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正道潜龙 > 第三三六章 错杀最不该杀之人

第三三六章 错杀最不该杀之人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怎么搞的?”章显晖看见小秦受伤,表情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

    “上楼的那个小子肯定跟屋里的人有亲属关系,这b养的玩命追我,硬打了我一枪。”小秦捂着胳膊进屋,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来,抬胳膊,这样疼吗?”章显晖动弹着小秦的右臂问道。

    “疼!”

    “很剧烈吗?”

    “不太剧烈,就是皮肤像裂开了一样!”

    “没事儿,没伤到骨头!来,你坐下,我给你处理一下!”章显晖伸手就拉了一把凳子,随即一边从行李里往外拿急救用品,一边语速很快的问道:“你怎么回来的?”

    小秦闻声一愣,斜眼扫了一眼章显晖后才应道:“跑着回来的!”

    “哦,那就行!”章显晖点头后嘱咐道:“你忍着点,我拿刀给伤口切开,把子弹抠出来!”

    “好!”小秦咬牙扭头问道:“大哥他们呢?”

    “交完活,咱就走了!”章显晖轻声解释道:“忍住了!”

    “妥!”

    ……

    宝宇酒店门口,十几台警车此刻已经封锁了现场,拉出了冯志高的尸体,而冯乐天则是精神恍惚的站在门口,表情呆滞。

    “……小天,小天刚才我看见个事儿。”司机走过来,急迫的说了一句。

    “滚!!”冯乐天捂着脸颊,精神状态几乎崩溃的骂了一句。

    “刚才有一个枪手正好从我这边跑,我看到他了。”

    “什么?”冯乐天闻声猛然抬头:“你看见了?在哪儿?”

    一分钟后。

    冯乐天拿着手机,直接拨通了一个号码,并且张嘴说道:“丁叔,马上帮我办件事儿!”

    ……

    大约十几分钟后,新时代公司内。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急促响起,紧跟着小泽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才接起应道:“孔哥!”

    “出事儿了,知道吗?”孔泉的声音响起。

    沈天泽一愣,笑着问道:“什么事儿?”

    “……陈宝宇在酒店被人开枪崩了。”孔泉沉默许久后,直奔主题。

    “是吗?什么时候的事儿?”沈天泽装作丝毫不知情的反问道。

    “大约半个小时前吧。”孔泉挠了挠鼻子,停顿半晌后继续问道:“小泽,你真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沈天泽摇头应道:“他怎么会被人拿枪崩了呢?”

    “……那我就不清楚了。”孔泉回应一声,再次斟酌半晌后提醒道:“不光陈宝宇挨崩了,现场还死了两个人,一个是鸡.头,一个是呼h浩t那边数得上名的老板!”

    话音落,沈天泽脸色瞬间一变,内心十分忐忑,但还是声音稳健的回应道:“老板?!多大的老板,陈宝宇的朋友?”

    “我听说不是,他是陈宝宇背后的钱袋子,在呼h浩t那边很有能量!”孔泉适可而止的提醒道:“这人死了,事儿就大了!”

    沈天泽右手放在腿上,死死攥着裤子回了一句:“呵呵,这人死了跟我也没啥关系,但陈宝宇要是咽气了,那赤f就天亮了!”

    “你心里有数就行!”

    “我明白,孔哥!”沈天泽笑着点头。

    “我也明白,小泽!”孔泉点了一句后,就挂断了手机。

    “艹!”

    沈天泽听着手机挂断后,就猛然起身骂了一句:“朱哥这找的是谁啊,下手也他妈太狠了,无辜人员你弄他干什么玩应!艹!”

    客运站门口,乔帅坐在车里,拿着电话问道:“你们到哪儿了?”

    “马上到,你再等等!”章显光话语简洁的回应道:“路上绕绕,你安全,我们也安全!”

    “好,我等着你们!”

    ……

    市区,中高档酒店内。

    “啊!!”

    小秦抓着椅子,脸上表情疼的扭曲着喊道:“整……整没整完?”

    “完了,完了!”

    章显晖嘴里叼着镊子,额头冒汗的勒紧小秦胳膊上的纱布,轻声嘱咐道:“胳膊吊着,别乱动!”

    “好了!”小秦虚脱的点了点头。

    “……我收拾一下,大哥来电话咱们就走!”章显晖扔下一句后,就动作利索的收拾起了桌上的医疗用品。

    小秦坐在椅子上,哆哆嗦嗦的点了根烟后问道:“晖哥,你说这把活儿结束了,大哥会不会给我撵走啊?”

    章显晖闻声一愣:“为什么这么问?”

    “在屋里的时候,我面巾被扯掉了,大哥让我开枪,我有点懵,就没动……你说他会不会认为我不行啊,给我撵走?”小秦忐忑的又问了一句。

    “小秦,这行不是谁都能适应的。大哥能叫你来,是因为你跟二保哥有亲戚,所以你要是走了,他也不会亏待你。”章显晖轻声安抚道:“别想那么多了,好好呆着吧。”

    “你跟大哥说说,我就是没适应,不是胆小儿。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就开枪了!”小秦强调了一句。

    “呵呵,行,回头我跟他说!”章显晖一边安抚着,就一边继续收拾着屋内的血渍和废弃纱布。

    ……

    中高档宾馆外的另一条街上。

    “吱嘎!”

    一台出租车停在了原地后,司机就推门走了下来。

    “是这台车吗?”系着警用腰带,但却穿着便装的中年,转身就冲陈宝宇的司机问了一句。

    “对!”陈宝宇司机点头:“就是这个车牌号,我记的特别清楚!”

    “来,你过来!”中年冲着出租车司机勾了勾手后问道:“刚才你有没有拉过一个男乘客,到这边来?”

    “我在电话里不说了吗,我拉了一个男的到这儿来!”

    “多长时间了?”

    “也就半小时左右吧!”

    “他在哪儿下的车?”中年又问。

    “就在这个街口!”出租车司机指着红绿灯说道:“他挺急的,刚开始差点都忘了付钱了!”

    中年闻声点头后,就冲着街边摆了摆手。

    “呼啦啦!”

    紧跟着数台家用车的车门被推开,三十多个壮汉迈步就走了过来。

    “俩人一组,马上清查这两条街的宾馆,旅店,还有洗浴中心!”中年话语简洁的冲着人群招呼道:“还有,立即通知派出所,让他们派出警力,去给我联系附近的房屋中介,看看最近一段时间,有没有五名以上的男子在这儿周围租过房!”

    “明白!”

    众人集体应了一声。

    “动作要快,散开吧!”中年拍手喊了一句。

    话音落,三十多人瞬间散开,紧跟着中年掏出手机就拨通了市公安局局长电话:“喂?尹局,对,我在这边呢,但人手肯定不够,你还得让分局来人!我知道是呼h浩t省厅给你打的电话,但我现在就这一条线索,必须得用人铺开才能有效果!这帮人下手黑,而且很专业,咱要不快点,那肯定就啥都扑不到了!”

    ……

    医院急救室内。

    陈宝宇被抢救了四十多分钟后,突然伸手就自己拽开了氧气管:“别……别弄了……!”

    大夫摘下口罩,皱眉看着陈宝宇,低头问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去……去外面叫吴占涛……他肯定来了……让吴占涛把公司法务部的人也叫进来……快!”

    “好!”大夫点头后,就转身催促着护士:“快去!”

    大约半分钟后,吴占涛站在急救室门口,冲着人头涌动的走廊就喊了一句:“法务部的老王来没来?”

    “这儿呢!这儿呢!”人群中有一高层摆手喊道。

    “进来!”

    话音落,二人就一块进了急救室。

    “大哥!”吴占涛跑到床边之后,看着浑身插满管子的陈宝宇,当场就眼里泛出了泪花。

    “老王做笔录,占涛……你……你听着,我要立遗嘱!”陈宝宇虚弱至极的嘀咕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