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我的时空旅舍 > 第186章 命运的馈赠

第186章 命运的馈赠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埋头吃饭的小萝莉顿时一愣,抬起头来呆呆的看向程烟,片刻后,它又有些慌乱的转过头看向程云。

    程云也皱起了眉,低头仔细看了看小萝莉额头上那个标明它雪地之王身份的印记,看了好半天,他才疑惑道:“怎么变了?”

    “就是……就是和之前有点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了?我没看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

    见状,其他三人也都看向小萝莉头顶的印记,却都一脸疑惑。

    好半天,唐清影说:“我也没看出有什么变化啊!它头上不是一直有这么一团形状歪歪扭扭的毛吗?”

    话音刚落地,小萝莉便狠狠转过头,朝她呲牙哈气:“哈!”

    唐清影顿时被吓了一跳:“怎怎么了?它它它听得懂我的话?……我的个天呐!姐夫你给这只猫吃太好了,都养成精了!”

    小萝莉继续恶狠狠的瞪着她!

    如果它会说话的话,估计也会和它父亲一样沉声喊道:人类,雪地之王的威严不容冒犯!

    唐清影继续瞪大眼睛和它对视,咽了口口水,她开始觉得这只猫有些诡异了。

    程烟则在旁边轻飘飘的道:“它不是能听懂你的话,它是能分辨得出谁是好人是谁坏人!像这种猫啊狗啊,最有灵性了!我很能理解它为什么会突然凶你!”

    唐清影:“……”

    程云扯了扯嘴角,伸手将小萝莉的脸掰过来面朝自己,继续看着它额头上的印记,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会觉得它额头上这块变了呢?不是一直这样吗?颜色变了还是形状变了?”

    程烟说:“都不太一样了。”

    唐清影看了看殷女侠和俞点,皱眉说:“可是我们都没看出哪里不一样啊!”

    “就是不一样了!”程烟笃定的说,“你们的观察力实在太差了。”

    “是你观察得太敏锐了吧!估计每天都得翻开相册对着人家小萝莉的照片舔屏!”唐清影毫不留情的拆穿,“然后就得妄想症了。”

    “你才妄想症!”

    “呵……”

    “我有照片,可以对比!”

    程云见状连忙出声打岔道:“好了别争了,小萝莉又还没成年,长变一点很正常吧!”

    闻言,程烟翻了个白眼,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他:“这么快就长变了吗?”

    唐清影则十分惊讶的看着小萝莉:“它还没成年?都这么大了,看起来比长大的家猫还大了!难道是因为毛太长的缘故?”

    程烟抢在了程云之前,毫不留情的斥道:“白痴,这种猫都是大型猫,能长很大的!”

    程云叹了口气,很是无奈:“话说你们俩不是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吗?不是性格爱好都差不多吗?怎么现在钻到一堆就争来吵去的?……对了,我刚刚说的话你们这几天多考虑考虑,我先研究下灌香肠的步骤,过几天就开工,到时候你们想吃什么口味都给我说,一年可就这么一次。”

    众人全都点头。

    程云打算多灌几种香肠,以满足大家不同的口味。数量上他也打算多弄点,到时候可以往李怀安和关岳那送点,这两哥们儿在锦官混着也不容易。

    既然都准备灌香肠了,顺便也就把腊肉、酱牛肉之类的一并做了!

    忽然,程云又看向小萝莉,疑惑的道:“你就不吃了吗?还没吃完呢!”

    小萝莉面朝他坐着,背对着饭盆,同时也给其他人留下一个背影。它听见程云的话之后依旧一动不动,似乎已经吃饱了。

    程云稍作一想,说道:“好吧,吃饱了就不吃了,咱们上楼。”

    说完,他便端起小萝莉的饭盆往楼上走去。

    片刻后,他的房间中。

    程云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低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面前——

    小萝莉赫然站在茶几上,正低头香喷喷的吃着午饭,看这样子哪里像是吃饱了,分明是饿极了!

    很快,程云开口了:“所以你额头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萝莉顿时一愣,抬头呆呆的看着他。

    程云抿了抿嘴:“别给我装傻了,你的表现已经出卖了你——你额头上的图案确实变了,并且你也知道这种变化,是不是?”

    小萝莉微微将头一偏,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将嘴角边的一颗饭粒舔进了嘴里,小脸上满是疑惑,依旧盯着程云。

    程云扯了扯嘴角:“你不要给我装傻,我知道那个图案代表着你拥有雪地之王的血统,每只雪地之王头顶都有这个图案。我还知道你们北极的所有生物都将这个图案放进了文字中,代表神、神圣的意思,大概就类似于……类似于我们这个世界老虎额头上的那个王字。它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改变。”

    小萝莉愣了愣,有些心虚了。

    “你再不承认我就……我就去找程烟要图片了,到时候一对比,我看你……”程云说着愣了愣,忽然无奈的一拍脑门,“我干嘛要和你说这些,真是闲着蛋疼,你又不会说话!”

    小萝莉心虚的低下了头,一只前爪一下一下的划拨着茶几的玻璃面板,不敢抬头看他。

    *******************

    这个时候的叙利亚正是清晨。

    还没到六点。

    天边刚泛起一抹鱼肚白,没有鸡鸣,倒是远方传来几声若隐若现的野狗叫声,抬头还能看见几颗显眼的星辰。布满砂砾的贫瘠地面上长着稀稀疏疏的枯草,又被露水打湿,草尖挂着摇摇欲坠的露珠儿。

    世界刚刚苏醒。

    忽然,远方传来一声爆炸。

    “轰隆!”

    远方火光一闪,大地陡然为之一震,草尖上的露珠尽皆落地,破碎成花!

    世界似乎变得更为寂静了,就连野狗都洞悉炮火的可怖而喑哑了,只有远方一栋土房子前的尘烟慢慢被风吹散。

    “咳咳!”

    李将军咳嗽了几声,却露出一抹笑容。

    这算是他第一次自己动手制作炸药,效果令他非常满意——即使穿着盔甲的他也不可能硬抗如此神威!

    但据艾哈姆说,这种炸药仍是一种十分原始的炸药,甚至都不能叫做炸药,准备来说它应该叫做‘易爆炸化学品’或‘炸药原料’。这让他有些迫不及待想马上接触真正的现代烈性炸药了。

    不过转瞬间李将军便沉下心来,他知道这玩意儿绝不能操之过急,他又不是来玩票的。

    他唯一的方法便是徐徐图之。

    这些天他已经让艾哈姆一步一步尽可能详细的给自己阐述炸药的制作过程,甚至就连‘碱’这种随处可见的原料也不许艾哈姆去城市买,而是必须从天然碱开始做起。

    压制住心里的兴奋,李将军吃了点东西,便坐在山丘上出神。

    远方天际一轮红日从地平线冒出,缓缓升起,世界一下变得亮堂了起来。

    李将军却自认没有资格欣赏这幅美景,他沉默着面对朝阳,手中无意识的摆弄着那支手枪,思绪早已飘到了九霄云外。

    植物油、动物油,这些他都很熟悉。

    碱他也很熟。

    这些东西他那个世界都有,但他从来没想过这二者能制造出爆炸物。

    “唉。”

    李将军叹了口气。

    他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有很多东西要去认识,去了解。

    所幸这个时候艾哈姆已经完全将他当成了那什么安拉派下来的战士,无论他要求什么艾哈姆都毫无异议。而这个地方也足够偏僻,他除了偶尔需要出去‘寻找’食物和制造学习的必需品外,其余时间都可以安心的在这里学习,还可以和艾哈姆讨论除爆炸品以外的其他东西。

    比如最简单的枪械是如何制造的?它的原理是什么?如何将它做得足够大,大得可以当小口径炮用,并且还能正常使用?要达到这一点需要满足哪些条件?

    艾哈姆觉得李将军是安拉送来拯救他的英雄,恰好李将军也觉得艾哈姆是命运给予他最好的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