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在风水圈当网红 > 52.死人了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您的购买率不足,沉沉和周道长在和谐, 要等一段时间后才会显示  秦沉是被电话声吵醒的。

    “喂?怎么了, 一大早打电话给我?”秦沉睡眼惺忪, 单手撑着床面接通电话。

    昨天被蒋蕊扑倒几回,心里受刺激太大, 导致秦沉留下不小阴影, 晚上做梦被女鬼追了一晚, 接电话时脑子还有点迷糊。

    “这还早呢?都快十点半了!”电话那头的薛时衣压低声音吼他, 背景里隐约传来男人讲课声。

    秦沉一下就清醒了,这声音他绝不会听错,是毛概课教授!

    全校挂科率最高的教授, 秦沉所上的大学内没有一个学生不怕他,在这种课堂上冒着被扣出勤分的危险打电话给自己, 难道……

    “他点名了?”

    “对啊!而且上节课你就没来, 他说了,如果下节课你还不去, 这学期的出勤分直接扣光。”

    薛时衣顿了顿, 叹了口气,有些发愁。

    “泡汉子是重要,可这门课你要挂了,补考也绝对过不了, 只剩毕业清考这一条路。难道你不想要学位证了吗?”

    “别瞎说, ”秦沉翻了个白眼, 下床换衣服, “我就是睡过头忘记定闹钟了,下周去上课就行了。”

    “反正都说到这儿了,怎么样,你跟那个道长有进展了吗?三步实行到哪步了?”薛时衣忍不住打听。

    “……第一步就失败了。”

    “哎,你这又挂科又没泡到汉子,你说说你……”

    听着对面恨铁不成钢的语气,秦沉面无表情地把电话挂了。

    很气,不想说话还想把芝麻饼顺着电话线丢到薛时衣脸上。

    秦沉一边洗漱一边查看微博。

    不知是不是观众心大,昨天发生的一切不仅没上头条,连提到这件事儿的留言都没一条。

    虽然奇怪,但起码可以放心了。

    秦沉松了口气,下楼前从房间里拿了罐渴望红肉,边下楼梯边小声喊:“芝麻饼,快出来吃饭了。”

    一声回应都没,反而是手机嗡嗡响个不停。

    秦沉下楼的脚步未停,一手拿着罐头一手划开锁屏。

    十二条未读短信。

    ……

    又是张一帆。

    [张一帆:沉沉你怎么不回答我?]

    十二条短信大差不差,都是这个意思。

    昨晚睡前两人发了几封短信,谈到周易时已经十一点多,秦沉没抗住困意睡着了,最后一封短信就没回复。

    没想到张一帆好奇心这么强,等不到回复就不放弃,一大早又发来短信。

    秦沉往上翻了两页记录,寻找睡前没看到的那条短信。

    [张一帆:什么?你向他拜师了?那他同意了吗?]

    ……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大家怎么都对这件事这么好奇?

    秦沉苦着脸,恹恹地回复了个没有,就又把手机放了回去。

    “不过也不知道周道长吃饭了没,”秦沉自言自语,“这都十点半了,芝麻饼估计也饿傻了。”

    周道长确实还没吃饭。

    他照常起床,在书房翻书,等一本书翻完头发已经全部晾干,秦沉还没起床,他没忍住来了客厅等待。

    一等就是两个半小时。

    芝麻饼起的倒是比秦沉早,九点多就扒开门下楼晃悠了。

    秦沉一走到客厅,看到的就是背对着他腰挺得比直的周易,和在周易脚边卧好,双爪抱着云纹靴不放的无赖小胖猫。

    不停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抱大腿的感觉就那么舒服吗?

    “又来打扰道长,过来吃饭了芝麻饼。”秦沉走到餐桌旁,踢踢芝麻饼的大屁股。

    “喵呜!”回应他的只有芝麻饼极不情愿的一声叫,还是抱着靴子不撒手。

    这可是渴望红肉,芝麻饼最爱吃的罐头,比秦沉平时一天的饭钱都贵,今儿居然看到一点儿都不馋?

    “不会是生病了?”秦沉皱眉。

    他心里着急,弯下腰一手将芝麻饼捞起,抱在怀里查看。

    可芝麻饼根本不领情,四肢白爪子蹬着秦沉,粉的肉垫按在秦沉鼻子上,死活不让对方靠近。

    脑袋还向左边撇开,一脸嫌弃。

    人猫大战,芝麻饼叫得撕心裂肺,在一旁看书的周易很难继续保持沉默。

    “早上他好像很饿,看你没醒,我就给他喂过饭了。”他替芝麻饼解释道。

    周易给芝麻饼喂过饭了?

    秦沉听了一怔,芝麻饼趁机从他手中挣出,灵巧地跳到桌上,紧接着又是一个跳跃,稳稳当当地落在周易脚边。

    它躲到腿后只伸出个脑袋,鼓着腮帮子皱眉瞧秦沉。

    秦沉心思却不在这里,满脑子都是早上洗漱时,镜子中自己的模样。

    被压扁一半的头发、微微发红印着的睡痕、涂了睡眠面膜油光发亮的脸……

    秦沉睡姿一直不好,怎么舒服怎么来,在寝室时就被室友嘲笑过好几回。

    而芝麻饼的食物都在自己的卧室,周易要想喂饭,必定会看到他最丢人的一幕。

    ……

    “我睡觉姿势不太好。”秦沉干笑了两声。

    何止是不好。

    周易在给芝麻饼喂饭前就进去过一次,本来想喊秦沉起床,毕竟今日有约。

    可一推开门,两米三的大床上,一人一猫,一左一右,睡成了同一个姿势。

    看他俩睡得一个比一个舒服,周易就又默默关上门,离开了。

    “没看到,”周易对秦沉扬扬下巴,示意,“你手机在响。”

    “哦,没注意,我看看。”秦沉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

    打开手机,又是张一帆……

    [张一帆:那就好。]

    那就好?

    秦沉心塞,他不是个小心眼的人,可近来张一帆说的话总让他觉得别有用心。

    但答应了又不能毁约,看了眼后面的短信,他挠挠脑袋,看向周易。

    “是张一帆,他在问什么时候走,哎我昨天忘记定闹钟了,早饭是来不及做了。”

    “……”

    周易没有回话,嘴角却抿起了。

    秦沉了然,看来周易真的还没吃饭,在等自己。

    他连忙补了句:“我们直接去茶楼吃,见面的地点是b城排名前三的茶楼,我请你吃,周道长你点多少都行。”

    “走。”周易起身,没说好或不好。

    **

    六玉茶室是b市排名前三的港式茶楼,不仅点心好吃,室内装潢典雅气派,红酸枝椅和名人字画是它的特。

    秦沉还小的时候,父母经常在周末带他来这里吃早茶,虽然餐品小贵,可他一直保持着每周来吃一次的习惯。

    所以哪些东西好吃秦沉早就烂熟于心。

    两人落座后,他连菜单都没看就报了一串菜名:“酿猪润烧麦、蛋黄莲蓉包……唔,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杏汁白肺汤应该可以做了?”

    这一听就是熟客,服务生笑得温和,点点头道:“是的先生,可以做了,要帮您点一份吗?”

    “嗯,来一份,”他将菜单递给周易,“你看看都要吃什么,这家流沙包和虾饺也很好吃,那个金黄的流沙馅儿和透明的虾饺皮儿……”

    想想就流口水。

    “我不用。”周易只点了壶茶。

    明明听到不能吃早饭时抿唇了,这会儿又说不用,绝对是口是心非在作怪。

    “那我在加个流沙包和虾饺。”

    秦沉自以为很懂地又添了两个菜品,绝对适合周易的口味。

    见服务员将菜品写好,周易从长袍一侧拿出一个黑皮甲,掏了张卡夹进没打开过的菜单,递回给服务生。

    “没有密码。”

    “哎哎,别……”秦沉站起来拦住服务生,掏出手机,“我来付,支付宝行吗?付钱这种事儿当然要男人来做,怎么能让你……”

    话说了一半才察觉不对,他猛地顿住,看向周易。

    周易:“?”

    服务生:“?”

    “没事儿。”秦沉收回了手机重新坐下,双手放在腿上安安分分。

    就让我们当无事发生过。

    张一帆来的时候,菜品已经上全,甜的咸的摆了一桌子,中间还放了份汤。

    秦沉正埋头苦吃。

    不知周易是怎么回事儿,说不吃还真的一口都不吃,无论秦沉怎么安利。

    但点了这么多东西又不能浪费,他只得努力往嘴里塞。

    虽然好吃,可是量大。

    带着甜蜜的烦恼,秦沉吃得专注,连张一帆站在面前好几秒都没发现。

    周易倒是打张一帆一进门就看注意到了,他正打算提醒秦沉,却刚巧瞥见秦沉仓鼠般的进食,鼓着腮帮子一动一动地嚼食物。

    一瞬间,周易觉得眼前这幕和早上芝麻饼吃猫粮时,完美重合。

    不仅睡觉,连吃饭都一模一样。

    这一打岔,反倒把提醒的事儿给忘了,周易顺手拿起茶杯低头浅呷了口。

    一个吃饭没看见。

    一个看见了没当回事儿继续喝茶。

    张一帆忽然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空气,从小到大都作为校草人人瞩目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被忽视是什么滋味儿。

    他脸上特意摆好的招牌笑容,突然有些挂不住。

    “同性恋根本不是病,”两人的角倒了下,竟变成了薛时衣宽慰秦沉,怕他不理解,“这在国外很正常,就是国内也有。你用不着扭捏,咱俩之间的关系不会因次有任何改变。”

    “等你哪天有喜欢的人了,哥们帮你追……”薛时衣叼着烟对秦沉扬扬下巴。

    秦沉还来不及感动,就看到对方吐了个烟圈,忧心忡忡地补完下半句。

    “只要你别看上我就行,我这么帅,你追不上的。”

    靠……

    最佳损友,没有隐瞒的必要。

    秦沉将事情发生的详细经过,编辑成短信,发送给他和张一帆。

    只是张一帆收到的短信里,没有关于周易的详细内容。

    门外又传来竹筷在瓷碗内搅拌的声音,秦沉精神一振,见微博内确实没人注意到那条留言,便将手机随手一丢。

    还是想看神仙似的周易,做饭时是什么模样。

    他从床上跳起,洗脸护肤,又从行李箱里挑了罐海洋鱼罐头,才下楼往客厅拐。

    厨房就设在客厅内,没有阻隔。

    本以为耽误了十几分钟,早饭应该做好了才对,可谁知秦沉收拾妥当到了客厅,周易还现在电磁炉旁。

    他侧对着秦沉,修长的五指将铲子握得紧紧的,神专注地盯着锅内食物看。

    如此郑重得模样,如此长的时间,真是越发让人期待这顿早饭了。

    抽烟机正在运作,有风微微撩动着周易肩上滑下的黑发,秦沉顺着那微动的几缕青丝向耳后看去,只见那未束的乌发,微湿,正柔顺服帖的在他背后散着。

    难怪刚刚洗漱时,发现浴室里蒙了一层湿气。

    看着周易挺拔的腰背,秦沉微怔,放慢了脚步。

    秦沉自认算见过世面,毕竟混的是直播圈,女装大佬、长发coser数不胜数,但能长发而不娘,攻气又不金刚芭比的。

    周易是第一个。

    但这大概也是托了外貌的福。

    周易五官立体深邃,雕刻似的面轮廓有棱有角。

    剑眉正衬了桃花眼中的冷漠,唇薄却得了高挺鼻梁的均和。

    相辅相成,简直完美。

    周易的身材更好,肌肉匀称,偶尔袖子回落,露出紧实的小臂,宽背瘦腰,倒三角给人可靠又赏心悦目的观感。

    就连身高都比一米七八的秦沉还高半头。

    这样的长相和身姿,长发只能将他衬得更脱世超然,万不会削减他的半分男子气概。

    可秦沉就不一样了。

    他生得一双大大杏眼,每当想事情时就会在眼眶里转来转去,别提有多机灵可爱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