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五十八章:师命不可违

第一百五十八章:师命不可违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朱秀荣一张精巧的小脸委委屈屈的,只是张皇后听到从女儿口中轻吐出一个“哥”字,脸上就更不好看了。

    “……”张皇后的目光,瞬间凌厉地落在朱厚照的身上。

    朱厚照一脸懵逼,连忙道:“不是我啊,我没有,我近来没惹她啊,母后,你别听她瞎说。”

    张皇后气咻咻地道:“难怪你父皇隔三差五打你,亏得本宫还处处对你维护,自家妹子你也欺负,你还是人吗?猪狗不如的东西,滚!”

    “噢。”朱厚照怂了,乖乖的溜了出去。

    而方继藩也是在清早入宫,比命妇们早一些,这是太皇太后的意思。刚过了金水桥,朱厚照便已在那兴冲冲的等了。

    他一见到方继藩,便朝方继藩招手:“来来来,老方,跟你说一件可气的事。”

    “不听,我是来祝寿的。”方继藩很老实的样子,他今日打算做一回老实人,可千万别在祝寿时出什么意外才好:“我是来拜寿的,心里该怀着对太皇太后娘娘无限的感激,还有发自内心的喜悦去万寿宫,殿下别坏了臣的心情,臣正在酝酿情绪。”

    朱厚照便龇牙道:“说出来你都不信,我那妹子的脑疾肯定犯了,她犯病了啊,你不能不管。”

    “噢……”方继藩只平静的点头。

    方继藩比谁都清楚,脑疾,那是骗人的,所以……不操这个心。

    朱厚照则是瞪大眼睛道:“你怎么一丁点都不上心,你是她的大夫啊。”

    方继藩便驻足,上下打量着朱厚照:“殿下,臣倒是觉得殿下也有脑疾之症。”

    朱厚照竟是乐了:“这敢情好啊,本宫若是得了脑疾,就威风了,哼,谁敢不顺本宫的心,本宫就犯病!”

    这样一想,朱厚照竟身躯一震,眼里闪烁着别样的光彩。

    这一天皇宫自然是热闹,可最热闹的自然是宫里的万寿宫。

    弘治皇帝早早就到这里了,陪着太皇太后说着话。

    太皇太后笑吟吟的,左右四顾,突得想起什么,朝弘治皇帝道:“这方继藩,道学如此精湛,实是令人意想不到,哀家向来听说悟道、悟道,可见悟道不分先后,哀家读了一辈子的经,说来惭愧,只晓得读,却难通其意,这方继藩怎的还未来?哀家倒是很想见见他。”

    她顿了顿,眉头轻皱,又道:“上一次倒是难为了他,差一些,哀家便有不察,倒是对他有所误会。你是皇帝,哀家也晓得你对学道之人,多少有些不满,这是你父皇的错,他哪里是痴迷道学,他满门心思都想着去长生,做那修仙不老的迷梦去了,可这非道家的错,先皇帝,就是昏聩。”

    说到那儿子,太皇太后可一丁点客气都没有:“他昏聩,自然会有不少假道人投其所好,给他炼什么丹药。可这老庄之学,却没有错啊。”

    弘治皇帝从不忤逆自己的祖母,只连连点头:“祖母说的是。”

    太皇太后笑了。

    “这方继藩,有如此才识,平时听人说他这人爱胡闹,哀家不信,一个胡闹的人,会如此精通道学吗?能写出那样的经注,可见他在这上头是花了心思,是有极高造诣的。哀家先前说,你是皇帝,知臣莫若君,他平时都在干些什么,你可知道?”

    “……”

    弘治皇帝有点蒙了。

    他很不愿把血淋淋的真相的告诉太皇太后,弘治皇帝并非只是坐在宫里的皇帝,即便成日在宫中,却也有足够的渠道了解宫外的事。

    比如这个方继藩,这些日子……大抵的生活就在跑去詹事府和太子贼兮兮的关起门来不知在密商什么,或者在西山折腾他的暖棚,更多时候,就是四处招惹一点是非。

    当然,有些话,弘治皇帝不知该不该说,修道……不存在的,这家伙天知道从哪儿学来的道学,可弘治皇帝可以对天发誓,方继藩这厮倘若当真勤奋的看过一本道书,他可以将自己的头颅砍下来给人当球踢。

    深吸一口气,还是得哄着老太太啊,弘治皇帝笑吟吟地道:“是呢,他平时除了为朝廷尽忠职守,就是关在家里读书。”

    “读的是道。”太皇太后赞许地点着头,眼里尽是欣赏之。

    不错,她就知道不可能是一个混账的败家子能精通道学的。

    因此她娥眉一挑,淡淡笑道。

    “可见人言可畏,外头那些长舌妇,最是爱说人是非,此等人,最是可恨。”

    “是……是啊……”弘治皇帝只有尴尬的点头。

    正说着,却听宦官上前道:“禀娘娘,陛下,太子殿下与方百户到了。”

    “请来说话。”太皇太后喜出望外,凤眸微转,期盼地往外看去。

    弘治皇帝的脸已拉了下来,他有点心里发虚,这可是弥天大谎啊。

    他毕竟是不善于撒谎的人,身为天子,其实也没有撒谎的必要,因而,难得弘治皇帝老脸竟腾地一下红了。

    没多久,朱厚照和方继藩便联袂而来,朱厚照笑嘻嘻地道:“孙臣见过曾祖母。”

    方继藩抬眸,见太皇太后和蔼地看着自己,深吸一口气,恭谨地上前道:“臣方继藩,见过太皇太后,娘娘身子康健,一丁点都不像是七十大寿的样子……”

    “……”

    这一次,轮到弘治皇帝和朱厚照两个人有点发蒙了,祝寿就祝寿,怎么就你话最多?

    只见方继藩很认真地道:“若臣的娘还在世,怕也是娘娘这个模样。”

    “……”

    “不要脸……”朱厚照心里骂。

    弘治皇帝觉得自己犯下了一个不可宽恕的错误,千不该万不该,方才竟在祖母面前说那一些违心的话。

    可是……方继藩接着道:“臣祝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日月昌明、松鹤长春。大明上下,无不称颂娘娘宽宏仁德,今日娘娘大寿,普天同庆,僧俗百姓,亦是欢喜鼓舞,真比自家老太太过寿,还要乐呵一些。”

    呼……

    伸手不打笑脸人,方继藩说句实话,多少对太皇太后有点忌惮。

    那没法儿,只好将你捧到天上再说,到时你脸皮再厚,也不好对我痛下杀手了。

    这一手,是两世为人之后,方继藩苦心总结出来的,嗯,看起来……效果显著。

    太皇太后果然没有恼,笑盈盈地招手道:“你近一些来,哀家有话要问你。”

    方继藩倒不客气,直接的上前:“臣聆听太皇太后教诲。”

    反正,这人都可以做自己奶奶的妈了,尊老乃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所以……方继藩没啥心理压力。

    太皇太后上下打量方继藩:“真俊俏……”

    “……”

    噢,女人果然是先看脸的啊。

    太皇太后继续道:“听说,你成日在家读书?”

    “……”

    方继藩顿时心里翻江倒海了,这谁造的谣,我喜欢啊。

    于是抬眸,见坐在一旁的弘治皇帝正杀气腾腾地看着他。

    方继藩心里明白了什么,一脸谦和地道:“说来惭愧,臣打小就喜欢读书,读书使臣快乐!”

    一旁,弘治皇帝那儿,传来了拼命的咳嗽声,像是患了痨病一般。

    朱厚照彻底的服了,对老方,他是彻底服气的,这脸皮可谓比紫禁城的城墙还厚。

    太皇太后却是笑了:“小孩子胡乱说话,哀家听说,你竟和普济真人,乃是同门师兄弟?”

    方继藩道:“臣此前也不知臣和师兄有这样的缘分。”

    是呢,龙泉观那万顷良田,就是自己和师兄的红绳啊,这辈子赖定他了。

    太皇太后又颔首。

    “可见人间的事,上天都是注定好了的。你精通道学,又受贤师危大有指点,一身道骨。龙泉观那儿已恳请礼部将你录入道籍,自此之后,便列入龙泉观中了,不过普济真人修了书,向哀家讲明,说是你虽有道家的机缘,可毕竟在朝为官,乃南和伯世子,南和伯也只你这一个儿子,还指望你能承袭爵位,因而希望哀家能够准允,既予你道籍,又令你在朝中修道,并不列入方外,哀家看哪,你是可惜了,既有此机缘,何不上山专心修道,将来或许可以有大成就,何故要在这俗世中走一遭呢?”

    “……”

    亏得方继藩稳住了,他心里猛地打了个激灵,就怕太皇太后一拍大腿,就你了,直接就将他当真送进龙泉观去,做一辈子臭道士……

    他想了想,便忙道:“臣的师父指点了臣之后说……呃……臣说出来,有些怪不好意思的……他说,臣是注定了要匡扶明君的人,尘缘未尽,因此……这个……师命不可违。”

    太皇太后眉头微挑,方继藩的话……她竟真信了。

    老太太嘛,无论地位多高,身份多么尊贵,在上一世,你不还得跳着广场舞扭着秧歌吗?这说明啥,说明心眼实在。

    太皇太后笑了,侧目看了弘治皇帝一眼:“皇帝,这话,你也得记着,那危大有贤师,可是方外高人,他的箴言,料来不会错。”...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