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邪神蓝图 > 第二十八章 鲜花与愤怒

第二十八章 鲜花与愤怒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咚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林荫的思绪,她擦擦眼泪,维持着上位者的优雅和威严,说:“进来吧。”

    只见她那个个子不高的小秘书蹦蹦跳跳的进来,对林荫说:“林总,有人给你送了一捧花呢。还是红玫瑰哦。”

    林荫接过花,摸着红色的花朵,喃喃道:“红玫瑰啊。”

    然后她看到花束下面还付了一张卡片,卡片上用写着:“送给最美丽的人,祝她早日康复---李天宇”

    是李天宇啊,林荫想起这个人,若不是今天这束花,林荫已经把他忘记了。看着火红色的玫瑰花,她不禁幻想,若这花是林集送的,那该多好。

    “玫瑰花啊~好浪漫啊,还最美丽的人,林总,这人是要追求你啊。”小秘书笑吟吟的念叨着。刚刚还陷入幻觉的林荫听到小秘书的话,此刻再看这花,怎么看怎么觉得恶心,红的有些发黑,绿的有些晦气,闻着气味,甚至有些反胃。

    林荫皱着眉头,把这捧玫瑰花递给:“我对玫瑰花有些过敏,你帮我处理了吧。”

    “啊?”欢脱的小秘书笑容僵住,不知所措。

    林荫微笑着说:“只是有些不太喜欢玫瑰花而已,若是再有送花的,也不用拿给我,你看着处理就行了。”

    “哦,哦,好的林总,我明白了。”似乎看出情况不大对,小秘书也不敢贫嘴了,忙应着,把花带了出去。

    “怎么敢有人想玷污自己纯洁的感情,真是让恶心。”林荫自言自语的看着相片。

    傍晚,准备坐车回家的林荫刚到公司门口,就看到李天宇堵在门口,像是早已等候多时。可能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花已经被扔进了垃圾桶,此刻捧着一大束鲜花,温柔的看着端庄美丽的林荫:“好久不见,林荫。怎么样,感觉你的身体好点了么?”

    林荫看着作秀的李天宇,心里没由头的便升起一团怒火。就是眼前这个人胆敢升起不该有的念头。

    不过生气归生气,表面礼仪还是要做到位,喜怒不形于色,林荫微笑着对李天宇说:“是你啊,李天宇,好久不见,你怎么来了。”

    李天宇扬了扬手中的鲜花说:“我今天刚好有空,就来看看你,你上次不是说胃不舒服么,现在感觉自己怎么样,用药了么。”

    林荫微笑:“可能真是医生说的,是焦虑的原因,我回家吃了点药,第二天就好了。谢谢关心。”

    听闻林荫如此回答,李天宇心里泛起一丝异样。心里想着自己的判断难道出错了?可那种独特的气息感觉,自己的判断应该是没有错的。

    若林荫没有用自己的药剂,那她怎么解决的饥饿感,难道她忍受不住饥饿的冲动,去狩猎了人类?

    一时间李天宇思绪万转,不过他今天来的目的不是刨根问底。

    “那么为了庆祝你身体康复,晚上我们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李天宇将花送到林荫面前。

    林荫躲了一下,然后用歉意语气说:“抱歉,我对花粉有些过敏,不好意思的,今晚我约了别人,所以你的好意只能心领了。”

    李天宇的笑容僵了一下,然后能怎样,“真可惜,不过若有下次,希望我运气好点,能碰到你没约的日子。”

    林荫浅笑,说:“但愿吧。”

    目送着林荫坐上车,越走越远。李天宇随手把那捧玫瑰扔到了垃圾桶里。

    “有难度呢,我喜欢。若是太容易到手岂不是太过乏味了嘛。”

    “不过稍微有些不开心。”看着周围的人窃窃私语,李天宇磨着牙说。

    李天宇招招手,过来一个人。捏着耳朵对那人讲:

    “记住刚刚那几个笑的人了么,晚上每人打断一条腿。”

    随后李天宇坐上一辆车,离开了林荫的公司。

    至此,李天宇倒是没再骚扰林荫。让林荫享受了几日清闲,当林荫再次看到李天宇这个名字的时候,是在当地电视台的新闻里,说是李天宇所带领的医学团队攻克了癌症无法治愈的难题,寻找到了价格更加低廉,而且效果更好,副作用极低的特效药,该药物处于国际领先地位。经过药检测试后,决定由政府出资扶持,建立制药厂。

    电视上很多林荫知道的,不少都是京北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出席了现场。这让林荫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却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这种烦闷的感觉压抑的林荫脸色有些发白。

    同时,林荫所管理的公司,同样是林集他爷爷年轻时扶持创办起来的生物制药公司,一家政府扶持的制药产业落户,这意味着本来不大的蛋糕,此刻中途有人要来分一块。这意味着整个行业必须重新洗牌。

    林荫突然觉得自己也许该和李天宇见一面。

    另一边李天宇坐在餐桌旁,动作熟练的挥舞着刀叉,吃着富含汤汁,软嫩可口的牛排,说:“有人想什么也不出就占股?那就让他们占嘛,我只要他们用我的药就行,我不要钱。”

    说完用餐巾擦擦嘴,“反正他们也活不久了,就当棺材本也挺好的。”

    “明白了,我去办。”若有熟悉的人看到这个跪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出的人一定惊讶万分。这人不正是当地的警察局长么。此刻他头上的黑影中,一个畸形的肉块,正睁着错乱分布的细密小眼,兴奋的眼珠乱转,真是一副具有活力的样子啊。

    李天宇好像想起什么,便接着说:

    “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很想杀我,若有机会,肯定是会将我挫骨扬灰的,但那又怎么样呢。”李天宇头也不抬,自顾自的说着。

    听到李天宇的话,底下跪伏着的人不自禁的抖了一下。

    “但是我不在乎,所有不利的情况都是因为当事人能力不足导致的,而我现在超越你们这些到凡人太多了,所以我可以无视所有的不利情况。”

    说罢,李天宇看着抬起头来,看着眼里全是绝望的仆人。

    “是……主人。”

    被这目光刺痛了眼,他可以肯定虽然李天宇这皮囊看着还像人类,内里肯定是早已化作非人的存在。这种存在,凡人如何反抗。

    “叮……叮……”餐桌上的手机响了,翻开一看是林荫打来的,李天宇有些意外,本来在他的计划里,先掌控整个京北,既然混种兽防御子弹困难,干脆就让他一颗子弹都打不出来。

    然后在处理林荫的事,这事怎么也要排在工厂落成以后。

    “哎,是林荫啊,真难得能接到你的电话啊。”

    “你上次不是想要请我吃饭么,我今天正好有空,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李天宇无语的看着自己已经吃了三盘的牛排。

    “额,吃饭是吗,没问题的。我正好也没吃,地点我定还是你定。”

    “你定吧,告诉我时间和地点就行。”

    “需要我去接你么?林荫”

    “不用了,我有驾照的。”

    李天宇定了时间和地点。挂掉电话后,李天宇眉头微皱,像是在思考什么难题,半晌后李天宇对地上的人说:“你先回去吧,那些事你自己看着处理就行了。”

    那人如释大赦,连忙出去了。确定走远周围没人以后。他脸上阴晴不定,发了一个电话。

    “喂,是我,给我查一个人,跟李天宇有交集的,名字叫林荫的女人。”

    想了一下,又叮嘱:“低调一点,悄悄地查。现在局里很不安全。”

    黑色的汽车穿过街道,路边的路灯一更接着一根被抛在车后,导致车里忽明忽暗,回想这些日子受到的屈辱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根快要烧尽的火柴,怒火和恐惧灼烫着他的神经。

    原本在这个安稳的时代,自己奋斗多年,已经算的上是上层人物了。可那日诡异的遭遇让他就算是回忆起来都感觉不寒而栗。

    那日原本熟睡中的他被滑腻冰凉的触感惊醒,发现自己和妻子,以及自己的女儿都被一只占据了半个房间大小,诡异生物所伸出的触手所捆绑。

    就是刚才那个男子,笑吟吟的看着自己从强硬,到妥协,到恐惧,到求饶。他不说一句话,就那样坐在三人面前,看着怪物对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施虐。

    女儿哭喊着:“爸爸救我……”

    自己崩溃了,哭着求他放过自己和自己的家人,自己什么都愿意做。然后便眼睁睁的看着他将三管药剂注射到了自己和家人的身体中。

    从那一刻起,他就明白,他已经身不由己了。

    他颤抖着抽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也许是他走神严重,产生了幻觉。一束强烈的灯光照在他的视膜里,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和随后而来的碰撞让他精神有些恍惚。

    他只剩一个念头,自己这是出车祸了?

    右臂好痛,头也在嗡嗡作响。挣扎着打开车门,爬出车子,茫然的看着周围,和变形的车子,一时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大脑一片空白。看着自己的已经变形,骨头都突出体外的右臂。突然伤口处窜出无数细小的肉须将手臂掰回原样,然后愈合。看着这诡异的情况,他突然大笑起来,撕心裂肺,原来自己也已经算不上是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