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爱书屋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三十五节 风动青萍之末(1)

第三卷 第三十五节 风动青萍之末(1)

一秒记住【爱♂书÷屋 www.aishu5.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胡满云还算是一个比较讲道理的干部,她并没有要求沙正阳必须在限定时间内破案抓人,只要求尽快有所动作,给个说法。

    常磊和苏子晗并不怎么多说市公安局内部的人事关系问题,顶多也就是谈谈具体案件的侦办,看得出来这两位都对人事关系这一块还是很守口的。

    沙正阳也想林春鸣汇报了一下目前从郭向阳那里甄选出来的几个人选问题,但林春鸣却没有多少心思来一一甄别,而是把这个权力交给了沙正阳,让沙正阳来替他做决定,当然还要过明永昌那一道审查关。

    想了一想,沙正阳还是没有提苏子晗。

    现在提苏子晗稍显唐突冒昧,可时间就这么几天,如何让苏子晗进入眼帘?

    “正阳,胡满云这个上访事宜,茅高官专门给我打了电话,估计冯市长那里也接到了电话,无论如何也得有个交代,虽然你不分管信访事宜,但这事儿我和永昌交代了,你亲自盯着,可以召集政法委和市公安局相关人员进行研究,如果觉得压不住阵,可以请唐华同志或者永昌同志参加。”

    林春鸣想了一阵之后,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应当重视。

    茅向东虽然只是一个高官,但是人家专门给自己打了电话,也算是一份尊重。

    同时如果像胡满云这种退休干部真的跑到燕京上访,肯定对宛州的影响不好。

    尤其是人家茅向东还专门提醒过你,结果还出这种事情,那不但得罪人,而且还容易授人以柄。

    “我来召集市政法委和市公安局的同志研究?”沙正阳略微有些吃惊,这好像有点儿不太符合规矩。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事儿到时候由永昌来明确,大家也没有意见,其他事情你来操作,我的意见有两点,第一,破案抓人,无论有什么困难要求,提出来,予以解决;第二,要了解清楚市公安局内部究竟有没有涉及到通风报信等徇私枉法和渎职这一类的行为。”

    林春鸣的话听到沙正阳耳中,却是寓意无穷。

    第一条不用说,务必破案抓人,第二条却耐人寻味。

    只说了解清楚,而不是查清楚,意味着不能采取正面取证这一类的手段,甚至不必要有证据认定,只要存在这种可能,而且也半句没提到如果有,会怎么处理。

    沙正阳从来不会认为林春鸣会疏忽大意没说清楚,组织部出来的干部,在这方面分寸炉火纯青,每一句话每一个词,绝对是恰如其分,尤其是这类安排。

    换了其他人,未必能理解得这么透彻,但是沙正阳却是心领神会。

    看见沙正阳若有所悟的点头,林春鸣也有些讶异。

    他知道沙正阳悟性极强,但是自己这一次也是有意考较一下,所以在第二点上听起来有些生硬和不完整,如果沙正阳问及,他才会回答,但沙正阳那若有所悟的表情无疑是听懂了其中意思。

    “正阳,你明白我说的么?”

    “明白,不惜一切代价,动员一切资源,务必破案抓人,另外搞清楚市公安局内部可能存在的徇私枉法和渎职情况,为下一步开展工作做好准备。”沙正阳平静的回答道。

    林春鸣心中忍不住暗叹,这小子头脑真的太好用了,一点就透,甚至不需要点拨他都能明白。

    “很好,你明白就好,这个事情你就盯着,抓紧时间动起来。”林春鸣点点头,然后又道:“当然,你之前说的那几个方案构想是大事儿,不能落下,那事儿你盯着就行,安排人干,这边的事儿你要亲自操心。”

    回到家中,天气太热了,沙正阳拿了一身换洗衣物,直接到隔壁丝绸厂澡堂里,简单冲洗了一下。

    男澡堂人不多,女澡堂规模比这边儿大多了,但依然人满为患。

    丝绸厂以女工为主,但是据沙正阳所知,丝绸厂已经处于半关门状态,但没想到这澡堂生意却这么好。

    洗完澡回家的时候,看到了常磊家隔壁那家门打开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正推着自行车出门。

    姚莉正在和对方打招呼,看见沙正阳出来,那个男子也停住脚步,招呼沙正阳:“沙主任。”

    “你好,贝老师。”对方是市委党校的老师贝一河。

    清癯的面颊,略深的眼眶,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一个美男子。

    “贝老师要出门?”

    “嗯,去朋友那边,约着下下围棋。”贝一河也在打量着沙正阳。

    当得知这位才二十五岁不到的市委办副主任成为自己邻居时,贝一河内心的羡慕几乎要让人燃烧起来,这么年轻的副处级干部,而且还是市委i书记的心腹,未来前程不可限量,哪像自己窝在市委党校里,靠啃书过活。

    “贝老师喜欢下围棋?有时间我们也交流交流怎么样?”沙正阳来了兴致。

    这个时代正是围起盛行的时代,沙正阳虽然在象棋上水准一般,但是围棋上却还过得去。

    85年聂旋风开始刮起的时候,沙正阳还在读高中,一度颇为沉迷,一直到读大学时都还热了好几年,一直到大三大四时这个爱好才逐渐冷却。

    “好啊,只要沙主任有时间,我随时奉陪啊。”贝一河也是眼睛一亮。

    “行,哪天我空了,咱们切磋切磋,今天就不耽搁贝老师了。”沙正阳笑着点头。

    贝一河有些遗憾,但也知道自己不能表露太过,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点点头,骑上车走了。

    “正阳,看不出你的爱好还蛮多嘛。”姚莉刚洗了一个头,把一头乌发挽起,扎成一个发髻。

    “读书时代的爱好,好久没玩了,见猎心喜,磊哥呢?”沙正阳开门,扭过头道:“又出差了?”

    “没有,估计晚点儿回来,有事儿?”姚莉感觉到了沙正阳似乎有事情。

    “嗯。”沙正阳沉吟了一下,上午综合三处副处长刘刚来自己办公室串门儿,一摆就是一个多小时,弄得沙正阳也没写多少东西,不过沙正阳觉得很有价值。

    从下午林书记听完汇报之后的态度来看,沙正阳觉得恐怕林春鸣的动作弄不好要从政法这条线上开始发起。

    原因不少,但是摆在明面上的是市公安局工作评价不佳,检举信倒是收到不少,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市委班子里的一些动态。

    常务副市长阴朝凤这两天在陪同林春鸣调研,但从明永昌和郭向阳那边隐约透露出来的一些话语中沙正阳感觉到阴朝凤似乎对林春鸣的一些观点不太认同,尤其是对林春鸣提出的要加快国企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不太认可,同时对林春鸣提出的各区县应当着重建设经开区,而不宜在各乡镇都遍地开花建设乡镇企业这个观点更是持反对态度。

    当然阴朝凤的理由也很充足,对国企改革,他认为应当着重改革效益不佳陷入困境的企业,而对效益较好的企业应当继续支持按照现有模式发展,对经开区打造他也认为乡镇企业应当立足于乡镇,而不是进入经开区来专门发展,这是林春鸣最为难以接受的。

    阴朝凤的观点也并非没有政策支撑,2月份国务院才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中西部区乡镇企业的决定》,从九个方面提出了具体支持乡镇企业发展的要求。

    但林春鸣认为这份文件中也强调了要根据各地实际情况来推进这项工作,宛州条件无法和沿海发达地区相比,无论是在人才储备、技术研发和干部职工的观念意识以及市场经济氛围,都远无法和沿海地区相提并论,冒然全面开花,只会带来巨大的损失。

    在这个问题上林春鸣和沙正阳也探讨过几次了,就是在发展企业这个问题上,究竟该采取那种模式。

    林春鸣认为在经开区可以鼓励发展大型企业,而乡镇上发展企业要量力而行,不要好高骛远,尤其是不宜采取政府直接出面通过合金会的贷款来新发展企业,而应当考虑通过对现有企业的权属改制来实现发展。

    沙正阳其实并不看好乡镇企业的遍地开花,甚至在他看来,区县这一级由于缺乏足够的管理人才和研发人才,在发展乡镇企业应当根据实地情况,尽可能的少新的投入,利用原来的存量资产来搞活谋发展,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普通竞争性的产业中,开放私人企业设立,发展壮大私营经济。

    当然如果各区县有表现较为出色的龙头型企业,则可以依托这些龙头企业来进行发展。

    沙正阳的这些观点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林春鸣。

    阴朝凤作为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有自己的观点看法很正常,宛州本身处于一个相对保守的内陆地区,有这样的观点氛围也可以理解,但是在新来市委i书记提出自己的一些观点意见时,阴朝凤仍然固执己见,这就不能让林春鸣感觉到在宛州市委市政府内部,对自己下一步将要推进的一些政策意见会有多么大的阻力。