说咱俩是同一个境界,我怎么感觉好像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啊!”

    李通甩了甩发红的右手,老道士没怎么用力就能打出这样的效果,要是放开手脚施展自己还不直接成渣子了?

    “有力不会发,有身不会摆,有气不会用,你现在只是单纯凭借身体在推动招式,没有协调统一自然是感觉天差地别,其实咱俩的‘内力’修为差不了多少,可以勉强算是同境界。”

    老道士收回铜钱后往道袍里一装,随即便跟李通简单解释了几句,在他看来对方才是不可思议,如果比喻就好像是没踢过足球的人直接凭着体能就去打世界杯了!

    “嗯,嗯,我明白您这意思了,简单来说就是‘内力’境界不差可是输在技巧上?那应该如何提升技巧……等等,您这是要进人家去吗?!”

    略微发愣,李通刚想好好请教一下便被老道士带出了楼梯,对方毫不犹豫直接便敲响了住户的房门,看这意思好像是要去里面找什么东西。

    “谁啊!?谁啊!?等一会儿,等一会儿!”

    屋里很快传出了年轻女人的应门声音,听她的语气好像很不耐烦,李通听到后则是略微皱眉,因为刚才有短短的瞬间其左手微微颤动了几下。

    心中一紧,李通此时才注意到有极为细小的红雾气丝从门缝飘了出来,在其旁边的老道士没有自己看得清楚但是应该能感觉出来,难怪他出了楼梯就直奔这里来了。

    “等等,有些不对啊!这红雾不是能让活人失控中邪吗?怎么里面的人没有受什么影响?”

    李通思索片刻就感觉不对,他迅速吐纳了几次催动起体内寒流,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也能马上反应,至于老道士则是没有多大反应,只是聚精会神地盯着前方沉默不语。

    没有过多长时间,房门缓缓打开了,一位长发女人皱着眉头从里面走了出来,李通见此马上后退了俩步,因为他隐隐看见有不少红气跑了出来。

    “施主,贫道看你这里风水……咚!”

    老道士的话还没说完女人就撞上了房门,随后就听见了些骂骂咧咧的话,一阵半大孩子的哭闹声也是在此时传了出来,,李通看到后忍住没笑,他估计对方是把其当成骗子或要饭的了。

    略有尴尬,老道士无奈叹了口气后直接推掌吐劲,他这回没有客气什么直接用内力震碎了门锁,里面的女人听到声响顿时又走了过来。

    “你们?!咚!”

    老道士懒得解释直接出手甩出一枚铜钱,那个女人还没看清楚就被打中了眉心,瞬间她就丧失了意识摔落在旁边的沙发上,李通看到后咧了咧嘴,心说这倒霉蛋估计要轻微脑震荡。

    “你能看见什么吗?可以的话说详细些,在卦象中这里好像是源头。”

    紧皱眉头,老道士环视四周后看了眼李通,他没有对方看得清楚只是模糊觉得这里到处都是鲜红,给人感觉就好像戴了沾血的厚眼镜一般。

    “在这里,红雾粘稠得都跟浆糊一样了,您身上有没有什么辟邪的东西?如果没有的话咱们就先撤吧,这屋子可是非常诡异,直接进去说不定要吃亏……”

    略有无奈,李通其实根本不想进这里面,此时屋子中都是细小盘旋的红雾气丝,它们攀附在墙壁和天花板上就好像是血管似的,而最为严重的地方则是指向深处的卧室。

    “这里有个孩子,你带着她和那女人先出去,等我处理干净再进来。”

    老道士知道李通害怕也不强求,他瞥了眼在角落发愣的小姑娘让其带出去,这孩子看上去四、五岁的样子好像是吓傻了,看到那女人晕倒在地后便大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